財經 北京新浪網 銀行非標不良資產處置面臨強監管

銀行非標不良資產處置面臨強監管

  銀行非標不良資產處置面臨強監管

  本報記者/秦玉芳/廣州報導

  近日2家地方銀行因涉及規避非標資產限額指標、調節理財投資非標資產佔比監管指標、投資非標債權超規模限制等違規事項被處罰。

  據銀保監會公告顯示,今年6月份以來,銀行因非標業務違規被處罰的罰單已達十余份。

  銀行業務人士透露,資管新規以來,監管機構對銀行非標業務的監管趨嚴,尤其在資金用途、資金穿透等方面;同時近來隨著企業信用風險加劇,監管對銀行存量不良非標資產處置和新增非標項目本身還款能力關注度加強。

  採訪中,業務人士普遍表示,銀行對非標項目篩選更加嚴格,對項目主體的門檻明顯提高,新增項目風險並不太大,主要還是存量風險處置問題。

  存量非標資產不良風險上升.

  據銀保監會官網公告顯示,今年6月份以來,銀行因非標業務違規被處罰的罰單已達十余份,非標資產限額超標、未按要求信披、非標債權資產轉讓過程中業務違規、非標投資向房地產開發企業提供融資等方面成違規重災區。

  某股份制銀行資管部業務人士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資管新規以來,監管機構對銀行非標業務的監管就開始趨嚴了,新增非標投資方面,重點關注點在資金用途和多層嵌套方面。「按照資產穿透的監管要求,資管新規後開展的非標業務多層嵌套情況基本上已經沒有了,但在資金用途上依然會有銀行繞道非標,為不符合監管指標的企業或者項目進行融資的情況,尤其房地產企業,這也是近來監管的重點之一。」

  另一股份制銀行廣州某支行負責人也透露,除資金用途和資產穿透外,監管對銀行非標項目風險問題也尤為關注。「尤其今年以來,信託項目『爆雷』情況比較多,也包括很多銀信合作的通道業務。因此,根據監管要求,現在銀行重點關注非標項目本身還款能力,對新增非標項目審核門檻有明顯提高。」

  上述支行負責人透露,現在銀行非標投資選標非常嚴格,項目主體基本都要是國企全資的背景,民企主體對信用評級也要求很高,對行業領域選擇也比較審慎,總體來看新增非標項目信用風險其實並不太大。

  「實際上近來隨著企業信用風險的集中爆發,非標優質資產更難找,業務很難開展。近來突出的風險問題,主要是存量非標項目。」上述支行負責人如上表示。

  公開資料顯示,近來存量非標債權違約情況加劇,中國裁判文書官網近來已披露多項非標債權糾紛判決文書。

  據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公佈的一則民事判決書顯示,攀枝花銀行於2017年5月通過與中山證券的定向資管計劃,以委託貸款形式向上海大華國化控股有限公司提供了3億元應收賬款融資,華信國際為融資人提供了擔保,最終因逾期未回購形成違約。

  浙江省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近日披露的一則民事判決書也顯示,浙江稠州銀行委託萬向信託投資的2億元「金元順安韶夏瑞元5號資產管理計劃」,也因融資方逾期問題進行訴訟追債。

  興業研究分析指出,2018 年以來,非標風險事件頻發,尤其是政信類風險事件受到市場高度關注;2019 年非標產品違約數量高達 720 只,今年以來,也已經有 551隻非標產品違約。

  加強非標不良資產處置監管

  非標資產風險上升,加劇了銀行不良資產處置壓力。

  上述股份制銀行資管部業務人士表示,前幾年各地銀行非標業務做得比較多,存量非標資產信用風險暴露,會增加銀行不良資產規模。「一旦非標資產出現不良,銀行通常是轉賣資管公司或者自己訴訟處置,但訴訟處置周期一般比較長,很多都是通過撥備自己消化。非標資產佔比高且出問題比較多的銀行,不良處置壓力也會比較大。」

  華泰證券最新報告顯示,上市銀行加大非標資產的撥備計提力度,2019 年末上市銀行非標撥貸比基本均達到 1.5%以上的水平,且大多數銀行非標撥貸比同比大幅提升;上市銀行不良認定標準、非標資產質量已基本符合監管標準。

  與此同時,近年來各商業銀行加強對非標不良資產處置力度。多位不良資產公司業務人士均表示,去年以來從銀行轉出的非標不良資產有明顯增多趨勢。

  上述支行負責人向記者表示,實際上前幾年銀行為化解非標風險很多渠道存在監管違規風險,近來隨著嚴監管持續,違規情況普遍有所減少。

  據中國裁判文書官網近日披露的一份裁判文書顯示,某股份制銀行此前通過通道業務為美林湖地產項目進行了10億元的非標融資,項目開展過程中,融資方企業出現利息無力支付的風險。為化解該項目不良風險,銀行以增加授信貸款等利益交換,藉助某公司旗下資管公司將資產以10億元對價轉出。最終因項目不良被凍結,接盤方虧損,起訴銀行賠償損失。

  上述支行負責人表示,這樣的操作方式實質上是將風險轉嫁給了企業,存在違規風險,現在比較少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