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LPR連續7個月「按兵不動」 1年期LPR「降息」預期升溫

LPR連續7個月「按兵不動」 1年期LPR「降息」預期升溫

原標題:LPR連續7個月「按兵不動」 1年期LPR「降息」預期升溫

導讀:從流動性調節方式上看,央行延續了下半年以來的公開市場操作、MLF等常規性調控方式。11月16日,央行超量續作8000億元MLF,分別對沖11月5日與11月16日到期的4000億元和2000億元M...

11月LPR繼續按兵不動,已連續7個月不變。

11月20日,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公布,當月1年期LPR為3.85%,5年期以上LPR為4.65%。

近期信用債風險事件暴露,債券市場收益率上行,三年期AAA企業債收益率達2019年二季度以來新高,部分投資者出現了對於LPR加息的預期。但11月LPR不動則打消了加息預期。

值得關注的是,1年期LPR降息預期升溫。主要由於,LPR改革推動了貸款利率明顯下行,為了與資產收益相匹配,銀行就會適當降低存款利率。

未來MLF+逆回購維持流動性

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斌認為,央行貨幣政策逐漸回歸常態,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促進經濟恢復的同時,避免了「大水漫灌」推升資產價格,預示著LPR將大概率保持不變。

他認為,一方面年底臨近,市場流動性需求較大,銀行還面臨壓降結構性存款等要求,負債壓力有所增加,而同業存單發行利率上升,故對MLF需求較大。另一方面,近期信用債事件發酵,個別債券違約對市場流動性造成一定壓力,也需要釋放流動性穩定市場預期。但從MLF利率保持2.95%不變來看,已經預示了本月LPR大概率保持不降。

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分析師周茂華認為,LPR仍存在調整空間,國內經濟復甦,銀行盈利狀況持續改善。國內央行政策空間依然較大,但需要根據國內宏觀經濟、金融與實體經濟融資狀況進行靈活調整。

央行近期貨幣政策操作相對謹慎,10月廣義貨幣M2同比增長10.5%,漲幅較9月回落0.4個百分點;而三季度社會融資規模新增8.75萬億元,低於一季度和二季度的11.11萬億和9.76萬億元。

從流動性調節方式上看,央行延續了下半年以來的公開市場操作、MLF等常規性調控方式。11月16日,央行超量續作8000億元MLF,分別對沖11月5日與11月16日到期的4000億元和2000億元MLF后,凈投放2000億元。

央行在月初舉行的政策吹風會上表示,下階段穩健的貨幣政策將更加靈活適度、精準導向,根據形勢變化和市場需求及時調節政策力度、節奏和重點,一方面特殊時期出台的政策將適時適度調整,另一方面對於需要長期支持的領域進一步加大政策支持力度。

另外,央行還提到,要避免出現「政策懸崖」,防止政策突然中斷可能帶來的意外衝擊。因此,隨著經濟的進一步復甦,下階段貨幣政策將保持平穩,大概率不會出現趨勢性放鬆,也不會出現政策過快收緊,仍將延續主要通過公開市場操作、MLF等維護流動性合理充裕,支持實體經濟恢複發展。

溫斌認為,雖然降准和降息的概率降低,但從實體經濟恢復程度和金融讓利情況上看,製造業、中小微企業仍面臨一定困難,前10個月金融系統累計讓利1.25萬元,全年要完成1.5萬億元的讓利目標,預計利率將保持震蕩走勢,實體經濟融資成本將保持穩中趨降。

他表示,下一階段,隨著經濟進一步復甦,貨幣政策將大概率保持平穩,不會出現趨勢性放鬆,也不會出現政策過快收緊,仍將延續MLF加逆回購操作來維持流動性的合理充裕,支持實體經濟恢複發展。

11月19日,中美10年期國債之間的利差一度擴大到超過250個基點,創出新的歷史紀錄。而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里,中美利差一直保持在80至150個基點之間。

周茂華表示,這個利差主要反映的是金融市場或資產配置層面,主要受疫情防控與經濟基本面復甦趨勢分化,以及美聯儲無限量寬鬆及美債避險屬性影響。這波國內市場利率觸底反彈,反映出國內疫情持續受控,經濟復甦逐月加快,國內貨幣政策由特殊時期寬鬆逐步回歸中性,政府債券供給增加。

1年期LPR降息預期升溫

「隨著債券市場收益率的上行,部分投資者出現了對於LPR加息的預期。但我預期下一階段LPR不僅不會加息,而且1年期品種還會進一步降息。」11月20日,光大證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師張旭表示。

受信用債風險等事件影響,近期信用債收益率大漲,三年期AA級企業債收益率升至2018年末以來最高,三年期AAA企業債收益率達2019年二季度以來新高。同業存單利率也不斷上升,國有銀行、股份制銀行發行的一年和九個月期同業存單,利率也突破3.3%。

隨後,在一份對11月LPR利率調查中,近九成的受訪者預計11月LPR維持不變,但逾10%受訪者突然預期LPR上調。

張旭認為,LPR改革之後,原「貸款利率雙軌制」中的兩條軌道合併為一條新的軌道:MLF利率-LPR-貸款實際利率。這個鏈條弱化了債券市場利率在傳導中的作用,因此債券市場利率的階段性波動,並不會扭轉LPR以及貸款實際利率下降的大趨勢。不可否認的是,近期的一些信用債風險事件導致了債券收益率的快速上行,假如事件進一步發酵則可能影響到未來金融機構的合理讓利。在事件之初,央行即果斷向市場注入了充足的流動性,目前DR007、GC007等資金利率運行穩健,甚至較前期出現了一些下行。但流動性政策無法「包打天下」,相關信用事件是否能得到妥善解決是事態發展的核心影響因素。

張旭表示,與去年四季度以來的多次降息不同,未來LPR降息的動力更多地來源於加點幅度的壓降,而不是MLF利率的下降。加點幅度主要取決於各報價行自身的資金成本、市場供求、風險溢價等因素。

在銀行的資金來源中,存款佔比是主要的組成的部分,因此存款成本亦是影響資金成本的主要因素。在其餘融資渠道成本保持穩定或上升不大的前提下,壓降存款成本即可起到降低銀行資金成本的作用。例如,結構性存款規模的壓降對於降低整體存款成本發揮了正面的作用。而且,前期利率自律機制已提出自律倡議,將結構性存款保底收益率納入自律約定,並約定各銀行停止新辦並逐步壓降存量不規範的存款創新產品,同時人民銀行將各金融機構壓降計劃的執行情況納入MPA和合格審慎評估考核。

11月19日,央行數據顯示,10月全國商業銀行結構性存款大幅壓降10304.32億元至79447.45億元,為連續第6個月壓降,而10月的壓降幅度也創下了這6個月中的最高值,次高值為6月的10109.2億元。

具體來看,大型銀行結構性存款壓降5297.36億元,規模為6個月來最大值,佔比首次超過50%,同時也打消了9月單月回升帶來後續壓降幅度可能降低的疑慮;中小型銀行結構性存款壓降5006.96億元,為連續第3個月壓降幅度超過5000億元。

(作者:辛繼召 編輯:包芳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