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搶到就賺500萬元?萬人打新的深圳樓市上演「造富神話」

搶到就賺500萬元?萬人打新的深圳樓市上演「造富神話」

  搶到就賺500萬元?萬人打新的深圳樓市上演「造富神話」

  本報記者/蔣翰林/趙毅/深圳報導

  魔幻的深圳,正上演一場全城矚目的「造富神話」。

  「買到就賺500萬,等於彩票中頭獎,這就是深圳的全民狂歡。」11月19日上午,劉力(化名)站在華潤城潤璽一期(以下簡稱「潤璽」)銷售中心拿著手機反覆看,焦慮地等待著資格審核反饋。吃透了「7·15」購房新政的他,提前一周就備好了350萬元認籌金。

  令劉力吃驚的是,他聽說第一天就有1.3萬人提交資料,按照無房優先和積分排序的規則,如此「人山人海」的競爭下,無房的劉力和家屬連續8年的社保繳納記錄,連入圍搖號的資格都不一定有。

  11月19日,《中國經營報》記者來到售樓處,現場人擠人的購房者將沙盤圍成兩三排,置業顧問操著沙啞的嗓音介紹道,「最小的100平方米,總價1200萬元左右。」儘管是線上誠意登記,但不少人直接帶上了戶口簿和身份證到售樓中心,向銷售人員確認購房資格和認籌細節。

  據了解,11月16日該項目獲批預售,住宅戶型建面約96.3~207.8平方米,均價13.1萬元/平方米,總價在1184萬~2983萬元/套。最引人關注的是,華潤城前期項目二手房掛牌均價在17萬~18萬元/平方米,和潤璽價差5萬元左右,對於購房者來說,買套100平方米的房,一進一出也能賺500萬元。

  值得留意的是,此次搖號規則遵循「7·15」調控新政下的「無房優先」,而千萬元購房總價明顯不是真正的無房剛需客普遍能負擔得起的。當剛需者資金欠缺,改善者沒有名額,最後也許還是善於投機的炒房客在狂歡。「現象級的潤璽,具有一定代表性和示範效應,如何落實『房住不炒』,政府需要按照『一城一策』對調控政策適度加碼。」業內專家向記者表示。

  一套房賺500萬?

  「7·15」調控新政熱度還未退卻,11月16日,伴隨著深圳30度高溫而來的,是讓深圳土豪們翹首以盼一年的現象級網紅盤,華潤城潤璽一期宣布入市。該樓盤1171套可售房源,住宅戶型建面約96.3~207.8平方米,均價13.1萬/平方米,總價在1184萬~2983萬元/套。

  「我住杭州,找親戚拿了三個名額」「重點搶200平方米的,總價3000萬元,越大越賺」「有房者系統傳不了資料,不用再試了」…… 11月18日,儘管是工作日的傍晚,潤璽售樓中心已進出了近20批客戶,有來確認購房資格的,有直接帶上戶口簿和身份證來交資料的。

  據《中國基金報》報導,誠意登記的第一天,有超過1.3萬人提交資料,按銷售方案要求的每人350萬元認籌金估算,僅第一天就產生了450多億元認籌金。

  該樓盤位於深圳目前最大的科技商務區,南山高新技術產業園區東區,行業巨頭雲集,學區條件優越,商超配套成熟。但之所以全城關注、蜂擁打新,是其與周圍二手房每套少200萬~500萬元的差價。在銷售中心現場,有購房者算了一筆賬,即使按照潤璽最高的單價買最小的戶型,也就是14.47萬元/平方米買100平方米的房,按最低的華潤城二期二手房均價16.9091萬元/平方米計算,一進一出,至少賺244萬元。而實際上,附近華潤城前期項目二手房掛牌均價在每平方米17萬~18萬元,和潤璽價差5萬元左右,一套至少能賺500萬元。

  事實上,在深圳一二手房價倒掛已不是新鮮事。廣東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李宇嘉向記者分析,一方面二手房受到「7·15」新政的打壓,例如對二手房增值稅免征期從兩年改到五年,戶籍限制、限售、提高豪宅稅等等,導致很多購房者轉向新房市場;另一方面,由於新房限價,加上二手房房東普遍保持觀望和漲價預期,新房、二手房之間自然形成一定程度的「剪刀差」。

  新房限價催生的一、二手房價嚴重倒掛,在中國房地產數據研究院院長陳晟看來,是非常規、不健康的市場表現。「房產的確是一個資產相對穩定性的超值選項,加上限價政策,導致市場一定的扭曲,形成一些投資炒房的機會。」他認為,解決一、二手房倒掛,最終要取決於長效機制,包括土地、立法、金融、保障等政策,單靠限價必定會使市場扭曲。

  值得注意的是,「7·15」新政要求入戶滿3年且社保滿3年才有購房資格,非深戶則要5年社保。但根據潤璽的認籌規則和火爆程度,新政的購房門檻已然被提高。劉力是在深圳工作了5年的無房深漂,提前一周便開始籌備資料和認籌金的他,卻發現自己可能連入圍資格都沒有。

  對於劉力來說,如果登記人數過多,則要比拼誰的社保交的時間久。依據本次搖號規則,若登記人數不高於推售房源數量的10倍,也就是11710位,則所有客戶全部入圍後續搖號流程;若超過11710位,則按客戶社保或個人所得稅時間由長至短進行排序,選取前11710位客戶入圍,參與搖號選房。現場置業顧問稱:「我這的客戶,有好幾位300個月社保繳納記錄的。」另有業內人士透露,若按照第一天1.3萬的報名人數,社保少於85個月的客戶可能會被無情地趕到認籌門外。

  代持、高利貸墊資、喝茶費「冒頭」

  潤璽的銷售方案中指出,項目採用「無房優先」的原則誠意登記,這使得一部分即便有購房資格的客戶,但因為已有一套房,很難獲得搖號資格。這看起來似乎是剛需客的福音,但最低也要千萬元的購房總價,讓大多數剛需客望塵莫及。李宇嘉向記者坦言:「這個盤跟剛需已經沒什麼關係了。」就連深圳某市值近3000億的上市公司董事長也打趣稱,「深圳的房子我自己也買不起,目前租房住。」

  一面是資金缺乏的剛需客,一面是沒有房票的改善者,動輒千萬元的潤璽都是誰在買呢?

  借名買房、找代持,成了不少有房客的救命稻草。一位購房者向記者推薦了一名起草借名購房協議的專業人士,稱可以幫記者定製協議。據該人士的推薦,如果是代持,即一人出名額一人出資,費用1萬元,如果三個、四個甚至更多合伙人,費用也會往上加。

  對此,北京金訴律師事務所主任王玉臣告訴記者,此操作是在規避政策,存在不少風險。在法律糾紛中,出名額方如果還不具備購房資格,法院一般是不會判房子歸實際購房人所有。

  「有名額的出名額,有錢的則出錢」。近日,為打新潤璽墊資貸款的各類消息也不脛而走。記者在一個潤璽打新的微信群中看到,有牽線者為客戶的7個購房名額,提供了合計2450萬元認籌保證金,日利率萬分之八。

  近日,甚至有人通過互聯網向市場發佈項目支付300萬元喝茶費可提前拿房的言論。然而在「華潤置地深圳」微信公眾號的告客戶書中,明確告知該項目未與任何代理公司合作,以提前選房為由收取「茶水費」的均為惡意詐騙行為。

  對此,記者就誠意登記認籌、喝茶費等情況向潤璽開發商華潤置地(深圳)有限公司致函採訪,截至發稿對方並未回復。

  深圳何時回歸理性?

  剛需者資金欠缺,改善者沒有名額,這場全城趨之若鶩的「造富」運動,或許又是一場投資客的狂歡。央視財經評論員、優淘城總裁薛建雄認為:「深圳房子的金融屬性太強了,樓市明顯過熱,政府有必要出台更嚴格政策,給樓市降溫。」

  「現象級的潤璽,具有一定代表性和示範效應。」陳晟認為,如何落實「房住不炒」,深圳政府需要按照「一城一策」,在「自選動作」上,對調控政策適度加碼,而土地供應是解決問題的關鍵。

  眾所周知,深圳人多地少。2019年,深圳常住人口密度為6728人/平方公里,遠高於同期杭州的625人/平方公里、北京的1313人/平方公里、廣州的2059人/平方公里和上海的3830人/平方公里。據2020年4月深圳市住房和建設局發佈的《深圳市住房發展2020年度實施計劃》,目前深圳市居住用地僅占建設用地的22.6%,低於國家25%~40%的標準。

  值得留意的是,10月12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綜合改革試點實施方案(2020-2025年)》(以下簡稱《方案》),也就是各界所稱的特區四十周年大禮包。《方案》從土地簡政放權、存量挖掘和制度創新等方面,賦予了深圳更多自主權。

  世聯行曾發佈報告認為,《方案》可通過土地功能的調整,盤活存量用地,為深圳解決居住用地供應不足、遏制房價過快增長提供新的保障。

  實際上,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因城施策,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對此,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張燕生向記者分析認為:「深圳土地資源極度匱乏,此次《方案》的一個核心是向存量要土地,將舊的業態、舊的產業所佔有的土地騰挪出來,對深圳乃至全國解決住房供求矛盾、穩定房價具有重大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