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信託艱難轉「標」

信託艱難轉「標」

  信託艱難轉「標」

  本報記者/陳嘉玲/北京報導

  信託業嚴監管之下,以往「高收益、低風險」的非標產品日益稀缺。尤其是非標額度受限的壓力下,越來越多的公司轉型標品信託,上架凈值化產品。

  在證券投資信託產品中,TOF(Trust of Fund)信託成為多家信託公司力推的重要產品之一。所謂的TOF,是由信託公司募資設立母信託產品,根據投資者的風險偏好,通過投資公募、私募在內的資產組合,為投資人獲取更加穩定的投資收益。本質上是基於信託架構的大類資產配置策略。部分信託公司的家族信託業務也開始配置TOF權益類資產;TOF業務轉型的後來者更是直接在同行中高薪「挖角」搭建業務團隊。

  不可否認的是,擅長非標業務的信託公司,尤其是中小信託公司在發力TOF產品時更顯吃力。

  有業內人士提醒,「信託公司缺乏投研基礎和資料庫,對資本市場的敏感度不高,相關的專業人才儲備稀缺,要想做大規模或持續獲得好業績,並不容易。」

  三成信託加碼TOF

  據《中國經營報》記者了解到,非標資產之外,中信信託、上海信託等家族信託業務也在開始嘗試TOF類的權益類資產配置。

  用益信託網數據顯示,11月前兩周集合信託產品募集規模共計296.03億元,其中金融類集合信託募集資金157.24億元,佔比53.12%。用益金融信託研究院周報分析認為,「金融類產品的募集規模筆賬持續維持在高位,標品投資受信託公司青睞。以TOF為代表的標品信託在這一階段出現較為顯著的增長。」

  普益標準此前的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9月中旬,共有24家信託公司開展TOF產品業務,已有或即將成立的TOF產品253隻。其中,中信信託和中航信託分別以64隻和62隻產品的數量排名第一和第二。

  據本報記者不完全統計,目前市場上共發行約270隻TOF產品。中信登產品公示信息顯示,平安信託、華寶信託、萬向信託等近期發行了TOF產品。其中,平安信託安勝TOF1號集合資金信託計劃主要投向股票投資;華寶博識永盈TOF投資運作集合信託計劃主要投向公募基金。

  自2009年9月底華潤信託推出首只以陽光私募為投資對象的託付寶以來,TOF信託問世已達11年。不過,直至目前,TOF產品規模佔比仍比較低,在眾多資管產品中屬於小眾品種。

  對此,某信託公司一位資深業務負責人直言:「早幾年信託市場非標資產當道,信託公司在非標領域輕輕鬆鬆躺著賺錢,投資者也能安安穩穩拿到年化8%~9%的收益率,誰會去考慮TOF這類產品呢?」

  平安信託證券投資部董事總經理周俠曾對本報記者表示,這兩年來資金端的配置方向發生改變,房地產投資逐漸呈現擠出效應,股票市場火熱,投資者對FOF、TOF產生更多的想像空間和需求。

  「信託市場業務風格輪動,離不開監管政策的走向。」上述資深信託人士認為,資金信託新規里50%的比例要求,很多信託公司通過「擼起袖子干標品」,增加非標額度。因此,TOF、資產證券化等產品成為了轉型期標品的重要方向。

  中航信託財富管理總部總經理、首席家族財富規劃師孟昊桀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當前資產配置的主旋律已經逐漸由「買股票」的散戶思維轉變為「挑管理人」的基金思維。TOF產品,通過挑選多元化的管理人分散投資,再由管理人做二次分散,在獲取穩健收益的同時降低投資風險水平,可能成為非標固收類產品的有效替代。

  事實上,信託公司發行的TOF有一定的比較優勢。據多位受訪人士分析,券商在資產配置中更傾向於經濟收益最大化的角度開發產品;私募機構則由於不屬於金融機構,市場的信任度有待提升。此外,在投資範圍上,信託公司相對受限較少,銀行理財不能直投股市和未上市公司股權;公募基金無法投向私募產品和衍生品;保險資金限制投資商品期貨等。

  從通道到主動篩選

  信託公司在陽光私募產品中主要是通道角色。「非標限額的情況下,通道類TOF業務可以更快地擴大標的規模。」上述受訪資深人士指出,有的信託公司沒有規劃,TOF產品、資產證券化產品都是有一單沒一單地做著,更多是為了標的規模。

  當前,為了加速「非標轉標」和主動管理轉型,在TOF業務中,信託公司還扮演著篩選的角色,從公募、私募、券商資管、保險資管等全市場挑選優秀管理人。

  孟昊桀認為,在「非標轉標」過程中,尤其是市場投研能力不足的情況下,通過TOF產品與私募及資管機構合作的形式轉型,信託公司的投入成本更少、轉型變革更容易。

  「信託公司的資產配置能力,關鍵在於管理人挑選和周期判斷能力。」孟昊桀進一步指出,信託公司正在培養一個選擇管理人的投顧團隊。這個團隊就像券商分析師一樣,他們針對基金管理人做現場盡調,深入分析他們的過往業績、投資策略以及研判當前的經濟周期。

  北京信託此前一篇研究文章指出,TOF投資管理最重要的能力包括三個方面,一是大類資產與細分策略的配置能力;二是挑選優秀子基金管理人的能力;三是根據市場情況,靈活調整資產配置和底層基金管理人的動態調整能力。

  面對上萬的私募管理人,該如何選擇?周俠提出,在選擇基金管理人時,需要將定量指標和定性指標相結合,主要考察管理人的投資理念和投資策略、投資業績表現、投資管理過程以及投資團隊和人員。

  周俠還認為,「相較於基金管理人的名氣和規模,其投資理念和投資策略邏輯的有效性、合理性、獨到性,以及管理人的職業素養和道德底線更為重要。」

  用益金融信託研究院研究員喻智分析認為,信託公司現階段依託投資顧問做TOF並不是最終目的,提升投研能力、加速搭建業務框架,最終實現主動管理才是根本。信託公司能夠自主挑選不同的私募機構產品,進行資產配置,那麼TOF產品才算真正成型。

  上述資深人士提醒,信託轉型不能盲目衝動,要找准自身的資源稟賦,做出中長期的規劃。發力TOF業務,離不開前期大量的人才、系統投入,前台財富部門的培訓、後台運營部門的配合以及風控合規管理部門的參與,更加需要長期的業績積累和信託投資者的認同。

  推進吃力

  「只會賣非標產品,已經行不通了。」一位信託公司理財經理對本報記者感慨道:現在不僅是信託公司,我們從業人員也必須得轉型,擴大自身標品的能力。

  事實上,當前在非標受限的背景下,信託理財師面臨的是額度搶不到、標品賣不出的困境。

  「銷售人員的素質要求更高了,不像原來賣固收類,TOF產品的銷售需要系統化培訓。」一位受訪的信託財富部門負責人對本報記者透露,原來賣慣了非標的理財經理,現在賣TOF很難,有的明星理財經理也可能賣不出多少。

  擅長非標業務的信託公司,尤其是中小信託公司在發力TOF產品時更顯吃力。

  上述資深人士認為,權益類TOF產品僅靠信託自身的財富團隊營銷,很難形成規模。市場接受度、專業的標品業務人員及中後台專員的配備、系統匹配等都仍需要時間和成本的大量投入。

  此外,在藉助外部研究及投資團隊轉型的過程中,TOF產品還涉及雙重管理費,信託公司的報酬較低。並且,當信用風險發生時,信託公司及信託委託人須承擔相應風險。

  據記者了解到,TOF產品一般包括信託費用和底層私募基金管理費用。通常分為固定費用和浮動費用,比如信託和私募基金的固定費用各0.5%~1%,而浮動管理費用則一般為浮動收益的25%,一般是信託5%,私募基金20%。

  「中小信託公司沒有資本實力,財富端的資金募集能力不足。」一位受訪的信託內部人士坦言:「在與私募基金、資管機構的合作中,這類信託公司的議價能力會比較弱,優秀的管理人甚至不願意和他們一起玩。」

  過去非標業務團隊就是一個小型信託公司的模式,而標準化、凈值化的信託則進入了「大資管」同台競技的舞台。上述受訪資深人士指出,「信託公司缺乏投研基礎和資料庫,對資本市場的敏感度不高,相關的專業人才儲備稀缺,要想做大規模或持續獲得好業績,並不容易。」

  上述受訪人士告訴記者,整個信託行業,這類人才很少,其所在公司的團隊人員主要是從業內頭部公司挖角。

  本報記者注意到,信託公司今年的招聘信息主要為標品信託業務相關,比如證券信託經理、行業研究員、固收團隊信評經理、資產證券化業務負責人等,並要求有基金、券商機構的從業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