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孫孝坤雷霆轉型 國開證券甩賣9家營業部

孫孝坤雷霆轉型 國開證券甩賣9家營業部

  孫孝坤雷霆轉型 國開證券甩賣9家營業部

  本報記者/王力凝/北京報導

  作為國家開發銀行旗下的控股券商,國開證券正在進行一場大刀闊斧式的改革,未來將只保留1家營業部,這在國內證券行業極為罕見。

  11月16日,北京金融資產交易所的一則掛牌項目公告顯示,國開證券公開轉讓旗下9家證券營業部的資產及相關權益,轉讓價格為凈資產評估價7295.77萬元,沒有任何溢價。值得關注的是,國開證券現在只有10家營業部,這次只留下了北京珠市口東大街營業部1家,基本出清了營業部。

  國開證券轉讓9家營業部背後,是其經紀業務表現不佳的隱痛——2019年,國開證券營業收入15.91億元,行業排名第53位,其中經紀業務收入只有5439萬元,排名第88位。

  《中國經營報》記者注意到,就在國開證券剛剛公佈轉讓9家營業部之際,國開證券的法定代表人、高管變動剛剛完成工商登記變更。

  天眼查的信息顯示,2020年11月17日,國開證券的法定代表人由張寶榮變更為孫孝坤,國開證券原董事長張寶榮,副董事長、總裁鄭文傑雙雙退出,國開證券原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監事會主席孫孝坤任公司董事長兼總裁。

  轉讓9家營業部,或許是孫孝坤上任以來對國開證券進行的一次「大手術」。

  券商互聯網浪潮早已席捲而來,現在才開始轉型的國開證券,未來將成效如何?

  「出清」9家營業部

  「這是公司推動戰略轉型作出的關鍵決策。」11月18日,國開證券內部人士在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國開證券在出售上述9家營業部之後,仍然會保留經紀業務,服務對象將定位於機構客戶。

  根據掛牌信息,國開證券此次轉讓的營業部一共9家,分別是北京中關村南大街證券營業部、北京西四環北路證券營業部、保定樂凱北大街證券營業部、天津圍堤道證券營業部、上海龍華西路證券營業部、杭州城星路證券營業部、深圳福中三路證券營業部、深圳龍華證券營業部、長沙湘江中路證券營業部。

  國開證券2019年年報顯示,國開證券共有10家營業部,本次轉讓營業部之後,國開證券只保留了北京珠市口東大街營業部1家營業部。

  9家營業部共有員工145人,國開證券要求意向受讓方應當接收這些營業部的全部員工,並在與轉移員工建立勞動關係之日起兩年內保證轉移員工的穩定。

  數據顯示,這9家營業部的2019年營業收入為8732.99萬元,凈利潤為2031.43萬元。資產總計17.19億元,負債總計17.19億元,所有者權益為0。

  根據北京中企華資產評估有限責任公司的評估,9家營業部的凈資產為7295.77萬元,這也是9家營業部的轉讓價格,受讓方需一次性付款。

  對於受讓方的資格,要求是國有控股或實際控制的證券公司,近三年的證監會分類評級需在A級以上,具有良好的商業信用,不接受聯合競買。在資本實力要求上,最近一年末總資產不低於400億元,擁有證券營業部不低於50家,要用自有合法資金支付全部價款,不得以委託資金或債務資金支付。

  不僅如此,意向受讓方還要具備最近2年沒有受過行政、刑事處罰,最近1年未被採取重大監管措施等條件。

  而綜合來看,全部都要符合這些條件的證券公司數量並不多,包括了中信證券、中信建投、華泰證券、國泰君安、招商證券、申銀宏源、中金公司、銀河證券等十幾家家。有媒體報導稱,現在已經有幾家證券公司就接手9家營業部進行過問詢。

  「現在項目還在掛牌期間,意向受讓方的情況屬於商業機密。」北京金融資產交易所人士告訴本報記者。

  尷尬的經紀業務

  國開證券轉讓9家營業部背後,是其經紀業務表現不佳的隱痛——2019年,國開證券營業收入15.91億元,行業排名第53位,其中經紀業務收入只有5439萬元,排名第88位。

  對於轉讓9家營業部的原因,國開證券相關負責人告訴本報記者,國開證券已經在2019年明確了新的定位,即專注於機構客戶的特色精品券商。這次營業部轉讓就是公司優化業務布局、推動零售業務轉型的重要舉措之一。

  營業部是證券公司經紀業務的服務窗口,是連接證券公司與普通客戶的紐帶。僅保留一家證券營業部,國開證券未來是否還做經紀業務?

  國開證券人士回應本報記者稱,公司還會保留經紀業務,後期將主要服務於機構客戶。但實際上,賣出9家營業部之後,國開證券相當於只保留了經紀業務的牌照。

  成立之初,國開證券就確定了依託國開行的綜合優勢,重點發展投資銀行業務和債券承銷等固定收益業務。

  在很多小型券商營業收入仍然依賴經紀業務的情況下,國開證券的經紀業務已經成為拖累。

  國開證券2019年年報顯示,2019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6.44億元,同比減少2.55億元,降幅13.44%;凈利潤為虧損4.66億元,同比減少10.66 億元,降幅177.70%。凈利潤減少的主要原因為2019年部分股票質押業務風險進一 步暴露,相應增提減值準備。

  分業務條線來看,國開證券的投資銀行收入為2.92億元,在96家證券公司中排名44位;證券投資業務的收入為6.3億元,排名也是44位;而證券經紀業務收入只有5439萬元,在95家證券公司中排名88位。

  根據國開證券年報,國開證券有正式員工693人,其中營業部員工175 人,佔比達到25.25%,是國開證券員工佔比最大的部門。而投行員工佔比只有6.06%、債券融資員工佔比7.22%、證券投資員工佔比1.01%、資產管理員工佔比3.46%。

  營業部已成為「雞肋」,這或許是國開證券清倉營業部的主要原因。

  值得關注的是,早在2017年國開證券就已經啟動IPO,上市輔導機構為中信證券。2018年2月,證監會網站公佈了國開證券IPO的第一期輔導工作報告。國開證券成立以來一直盈利,但是由於國開證券2019年業績虧損,已經不符合主板要求的「至少連續3年盈利」的要求。國開證券的IPO也被按下「暫停鍵」。

  錯失互聯網轉型先機

  此次國開證券甩賣9家營業部也有市場猜測,未來國開證券是否會和其他券商進行合並。不過,國開證券人士告訴本報記者,公司沒有任何這方面的消息。

  國開證券的前身是中國航空工業集團旗下的航空證券,原註冊資本5.2億元。2009年9月末,航空證券原五大股東在天津產權交易中心掛牌出售其持有航空億元證券100%的股權,轉讓價格為11.5億元,2009年11月,國家開發銀行與航空證券原股東簽訂股權轉讓協議。

  2010年2月10日,這次股權轉讓獲得證監會批准。2010年6月,航空證券正式更名為國開證券,註冊資本也增加至23.7億元,這是中國首家銀證混業經營的證券機構。

  國開行有著龐大的客戶資源,地方政府資源,在並購、理財等方面有天然優勢,背靠這顆「大樹」,成立之初,各方對國開證券寄予很高的期望。原常務副行長高堅被任命為國開證券董事長。

  甫一成立,國開證券高管就表示已經有增資至73.7億元的計劃。當時,中信證券的註冊資本為99.46億元,如果按照當時的計劃增資,國開證券將成為註冊資本排名第三的券商。2012年,國開證券註冊資本經過兩次增資後,變更為73.7億元。

  2016年12月,國開證券增資引入了中廣核資本和湖北省交通投資集團,國開行的持股比例由100%下降為80%。在互聯網浪潮下,國內不少中小券商引入互聯網基因,實現了「彎道超車」,相較而言,國開證券引入戰略投資者的時間已經較晚。

  2019年的業績大幅下跌並虧損,成為國開證券轉型的「催化劑」。現在,新高管上任、甩賣9家營業部,國開證券轉型還將有哪些舉措,仍值得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