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養2億個號供騙子選用」,這組數據讓人觸目驚心

​「養2億個號供騙子選用」,這組數據讓人觸目驚心

對這種平台化傾向,關鍵是治理的觸角要更敏銳,實現「打早打小」。

全文1640字,閱讀約需3.5分鐘 

文/閔蕭(媒體人)編輯 孟然 校對 吳興發

對於網路詐騙犯罪分子來說,除了非實名的電話卡和銀行卡之外,非實名的社交帳號也是他們實施犯罪的主要工具。而這些號碼在一些所謂的養號平台上就可以輕鬆買到。

近期,在公安部「凈網2020」集群戰役中,徐州警方就搗毀了一個為網路詐騙、誘賭等犯罪提供即時通信工具「養號」、交易的特大黑產平台,抓獲犯罪嫌疑人84名,串並各類網路詐騙案件1300多起,涉案金額5000多萬元。

▲圖片來自CCTV影片截圖

這個可以說是目前國內最大的養號平台到底有多大「能量」呢?一組數據讓人觸目驚心:其綁定的某實時通訊帳號有2億多個;在平台上綁定手機號600餘萬個;警方扣押卡池、貓池設備5000餘台,手機卡100餘萬張;目前已經查明的與該平台直接相關的網路詐騙案件就超過1300起……

網路詐騙的職業化、產業化趨勢,在近年來破獲的相關案件中已經有很清晰的呈現。此次特大網路黑產養號平台浮出水面,則又揭示了網路詐騙的平台化趨勢。

平台的主要「威力」體現在,可以通過批量操作輕鬆突破一些實時通訊工具的實名制防線。大量沒有經過實名認證的社交帳號,都能在平台批量解綁、換綁、找回密碼。同時,它還充當了「中間商」的作用,平台上的帳號可以隨意買賣。綜合而言,其一是為網路詐騙「技術賦能」,讓大量詐騙活動可以輕易繞開實名制的約束,二則撮合「供需」匹配,為網路違法犯罪提供天量「號源」。

▲圖片來自CCTV影片截圖

毫無疑問,如此平台化的養號產業,降低了網路詐騙犯罪的實施門檻,增加了網路詐騙的治理難度。任由這樣的黑產平台存在,只針對個案的網路詐騙治理,註定陷入「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的境地。

所以,本案的成功查處,啟示在相關網路詐騙案件的處置上,要多一點「源頭」治理意識,善於在類似案件的串並調查中找到「蛛絲馬跡」,實現對黑產平台的「打早打小」。

還要注意的是,網路黑產平台涉及的「業務」越多、越綜合,越要求在治理上要形成合力。像此次查處的平台,其綁定的帳號高達2億多個,相應的網路服務商能不能從技術上識別大量帳號的異動情況?而其綁定的手機號達600多萬個,這裏面是不是存在大量非實名認證的手機號,以及「人號」不對應的情況?電信運營商能不能對此類非正常號碼進行精準監測?顯然,在這些方面,網路平台和電信運營商應該在「守土有責」的基礎上,強化協同聯動治理。

互聯網業界人士曾指出,新型網路犯罪正在升級迭代,日益呈現出產業化、智能化、國際化等新特點,並稱「網路犯罪團伙在技術上處於領先水平」。

今天一則「85後北大畢業生放棄年薪百萬工作,開發製作『清粉』軟體牟利」的新聞也引發熱議。該團伙成員幾乎全部由專業技術人員組成,掌握最前沿的網路技術,連公司會計都精通計算機技術。

這些高智商、高技術犯罪團伙的出現,表明現代網路詐騙犯罪治理,也應在技術研發和投入上與時俱進。當然,這裏面涉及執法部門、網路服務商、電信平台等多個主體。但是,這種投入是必要的,也是值得的。應該看到,大量「灰色」地帶的衍生,既是對民眾財產安全的威脅,也是對網路環境的扭曲。讓網路少一點「陷阱」,這是網路時代,維護社會安全感的題中之義。

另外,此次查獲的黑產平台主要瞄準的是通訊工具,而在短影片流行的今天,也要警惕一些黑產開闢新的「陣地」。如媒體調查發現,最近引發關注的「假靳東」影片的背後,也蘊藏著一條已經運作許久的「明星號」產業鏈。這一方面表明,網路詐騙犯罪,其內在的邏輯是相通的,在治理上應多一點「舉一反三」;另一方面,在網路詐騙犯罪高發的今天,網路產品和工具的開發,或有必要植入更多針對性的「反詐騙」設計,並強化監測,以避免「黑產」做大了才被動應對,真正實現露頭就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