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北京新浪體育 上海10K精英賽開跑 路跑賽事復甦背後不簡單

上海10K精英賽開跑 路跑賽事復甦背後不簡單

  上海10公里精英賽順利舉行。

  沉寂和等待了半年多時間,國內路跑賽事終於慢慢回來了。 

  10月18日,可以算是疫情復工復產以來,國內第一個熱鬧的「路跑周末」——包括2020上海10公里精英賽、2020太原國際馬拉松、寧海越野以及眾多大大小小的路跑賽事,都在兩天里鳴槍起跑。

  在這些賽事中,上海10公里精英賽可謂最受關注的比賽之一,雖然參与的精英選手不如太原國家馬拉松,但這項上馬系列賽的成功舉辦,給出了一個積極信號——國內第一個「白金標」賽事上海馬拉松,很有希望按照原定賽歷舉行。

  「從目前來看,上馬的賽歷不會變,我們希望比賽能夠在11月29日順利舉行。」上馬系列賽運營方東浩蘭生賽事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周瑾在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專訪時提到,特殊時期舉辦路跑賽事需要付出更多精力和成本,但這一切都是為了讓路跑賽事重新回到生活之中,再次激活原本火爆的路跑市場。

  選手在比賽中。

   參賽人數少了,但熱情和PB沒少

  10月中旬的上海,清晨的空氣里已經透著深秋的寒意。但在普陀區的光復西路上,才剛過七點,3000多名國內跑者就早早集結在起點處,大家戴著口罩,有的熱身、有的寒暄、有的拍照,準備著即將鳴槍的上海10公里精英賽。

  「自從新冠疫情以來到現在,這是我第一場正式比賽。如果放在以前,今年肯定都跑了好多場了,所以這種能夠參賽的心情,肯定很激動啊。」

  上海路跑協會的持證教練萬君華在和澎湃新聞記者聊起「路跑重新回歸」的話題時,其實不用多說,他的興奮和激動都寫在了他的表情和成績里。

  「雖然今天賽道改道了,難度也提高了,但是我今天還PB(最好成績)了。」作為上海老將田徑隊的一員,萬君華在確認參加這場10公里精英賽之後,已經連續多日在朋友圈裡發布自己的備戰狀態,如今,他也以44分的時間,跑出了一個自己滿意的最好成績。

  萬君華(左一)和幾位老將一起參与了10公里精英賽。

  有意思的是,這是路跑賽事逐漸回歸后的一個普遍現象——賽事停擺數月,賽事規模都縮小了不少,像這場10公里精英賽從上一屆的7000人銳減到3000人,但不少跑者在回歸賽場后反而表現出了更好的狀態,也跑出了更好的成績。

  同一天鳴槍的太原國際馬拉松上,包括楊成祥、趙海傑、薛軍和曹天祥都同樣大幅提高了各自的PB成績。

  「這也是我的第一場路跑賽事,能夠回到這種大眾賽事,自己的狀態特別好。」作為去年10K賽事大眾組的女子冠軍,斯凱奇精英選手張新艷今年完成了衛冕,她以33分00秒的成績衝線,「最後兩公里我還有體能。」

  拋開技術水平而言,張新艷將自己能夠保持如此好的狀態並且贏得冠軍的「功勞」,一部分歸於賽場上的熱情,「很久沒有參与這樣的賽事了,場邊的觀眾都很熱情,給了我很大的動力。」

  確實,當疫情迫使大眾賽事按下暫停鍵之後,絕大多數跑者都很久沒有感受過路跑派對的狂歡,正因如此,當上海10公里精英賽率先回歸,這更像是一場久別重逢的聚會。

  從賽前到賽后,跑友們不斷和身邊的老朋友笑著打招呼,一起拍照,相互詢問近來訓練和跑步的狀態。就如萬君華感慨,「能再次和一群老朋友一起跑步,真好啊。」

  參賽者經過檢查方能入場。

   細緻做好疫情防控措施

  在這個特殊時期,數千名跑者能夠回歸跑道,安全順利地感受路跑樂趣,離不開賽事主辦方和運營方的努力。

  「很多人之前和我開玩笑說,是不是疫情之後閑下來了,但我們其實更忙了,而且比賽不能落地,所以忙得還挺鬱悶的。」周瑾總經理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如今由於涉及到疫情防控,基本上每個賽事都要改很多版方案,「以前可能只要考慮如何把賽事各個環節運營細緻,但現在則需要把每個環節和配套的防疫方案同步。」

  按照周瑾透露,今年的賽事被分為14個場景,每個場景都必須做好如何防疫的方案。於是,這場10公里賽事的防疫、保障和服務水平,甚至超過於去年的上海馬拉松。

  根據組委會給出的保障方案——賽事一線工作人員及參賽者在參賽和上崗前都要提交核酸陰性檢測報告和《健康安全責任承諾書》;

  除比賽期間,參賽選手在裝備領取現場、賽事起終點和集結區等候發槍時都需要佩戴好口罩,保持安全社交距離,避免不必要的交流和肢體接觸;

  選手進入賽事區域時必須出示身份證進行人臉識別和測量體溫,身份及體溫核驗通過後才能進入集結區;

  賽事起終點區域和賽道沿線不設觀賽區,現場安保人員勸阻群眾的圍觀聚集;選手完賽后,工作人員第一時間發放口罩並要求其佩戴;

  賽事各個區域也會每兩小時全面消毒一次,全方位高頻率保證公共區域的安全和衛生。

  工作人員進行消毒工作。

   背後需要更多精力和成本

  除了防疫工作外,原本的賽事急救保障和補給服務依舊不能少——2公里、4公里、8公里及終點設有飲水飲料站,6公里處特別為跑者設置了飲水用水站及噴淋站點。

  醫療方面,設置了4個醫療站點,配有5輛醫療救護車全程保障,在賽道沿線共布有100餘名急救志願者,隨時關注跑者參賽狀態,第一時間為跑者提供醫療救助服務。

  「除了502名志願者,還有45名裁判,300名公安以及600多名安保人員,所有工作人員接近2000人。」周瑾坦言,2000人保障3000名跑者,這樣的服務比例,就連上馬都不曾達到這麼高的水平。

  更細緻的防疫保障,帶來的自然是更高的成本,就如周瑾所說,「參賽人數雖然少了,但是成本反而高了,因為防疫成本確實很高,而且不能怠慢,包括對於車輛和人流密集區域的消毒,還有因為疫情防控需要更改了賽道,這些都增加了成本。」

  不過,對於受到了巨大衝擊的路跑市場而言,必須加大成本、安全辦賽,才有可能重新激活原本火爆的整個跑步產業。幸運的是,像上馬系列賽運營方東浩蘭生賽事管理有限公司如今做出的努力,已經看到了回報——3000名選手安全完賽,參賽者好評不斷,疫情下的辦賽經驗可以服務未來賽事。

  「疫情防控依舊會是個新課題,也會成為常態化。」周瑾期待著路跑市場的全面復甦,而她也在為此努力。

  「我們之前一度很有失落感,其實都憋著一股勁,和跑者一個道理。現在我們希望把好的經驗延續下去,讓路跑賽事更好地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