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澳大利亞 「煤」戲了?

澳大利亞 「煤」戲了?

  來源:瞭望智庫 

  這兩天,「中國叫停澳大利亞煤炭進口」的消息引起海外熱議。

報導截圖。上圖為彭博社:《中國禁止澳大利亞煤炭進口是因為兩國政治關係緊張》

  下圖為澳大利亞先驅早報:《中國公司被口頭告知停止進口澳大利亞煤炭》

  實際上,到目前為止,尚未出現官方明確禁令。

  從澳大利亞政府官員的回應來看,他們並不想讓事情「發酵」。澳大利亞總理表示,「中國的這一安排以往也不少見」,澳大利亞貿易部長則表示,澳方正與中方接觸,並試圖得到中方的「某種保證」。

  不過市場給出了直接反應:據報導,當地時間10月13日,澳大利亞最大的煤炭商Whitehaven股票下跌超過6%,能源公司New Hope股票的跌幅同樣達到5%。此外,澳大利亞能源行業指數下跌達1.3%。

  澳洲網友也跟著緊張起來。Twitter網友Kary說,「煤炭『厄運難逃』了,韓國和日本都決心要發展可再生、可回收的能源,鐵定煤炭買家越來越少了。我們的經濟最好開始多樣化發展。」

圖為twitter截圖

  網友curious-s更進一步:「比這更糟糕的是,政府還正擴大煤炭產業,澳大利亞當地很少有人讚同。」

圖為Reddit截圖

  不過也有理性的網友:「報導中說只是一家中國買方之言,官方並沒有確認煤炭『禁令』的存在。但卻提到澳大利亞商品『面臨更加嚴格的入關檢查』,中國在周二也發佈數據,說前三季度從澳大利亞的進口下跌了5.1%。」

圖為twitter截圖

  環保人士Marcel Mamie發表評論:「對澳大利亞是好事,讓我們把煤炭『送回』它該待的地下。」

圖為twitter截圖

  網友BaldingsWorld則拿出國家「氣候承諾」:「放棄煤炭是因為我們要把環境置於利益和公司貪婪之上,抱歉Scott,看待問題不過於個人化可以嗎?我們的2060氣候承諾更為重要。」

圖為Reddit截圖

  澳大利亞人,為何談煤色變?

  文 | 王乙雯 瞭望智庫觀察員

  本文為瞭望智庫原創文章,如需轉載請在文前註明來源瞭望智庫(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則將嚴格追究法律責任。

  1

  坐在礦車上的國家

  澳大利亞大陸地質年代古老、礦藏富集帶分佈廣泛,煤、天然氣等能源資源儲量非常豐富。

  2020年10月13日,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州,一輛運煤的火車。圖|視覺中國

  根據最新數據,澳大利亞煤炭已探明儲量為1474.35億噸,佔全球已探明煤炭儲量的14%,在世界已探明煤炭儲量的國家中排名第三。澳大利亞的煤具有低灰、低硫、高熱量的特點,開採價值高。

  煤炭用途十分廣泛,根據其用途,動力煤和煉焦煤是兩個主要類型。動力煤主要為熱電廠、工礦企業提供燃動力,而煉焦煤主要用於生產焦炭。而焦炭多用於鍊鋼,是目前鋼鐵等行業的主要生產原料,被喻為鋼鐵工業的「基本食糧」。

  在煤炭家族中,煉焦煤並不算多。世界煉焦煤資源佔全球煤炭資源總量的10%,儲量最多的俄Rose,幾乎佔據了世界煉焦煤資源的1/2。中國是煉焦煤第一生產大國和消費大國,澳大利亞則是煉焦煤出口最多的國家。

  除煤炭資源外,澳大利亞的鐵礦石儲量也相當豐富。它和巴西是全球最大的鐵礦石供給國,基本上,兩國鐵礦產量由四大礦山提供。經歷2010年以來的擴產之後,2015年,四大礦山的全球市場佔有率達到50%,形成了典型的「寡頭壟斷」格局。

  長期以來,澳大利亞經濟依賴資源出口,雖然近年來也在不斷尋求經濟轉型,但是資源出口依然是其重要產業。澳大利亞的煤炭資源主要分佈在東區沿海盆地,產量高而本國需求少,加上地理位置優越、海運發達,十分利於出口。澳大利亞出口的煤炭約佔全球總出口量的1/3,行業利潤豐厚,同時提供了大量就業。

  既然煤炭、鐵礦石資源這麼充足,為什麼澳大利亞不自己發展鋼鐵業,卻要一直輸出?

  簡單來說,直接輸出比在當地發展的利潤高。

  從國際視角看,澳大利亞屬於資源出口型經濟,具有資金密集的特徵。如此,不僅吸收了資本,還使勞動力集中在了服務業,造成勞動力成本過高,一定程度上擠壓了製造業這種勞動力密集型產業的發展。

  從國內發展分析:

  首先,澳大利亞國內資源分佈不均,煤礦和鐵礦所在地一個在東岸一個在西岸,距離太遠,而澳大利亞地廣人稀,缺少鐵路,地面運輸不夠順暢;

  其次,重工業產業鏈不夠完善,不利於產品的研發和升級。鋼鐵加工越細,定製程度越大,越接近於買方驅動,而澳大利亞冶鍊技術一般,規模也小,粗鋼附加值也有限;

  此外,還有其他能源消耗問題。比如水資源,澳大利亞雖然被海洋包圍,但其水資源特別是淡水資源並不豐富。這些配套資源的不足也會限制鋼鐵業發展。

  所以,與其費大力氣發展鋼鐵業,還不如直接出口煤炭、鐵礦更為省力,利潤也相對更高。

  2

  煤炭出口對澳大利亞有多重要?

  近年來,全球煤炭產業深度調整,世界煤炭產量呈現波動變化的態勢。自2013年起,由於煤炭大量被清潔能源替代,其產量出現了明顯的下滑,但由於世界能源需求的不斷變化,2016年之後,全球煤炭產量又恢復穩定的增長。

澳大利亞博文阿博特角煤港,阿博特角煤炭出口碼頭位於昆士蘭州博文以北25公里處,是澳大利亞最北的港口。圖|視覺中國

  現在,澳大利亞主要開採煤礦的企業有6家,分別為英美資源集團、兗礦集團、嘉能可、必和必拓、力拓集團以及博地能源。其中,力拓集團在2018年年底將所有煤炭相關業務與資產出售。業務上,主要涉及煉焦煤、動力煤等種類,從近3年澳大利亞六大煤炭企業的產量情況來看,煉焦煤和動力煤產量無明顯下降。

  可以說,煤炭行業對澳大利亞經濟的貢獻有目共睹,政府當然力挺。2019年年底,澳大利亞山火爆發,有專家認為氣候變化是澳大利亞山火爆發的間接原因,而煤炭是污染嚴重的產業。政府否認了這一說法,澳總理Scott·莫里森也強硬表態,拒絕收縮煤炭行業。

  煤炭價格回升、需求出現恢復,加上政府鼓勵,澳大利亞不僅吸引來了美國重要煤炭生產商來此上市,甚至帶動本土中小型礦企強勢反彈。2018年,煤炭一舉超越鐵礦石,成為澳最賺錢也最有價值的出口商品。2017至2018年,通過出售動力煤和冶金煤,澳大利亞實現了610億澳元的創紀錄出口收入。

  繁榮之下,總有危機。

  2018年4月,澳大利亞工業、創新和科技部就在季度報告中發出過警示:「2020年將標誌著澳大利亞資源和能源部門的顯著增長階段走到終點」。報告分析,未來幾年,澳大利亞主要的資源和能源類出口商品價格將下滑,「特別是鐵礦石和焦煤,將會受累於持續增長的國際市場供應,以及中國鋼鐵產量下降」。

  3

  中國,世界第一煤炭進口國

  可以看出,煤炭消費量在新興國家特別是中國、印度、印尼、越南等國仍保持增長。

  2019年,中國煤炭消費量佔全球總消費量的51.7%,是當之無愧的世界第一煤炭消費大國。

  煤炭消費排名靠前的印度,近幾年經濟飛速發展,必然需要數量巨大的能源作為支撐,也在大量進口煤炭。但印度去年的煤炭消費量不足中國的1/4,同比增幅僅0.3%,創2001年以來新低。

  美國雖同為煤炭消費大國,但卻是近年來煤炭消費降低最快的國家。1979年,美國煤炭消費量世界第一,1986年被中國超過位居第二,2015年又被印度超過降為第三大煤炭消費國。近幾年,美國煤炭消費量逐年下降,2019年同比降幅達14.6%。

  消費重心轉移,也意味著進出口貿易的變化。20世紀70年代以來,煤炭主要進口國除日本、德國外,又增加了中國、印度、韓國等國家。

  1971-2018年世界主要煤炭進口國和地區及其煤炭進口量變化。數據來源:國際能源署(IEA)

  1971-2010年,日本一直是第一大煤炭進口國,2010年,中日煤炭進口量佔比均為17%,日本絕對量略高於中國;2011年,中國煤炭進口量超過日本,排名第一,佔世界煤炭進口總量的21%;2014年,印度煤炭進口量超過日本,排名第二。在2009-2018年間,韓國煤炭進口量一直保持在第四位,佔比在10%-11%之間。

遠洋運輸輪在連雲港港煤炭碼頭卸運電煤。圖|IC photo

  可以說,煤炭是加快城市化進程、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主要能源資源,現有和新興的亞洲市場對煤炭的需求保持強勁,而中國市場具有絕對實力。

  今年前三季度,中澳貿易總值8597.3億元人民幣;中國自澳大利亞進口的主要商品為鐵礦砂、天然氣和煤,占進口值的76.4%。據《南華早報》報導,今年上半年,澳大利亞是向中國出口煉焦煤最多的國家。

  不過,隨著能源結構優化,中國的煤炭消費在減少——中國已經宣布碳中和目標,即將全面轉向清潔能源。《中國鋼鐵工業節能低碳發展報告2019》顯示,中國能源消費結構優化步伐加快。

  同時,近年來中國對進口煤炭的質量要求逐漸提高,海關加強了對進口煤炭的質量安全檢測和環保項目檢測。2019年,自澳洲進口的煤炭就因嚴格檢測,清關時間延長。

  4

  澳煤,慌了?

  如果中國不進口,澳大利亞的煤炭怎麼辦?

  簡單來說,尋找新的「買主」。

  很多人會想到印度。不過,據路透社最近報導,數據機構Refenitiv編製的船舶跟蹤和港口數據顯示,印度進口煤炭量已連續數月大幅下降。路透社指出,這主要歸因於其全國封鎖導致的經濟停滯。同時,據印度媒體報導,為緩解本土煤炭庫存量上升,應對煤炭需求下降以及提振本土煤炭銷量,印度政府已經決定在2020-2021財年取消混合動力煤的進口,鼓勵煤炭企業轉向本土。這或將進一步減少印度進口煤炭的數量。

  還有日本,其煤炭進口數量世界排名也相對靠前。但近年來,日本一直致力於發展清潔能源,比如氫燃料就是日本在能源上的關注重點,該國迫切希望取代對核能的依賴。

  至於亞洲和其他地區的煤炭進口需求,不足以與中國並談。

  銷量不行,澳大利亞能嘗試轉型嗎? 

  2018年8月,澳大利亞出台了兩份報告——澳大利亞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CSIRO)發佈的《國家氫能發展路線圖:邁向經濟可持續發展的氫能產業》報告、阿蘭·芬克爾領導的氫戰略小組發佈的《澳大利亞未來之氫》報告。這兩份報告為澳大利亞氫能產業的發展提供了藍圖。

  【注:CSIRO報告認為,從制氫成本看,煤制氫成本最低。報告還提出要在維多利亞州富產褐煤的拉特羅布山谷,試驗煤炭氣化制氫項目,發展目標是在2030年代後實現煤制氫領域的商業化生產。】

  或許,澳大利亞向氫燃料轉型,可以從日本的能源意圖中獲益,成為領先的日本燃料供應國。

  除市場減少之外,「澳煤」的競爭對手實力不容小覷。

  比如印尼,其煤炭儲量位居世界第五,產出的煤約74%用於出口。印尼的煤炭低灰、低硫,主要用於發電,屬於動力煤,加上地理優勢,印尼已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動力煤出口國,提供了約1/3的海運煤。

  蒙古國是近年來的後起之秀,近年來,隨著政府對煤礦及鐵路等基礎設施的投資建設,蒙古國焦煤的產能增長迅速。

  還有俄Rose。據媒體報導,俄Rose能源部最新公佈的一份文件顯示,2024年俄Rose煤炭年產量將增長到4.48億至5.3億噸,在全球煤炭出口市場的份額也預計將從目前的11%擴大到25%。

  總之,全球市場瞬息萬變,未來,澳大利亞煤炭將何去何從難以判斷。但眼下的澳大利亞應該清楚,一旦失去中國,本土煤礦業可能損失慘重,畢竟同量級的「買家」,不是那麼好找的。

  參考文獻:

  1.中國在國際煤炭市場定價格局中的地位與策略|張仲芳、楊青龍、王奕鋆、劉培.學習與事件2015年第7期

  2.世界主要煤炭資源國煤炭供需形勢分析及行業發展展望|王偉東、李少傑、韓九曦.中國礦業2015年2月

  3.世界煤炭供需形勢分析|劉闖、藍曉梅.中國煤炭.2020,46(4): 99-104

  4.印度煤炭進口量持續大幅下降|中國煤炭市場網.2020.06.18

  5.中國煤炭進口停滯,什麼原因?|信德海事.2020.10.04

  6.澳大利亞煤炭行業分析與展望|期貨日報.2019.12.17

  7.澳大利亞經濟轉型步履維艱|郭倩.經濟參考報.2019.12.24

  8.為什麼出口煤炭到中國對澳大利亞如此重要?|中財網.2020.10.14

  9.「中國叫停從澳大利亞進口煤炭」,澳國內……|環球網.2020.10.13

  10. 2020版《BP世界能源統計年鑒》新鮮出爐|中國科學報.2020.0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