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創紀錄併購逾7000億元人民幣 半導體行業「躁動」 或迎寡頭時代

創紀錄併購逾7000億元人民幣 半導體行業「躁動」 或迎寡頭時代

  創紀錄並購逾7000億元人民幣 半導體行業「躁動」 或迎寡頭時代

  本報記者/秦梟/北京報導

  Nash均衡是博弈論中的一個重要術語,是指在別人都不改變策略的情況下,任何一個人都願意單獨改變策略的狀態。在半導體領域,各巨頭之間正在用一場總值7000多億元人民幣的豪購來打破這種均衡。

  截至2020年11月,國外半導體市場上誕生了5筆強強聯手的並購案,平均每一筆交易金額都超過200億美元,業內人士認為,通過此輪並購,國外半導體已進入寡頭時代。

  多位業內人士在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首先受今年特殊情況的影響,半導體行業整合其實是一個降低成本的有效途徑,其次就是美國政府推出寬鬆貨幣政策,造成大量資金流入股市,導致的二級市場的價格高漲。在這時將高股價兌換成優質資產是企業的明智抉擇。

  國外激戰正酣

  半導體行業上次出現大規模的並購潮還要追溯到2015年,當年,全球半導體市場增長緩慢,半導體需求主要受到PC出貨放緩、美元升值、日本經濟萎縮、歐債危機和中國股票市場影響。不過,與此同時,也掀起了一場並購潮。根據IC insights的數據,當年超30筆10億美元以上的並購達成了價值1077億美元的交易金額。

  在之後的幾年,並購雖偶有發生,但無論是交易金額,還是對行業的影響程度均不及2015年。直到進入2020年7月,半導體行業開啟了瘋狂的收購模式,SK海力士收購英特爾NAND業務,ADI收購Maxim、英偉達收購 ARM,AMD拿下賽靈思,Marvell 向 Inphi 尋求交易。

  據統計,在不到5個月的時間里,半導體產業這5筆並購案總金額至少為1150億美元,約合7603億元人民幣。無論是單筆數額還是總額,均創造了半導體行業並購史的新紀錄。

  不過,記者發現,在這次並購浪潮中,收購主要是以股票體現的(英偉達 /ARM 和 Marvell / Inphi 中涉及到的股票交易超過 60%,AMD/Xilinx 則是全股票交易)。

  對此,芯謀研究總監徐可對本報記者分析道,首先半導體行業,尤其是做先進位程的,都需要巨額的投資,而整合其實是一個降低成本的有效途徑;其次就是近兩年,整個半導體產業的估值,特別是龍頭企業的估值大幅提高,此時拿股票並購,實際是對高市值的一種變現。

  探索科技(Techsugar)首席分析師王樹一持相同的觀點,其對記者表示,國外並購頻發的原因之一是全球經濟大放水導致的二級市場高漲,大家應該有注意到其中AMD收購賽靈思是全股票交易,英偉達收購ARM也是股票加現金,在估值高位完成股票形式的收購,不啻為一種極好的財務投資,或者說鎖定二級市場收益;當然具體並購原因各有不同,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

  TrendForce集邦諮詢資深分析師姚嘉洋表示,可以看到參與並購的企業的股價均實現了大幅上漲,加之NVIDIA、AMD等企業本身今年的營收業績向好,這為收購提供了條件,即便排除疫情的原因,這些企業也有能力進行收購的動作。

  劍指數據中心

  據Synergy統計,自2015年初以來,已完成的數據中心相關並購交易達到348筆,總交易額為750億美元。

  縱觀目前出現的幾起並購,無論是英偉達計劃以 400 億美元收購 ARM、AMD 欲以 350 億美元拿下賽靈思,還是Marvell 以 100 億美元向Inphi 伸出橄欖枝,其目的均指向數據中心。

  數據中心是全球協作的特定設備網路,用來在網際網路絡基礎設施上傳遞、加速、展示、計算、存儲數據信息。數據中心大部分電子元件都是由低直流電源驅動運行的。簡而言之,計算機網路的發展要以數據中心為支撐。在信息時代下,數據中心也為更多企業帶來了便利和經濟效益,這也導致了數據中心的爭奪進入白熱化。

  對於企業將箭頭指向數據中心的原因,王樹一表示,近年來隨著雲業務的增長,數據中心有明顯的增長趨勢。而PC和手機市場都已經過了高速增長期。

  姚嘉洋則認為,伺服器數據中心業務涉及的技術範圍很廣,是高性能計算和網路的結合體。而針對這些技術的細分領域,進入門檻較高,因此,通過實施並購進行業務整合是一種建立數據中心市場更高門檻的有效方式,以提升在該領域的競爭實力,與Intel、Broadcom等大廠抗衡。

  徐可則分析道,因為現在新應用的出現,無論是數據中心端還是汽車端,都對公司的能力邊界提出了新的要求,那它就需要通過並購來補齊自己的缺點。

  姚嘉洋表示,目前看數據中心提供了這樣的空間,5G基建、物聯網等也有較大潛力,未來這些領域都有可能出現整合的標的。而今年因為疫情、中美關係等外部因素未能實現的收購案在明年可能有較好機會。

  國內「相安無事」

  國外半導體龍頭在市場上攻城略地,反觀國內,還是一片「競相發展,相安無事」的景象。

  據統計,自今年年初截至10月以來,全國新增晶元企業註冊量已達1.2萬家,同時已有近萬家企業變更經營範圍,加入半導體、集成電路相關業務。目前,全國共有晶元企業總數近5萬家。

  而標普全球市場情報(S&P GlobalMarket intelligence)公佈最新數據顯示,截止到目前,中國半導體公司通過公開募股、定向增發以及出售資產的方式籌集了近380億美元(約合2500億元人民幣)資金,比2019年全年募資總額高出一倍多。

  徐可認為,現在國內半導體公司數量越來越多,還在快速增長,這看似和全世界半導體公司整合的趨勢是背離的,但這其實是由不同的發展階段決定的,對於此階段其實也是合理的。但是未來,由於資本市場的推動,任何可能都存在。

  徐可進一步解釋道,長期來看的話,國內有這麼多企業,這種小而散的現狀其實是不可持續的,未來也沒有辦法去和國際巨頭競爭,並且隨著龍頭企業的實力越來越強,隨著小公司估值水平的下降,並購肯定會發生的。

  姚嘉洋對此表示認同,同時他認為其中的一些優質公司,如果未來幾年實現科創板上市或受到大基金的扶持,成長到一定階段後考慮如何向上突破之時,將會對國內資源進行並購和整合。

  王樹一向記者補充道,國內並購這幾年也有,比如展訊和銳迪科合並、君正收購ISSI、韋爾收購豪威,但沒有國外的規模大。一方面歐美日韓等國的半導體產業已經走向成熟,內生性增長難以持續時,自然想到用並購的方式來改善財務報表或進入新市場;國內還處於發展階段,又有政策鼓勵,所以遍地都是新公司,不過個人預計,三到五年以後,將有一輪並購潮出現。

  除國內「野蠻生長外」,國外如此規模的並購,是否會形成壟斷,進而影響國內市場也成為各界關注的焦點。

  對此,王樹一表示,會在某種程度上形成壟斷,對國內市場影響各有不同,AMD收購Xilinx若能完成,市場上最大獨立FPGA廠商就剩下Lattice,反而可能對國內FPGA廠商形成利好。ADI收購Maxim也會在一些產品線形成壟斷優勢,但由於兩家產品線原本就寬而散,對國內市場影響不大。英偉達收購ARM比較複雜,很多人擔心ARM被收購以後影響其IP商業模式的獨立性,因為英偉達原本是ARM的客戶,所以也有聽說國內廠商主張以反壟斷的理由否決這項交易。

  徐可則認為,龍頭企業在並購之後,這些公司的實力更強,在相關的領域其實更容易形成壟斷,但對國內公司的話,其實機遇與挑戰並存。首先國外通過並購所形成壟斷的領域,其實國內還比較弱,另外一方面他們在整合之後核心領域是有所加強,但在邊緣的領域反而是弱化了,也會使得一批國內公司成長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