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高毅資產孫慶瑞:更加重視個股研究 看好三個方向

高毅資產孫慶瑞:更加重視個股研究 看好三個方向

  原標題:致廣大而盡精微——訪高毅資產董事總經理孫慶瑞 來源:上海證券報

  《中庸》里說,致廣大而盡精微。這說的是做事拾級而上的一種境界。對高毅資產的孫慶瑞來說,過去5年來的投資進化之路同樣如此:昔日注重宏觀及行業的大勢研判,如今更為關注個股的精微分析;從追求相對收益的領先同行,轉為力爭絕對收益的超越自我。她對價值的追求更為篤定,賺取能力圈內感到舒服的錢,讓她有了更多的自信和從容。

  5年倏忽過。孫慶瑞談起投資時,神采依然飛揚,笑聲依然爽朗,分析依然一語中的。

  從注重宏觀分析到更加重視個股研究

  孫慶瑞的投資經歷從宏觀研究起步,然後轉做公募權益投資,再「奔私」高毅資產,專注於絕對收益,過往業績持續優異。

  作為業內少有的從固收轉向權益的績優基金經理,宏觀分析一直在孫慶瑞的投資框架中佔據重要的地位。她對過往的投資框架總結為自上而下思考、自下而上選擇,即首先從宏觀經濟和產業發展角度圈定行業投資領域,再從人和管理的角度挑選個股標的。

  幾年過去了,如今投資框架有哪些進化?孫慶瑞表示,同過去側重研判宏觀大勢相比,如今更多的是從精選個股出發。「宏觀是我思考投資的背景,通過跟蹤宏觀數據,形成對宏觀環境的判斷。看到某些關鍵宏觀數據後會在腦海里產生映射,得出對經濟的周期性、流動性、趨勢等判斷。」

  孫慶瑞表示,通過對宏觀「關鍵點」的數據分析,可以判斷出經濟當前處於什麼樣的狀態,比如是在向上的過程中,還是在向下的過程中?流動性是在變寬鬆的過程中,還是在收緊的過程中?流動性有沒有緊到一定程度,是否到了影響所有資產價格的程度? 「某些數據的突然變化,比如匯率、長端利率、短端利率等,都會引起我的警覺。」

  孫慶瑞告訴記者,根據宏觀背景,可以判斷出市場可能會演繹什麼樣的風格。

  孫慶瑞表示,過去幾年來從注重宏觀分析到更加重視個股研究,這同私募追求絕對收益有關,但更多的是適應市場環境的變化。

  首先,從經濟結構和市場變化看,不少行業受宏觀經濟的影響越來越弱,過去幾年來表現搶眼的消費、醫藥、電子等行業,對經濟周期的免疫程度更高,降低了對宏觀經濟的依賴度。

  其次,上市公司越來越多,目前A股上市公司超過4000家,加上港股和美股,可供選擇的標的大幅增加。很多新上市公司本身就是一個新行業,行業增速也看得很清楚,其發展受經濟的影響很小,可以忽略宏觀因素,也可以忽略流動性因素。「很多科技、醫療行業的公司,自我成長路徑非常清晰,經濟階段性好壞或者流動性鬆緊,對它而言只會造成一些波動,並不影響其成長路徑的變化。如果能找到一批3到5年可以成長起來的公司,那麼完全可以忽略掉這段時間宏觀經濟的起起伏伏,只需認認真真地選股就行了。」

  最後,從市場參與各方看,不僅國內的機構投資人增加了,而且海外投資人也在不斷進入。當國內流動性邊際趨緊的時候,如果全球流動性寬裕,隨著海外投資人的進入,優質公司的波動會變小。「當波動變小的時候,需要關注的宏觀或者流動性的東西自然就減少了。」

  孫慶瑞表示,現在把更多的精力和時間花在個股層面,從對經濟增速、利率變化、產業格局等宏觀分析,逐漸轉向個股研究,重點關注公司的生意模式、歷史發展過程、公司治理結構、行業競爭地位、財務數據變化等。實現從宏觀到個股的過程,首先要達到寬廣博大的境界,再對個股條分縷析,致廣大而盡精微。

  努力提升認知能力

  很多「奔私」的公募基金經理,從相對收益轉做絕對收益後會遭遇一段不適應期,投資體系也有所調整。孫慶瑞「奔私」5年多來市場波動更為劇烈,她在投資上有哪些進化和感悟?

  投資收益是認知能力的產物。對於過往業績閃耀的孫慶瑞來說,對投資的認知深度毋庸置疑,但從公募基金轉做私募基金之後,投資目標從相對收益轉為絕對收益,也曾經她讓產生過不適感。她解釋說,在公募基金時心態較好,因為不過多關注回撤,只重視累積回報率和相對排名,自上而下選股就可以了。但轉做絕對收益之後,不用和同行比業績,要比的只有自己,在極端行情時,心態難免會焦躁。

  經過幾年的私募磨鍊,孫慶瑞表示,在絕對收益的投資目標下,關鍵是要找到讓自己舒服的方法,不能和市場對著干,要在理解市場的情況下,盡量選自己喜歡的且舒服的標的。「要能夠清晰地理解它,並且能夠拿得住。在市場瘋狂的時候,或許並不需要掙太多,而在下跌時回撤要相對可控,堅持5年乃至10年下來,復合回報率一定會不錯。」

  「這不完全是賽馬,更多是一種既要認真做研究又要提升認知、理解和心態的過程。長期穩定的心態是慢慢培養出來的,如果對市場、行業和公司的理解都在自己的認知範圍內,心態就會相對平和。」孫慶瑞進一步總結說。

  具體到投資標的的選取標準,在她看來也變得簡單扼要:看得懂、算得清。看得懂,包括對公司的商業模式、所在商業的競爭格局、市場需求等能看得明白;算得清是指所買入標的未來能值多少錢,這需要對公司有深入的理解。「大家給出的估值千差萬別,只有研究得更深入、看得更長遠,才能忍受短期的高估值。如果自己想不清楚,就會很難受。」

  在孫慶瑞看來,世界變化很快,即使她看得懂的公司也會有很多不確定性,這就需要大胆假設,小心求證。即使最後證明不像預先想的那麼好,下跌或者給組合帶來的波動也要在相對可控的範圍之內。

  為了考慮投資人的感受,孫慶瑞有時候會根據市場風格變化對投資組合進行適當調整,但對選擇標的的標準始終苛刻。「我不願意給過去表現欠佳但市場對其未來期望很多的公司過高估值,我相對認可那些已經跑出來並且非常優秀的公司。」

  對於接下來看好的投資方向,孫慶瑞表示,從需求端看,看好那些未來空間很大,需求還沒有被滿足的公司。

  具體而言,她相對看好三個方向:首先是估值合理、有競爭壁壘、成長性向好的製造業。其次是醫療服務領域。醫藥消費非常剛需,人口老齡化程度不斷加深帶來的市場空間巨大,比任何行業的增長邏輯都清晰。儘管部分醫療服務標的很貴,但從長期看還是有空間的。最後是互聯網領域。

  做投資時間越長,孫慶瑞越發感到,市場隨時有很多賺錢的機會,但長期看,每個人都只能掙到屬於自己能力圈內的那部分錢。知止而後定,心態才會變得平和,把精力放到提升自己的認知能力上,更多地思考公司、思考行業等最為本質的事情,投資業績自然會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