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2021年的世界經濟:V型復甦還是耐克型復甦?

2021年的世界經濟:V型復甦還是耐克型復甦?

  原標題:張明 | 展望2021年的世界經濟:V型還是NIKE型復甦?

  來源:張明宏觀金融研究

  問題1:新冠疫情使得2020年的世界經濟更添變數。人們期待在2021年能出現經濟復甦。一些國際機構預測明年發達經濟體GDP增速在4%以上,新興經濟體則將增長約6%。相較於2020年可謂V型復甦。臨近歲末,人們似乎有更多憂慮,例如一些經濟體目前仍然陷入如何使疫情可控的泥潭,新冠疫苗能否大規模供應並在全球可及可負擔?以及美國挑起的單邊主義做法會否繼續發酵並影響全球復甦進程?在兩位看來,2021年,世界經濟的強勁復甦是否可期?會遭遇哪些挑戰?

  張明:根據IMF世界經濟展望2020年10月的最新預測,2020年全球經濟萎縮4.4%,2021年全球經濟增長5.2%。如果這一預測是正確的,那麼全球經濟在2021年的確實現了V型復甦。不過,即使如此,2021年的高增長也無非是由於2020年的基數很低所致,2021年的全球經濟總量也僅僅回到了2019年的水平。從目前來看,2021年全球經濟能否超過5%,依然面臨著如下變數:第一是新冠疫情的演進方向。目前來看,全球的疫情演進並不樂觀。疫情的重心已經由發達國家轉為新興市場。印度的確診人數很可能在年內趕超美國,而拉美的疫情演進極不樂觀。如果能夠大規模使用的疫苗不能儘快問世,那麼2021年新興經濟體經濟增速可能顯著低於預期;第二是美國大選之後的國際經貿政策是否會發生變化。如果拜登能夠上台,且調整美國單邊主義貿易政策,那麼全球貿易的恢復可能好於預期。如果美國單邊主義貿易政策變本加厲、中美經貿衝突進一步加劇並擴展的話,2021年全球貿易走勢將較為暗淡;第三是中東與東亞的地緣政治衝突是否會加劇。近期中東地區出現了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的衝突,其背後依然是大國的角力。如果上述三方面發生不利變化,那麼2021年全球經濟復甦程度可能低於預期,經濟運行軌跡可能由V型轉為U型或者NIKE型。

  問題2:2020年伴隨疫情而生的,是發達國家規模空前的宏觀刺激政策,其力度遠遠超出了次貸危機時期,這些宏觀政策加重了宏觀槓桿率,使量寬政策和低利率持續泛濫。在2021年這些刺激政策會否收斂甚至退出?宏觀調控將主要考慮哪些因素?就業,通脹或者其他?

  張明:2020年絕大多數發達國家都實施了極其寬鬆的財政貨幣政策。這些宏觀政策的實施一是為了應對疫情,二是為了提振經濟。從財政政策來看,2020年很多發達國家財政赤字占GDP比率都超過了或者接近10%。從貨幣政策來看,不少發達國家都實施了零利率(負利率)與量化寬鬆政策。在2021年,預計發達國家財政政策的擴張程度將會顯著下降,畢竟大規模疫情已經成為過去。但預計寬鬆的貨幣政策態勢不會明顯改變,這是因為經濟增速依然低於潛在增速,且通貨膨脹水平處於低位。預計發達國家就業市場將會繼續好轉,尤其是美國勞動力市場。總體來看,通貨膨脹水平仍將處於低位,尤其是剔除了食品與能源價格的核心通貨膨脹率。如果2021年全球經濟增速低於市場預期,那麼擴張性宏觀政策的退出將會繼續推遲。

  問題3:疫情給全球資本流動帶來變局。全球供應鏈因多重因素一度承壓,而資產價格則大起大落。在兩位看來,2021年全球貿易可能如何演繹?而以股市為代表的資產價格,則又會出現怎樣的場景?是隨經濟復甦而繼續高漲,還是隨經濟不況而泡沫化?

  張明:2021年全球貿易走向具有一定的不確定性。一方面,隨著全球經濟增速的復甦,基本面的改善將會導致貿易增速顯著反彈。另一方面,新冠疫情可能依然延續且重創在全球生產鏈上處於核心位置的新興市場國家,以中美經貿摩擦為代表的全球經濟衝突可能繼續延續,這兩個因素將會制約貿易增速的反彈速度。全球風險資產價格在2021年將會依然充滿波動性。一方面,以美國股票為代表的全球股票價格繼續受到零利率、負利率與量化寬鬆政策的推動;另一方面,疫情衝擊將會導致上市公司業績普遍惡化,從而進一步提高股市估值。估值偏高的股市將對貨幣政策邊際變化以及預料之外的衝擊非常敏感。我認為,2021年的美國股市依然具有較大不確定性,不排除顯著向下調整的可能。

  問題4:中國在2020年疫情控制出色,刺激政策靈活克制,經濟率先全面復甦,同時,央行也表示將把常態化的貨幣政策維持儘可能長的時間。在雙循環的經濟格局下,2021年中國經濟的亮點和挑戰何在?會否受到外部復甦進程的較大影響?對此應做好怎樣的政策預案?

  張明:2020年中國經濟的亮點,一是二三季度出口表現遠超預期,這一方面是由於醫療行業與遠程辦公板塊(例如筆記本電腦)的出口由於全球疫情爆發而異常強勁;另一方面則是國內外疫情爆發的不同步性在短期內加強了中國製造在全球產業鏈上的不可替代性;二是房地產投資的韌性很強,不僅在疫情期間下跌幅度較小,而且在疫情之後恢復速度很快;三是以線上零售、遠程辦公、在線培訓為代表的新興行業在疫情背景下快速發展。2020年中國經濟的挑戰,一是中低收入群體受疫情衝擊較大,導致迄今為止消費增速復甦不盡如人意;二是內外需低迷與產能高企導致製造業投資復甦乏力;三是以服務業中小企業為代表的企業受疫情影響很大;四是疫情後中國商業銀行不良資產比率可能上升較快。2021年,中國經濟的增長格局可能延續2020年的軌跡,但出口增速可能受到外需持續疲弱的影響。在2021年,中國政府應該盡量讓經濟增速接近潛在增速,處理好潛在金融風險,抑制短期資本大規模流入,並對國際經濟環境的潛在惡化做好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