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三峽庫區消落帶系統管護仍待加強 物種單一化、農業耕種仍存

三峽庫區消落帶系統管護仍待加強 物種單一化、農業耕種仍存

  原標題:物種單一化、農業耕種仍存、修復或面臨法律風險 三峽庫區消落帶系統管護仍待加強

  來源:經濟參考報

  三峽庫區因冬季蓄水升至175米水位、夏季泄洪降至145米水位,在長江幹流和部分支流兩岸形成了落差達30米、面積46萬多畝的消落帶。近年來,三峽庫區各地在「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理念指引下加強長江生態保護,消落帶局部區域植被逐步恢復。《經濟參考報》記者了解到,三峽庫區消落帶依然面臨生物多樣性降低、水土流失嚴重、人工修復治理面臨法律風險、少數區域仍存農業耕種、管護缺乏統籌規劃等問題,生態退化趨勢整體上尚未得到有效遏制,影響長江上游生態屏障建設和庫岸安全,有待系統管護修復、提升其生態功能。

  三峽庫區消落帶局部生態好轉

  消落帶是大型水庫因水位漲落,周期性出露水面的陸地區域,是水庫天然生態屏障,對庫岸污染能起到攔截和過濾功能。三峽庫區消落帶是中國面積最大的消落帶,在維護三峽庫區庫岸安全、生態系統平衡、保護長江水體等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

  記者近期在三峽庫區沿線看到,往年夏季泄洪後,消落帶多數區域光禿禿的,近兩年在一些平緩地帶,長出了大面積的草本植物。在巴南區中壩島、涪陵區藺市鎮等地長江岸邊,消落帶成片的綠草如同「草原」,成了網紅「打卡地」。

  生態學專家西南大學教授李昌曉、重慶大學教授袁興中認為,隨著污染防治攻堅戰的推進,長江兩岸非法碼頭、采砂得到有效遏制,長江上游水質提升,人為擾動減少、環境質量改善為消落帶自然修復提供了有利條件。

  近年來,重慶市加大三峽庫區消落帶管理和保護力度。雲陽縣有多條長江支流,消落帶面積較大,近40平方公里。當地以「環湖綠道」工程建設為載體,對長江幹流和主要支流實施庫岸環境綜合整治,逐步改善了岸線受損、地質災害隱患、亂搭亂建、亂耕亂種等問題,規劃全長近33公里的環湖綠道成為岸線生態屏障和市民遊客的休閑地。豐都縣消落帶面積約17.69平方公里。當地幹部介紹,豐都縣對消落帶治理一是加強沿江城鎮段護坡工程治理,確保城鎮安全;二是加強消落帶巡查管護,防止亂耕亂建,同時開展撒播草種等生態修復。

  記者從重慶市相關部門獲悉,截至2019年底,重慶市已建立開州區澎溪河濕地、忠縣皇華島等自然保護區10個、國家濕地公園6個。依託天然林保護、退耕還林、濕地保護等國家林業重點工程建設,加大了庫區175米以上森林資源保護和造林綠化工作力度,2018至2020年5月底累計完成國土綠化提升行動營造林842.7萬畝,改善了消落帶外圍生態環境。

  生物多樣性降低 水土流失嚴重

  儘管消落帶局部環境得到改善,但李昌曉科研團隊近期對三峽庫區消落帶777 個樣點進行調查分析後發現,消落帶生境狀況、植被覆蓋、土壤固持及庫岸穩定性、用地格局、周邊環境及管理等指標評價結果均較低,生態系統極度脆弱,整體上依然呈退化趨勢。

  李昌曉介紹,目前三峽庫區消落帶生物多樣性減少明顯。受長期水淹、蓄水前清除喬木等影響,消落帶植物種類從蓄水前的400多種減少到現在的不足200種,水土保持作用較好的喬木少,主要以草本植物為主,共有169種,植物物種趨於單一化,不利於長江魚類覓食生長。同時,在消落帶植被恢復較好區域,物種結構並不合理,草本植物中一年生的達到95種、入侵物種42種,佔比81.06%。

  李昌曉說,像本土的狗牙根、牛鞭草等多年生草本植物,根莖長、耐淹性強,有利於水土保持、隔離污染、魚類覓食,是合適消落帶的草本植物。而一年生草本植物根莖短、耐淹性弱,當年水淹死亡後很快在水中分解,帶來水體富營養化。此外,入侵物種繁殖快,壓縮了多年生草本植物生長空間。

  記者近期在忠縣石寶鎮等地長江岸邊看到,長江洪峰退去後,水邊多年生草類狗牙根、牛鞭草已經冒出嫩芽,但大面積一年生草類蒼耳、大狼把草等只剩下枯死的莖稈,空心蓮子草、菟絲子等入侵物種分佈較廣。

  另一方面,三峽庫區消落帶每年周期性水位漲落導致落差達到30米。水位漲落沖刷加上植被退化,使得土壤結構退化,抗蝕性能下降,消落帶水土流失嚴重,可能誘發滑坡、崩塌等地質災害。

  記者在三峽庫區長江部分幹流和支流觀察到,岸線陡峭區域多成為裸露岩石,除有零星草類外,毫無生機。同時,在汝溪河、澎溪河等支流的一些河岸平緩區域,兩岸岩石也開始裸露出來,岸邊土層較薄,出現石漠化現象。李昌曉團隊通過對調查樣本測算,消落帶土壤侵蝕量每年約為900多萬噸。

  全國政協委員、重慶市政府參事張洪表示,水土流失是長江上游川渝地區最為嚴重的生態環境問題,這一區域生態屏障功能弱,尤其是三峽庫區更是脆弱。長江上游川渝地區雖然林地和草地的面積佔比超過58%,但是由於沿河的林地和草地分佈零散,未沿河流呈帶狀分佈,林地和草地發揮水土保持的能力未被最大化利用。

  李昌曉認為,消落帶是水陸過渡帶,既要保持水土、穩定庫岸,同時也要提供生境條件、庫岸服務功能,為動植物提供營養源循環。「消落帶生態修復、水土保持的窗口期也就5年至10年左右,如果不能有效遏制消落帶生態退化趨勢,窗口期後再去治理難度會更大。」

  人工修復或存違法風險

  少數區域仍有傳統農耕

  在三峽水庫蓄水之初,相關部門和科研院所就開展了三峽庫區消落帶的研究。經過十多年探索,已篩選出適宜消落帶不同水位生長的落羽杉、秋華柳、牛鞭草、狗牙根等喬灌草近30種,探索出了自然修復、喬灌草結合、基塘工程等多種生態修復模式和科研成果,並發佈了《三峽庫區消落帶植被生態修復技術規程》。

  記者了解到,對於消落帶治理,業界觀點不一,有人主張自然修復。但也有專家認為,在部分生態脆弱區域栽種耐淹植物促進自然修復,有利於保持水土、改善景觀。

  記者在李昌曉主持的忠縣汝溪河消落帶試驗基地看到,2012年在165米水位以上栽種的落羽杉、池杉及165米水位以下栽種的狗牙根、牛鞭草等長勢良好,300畝杉樹已基本成林,與對岸未治理、出現裸露岩石的消落帶形成鮮明對比。

  萬州區經多年實驗栽種耐淹中山杉初步成功,全區在消落帶共栽植中山杉1800多畝,緩解了水土流失。在萬州區大周鎮,消落帶成片的中山杉構成了水上森林景觀,當地在江邊修建了步道等設施,成為網紅旅遊地。

  相關專家和基層幹部介紹,《防洪法》規定「禁止在行洪河道內種植阻礙行洪的林木和高稈作物」,消落帶多大範圍屬於行洪河道尚不明確,消落帶人工修復治理存在違法風險。如三峽庫區某縣在當地長江一級支流開展消落帶治理,因在消落帶栽種喬木被主管部門要求整改。

  此外,近年來重慶市在三峽庫區長江沿線大力發展柑橘、脆李等水果產業,多次開展消落帶亂耕亂種等整治行動,但對於人均耕地面積不足1畝的三峽庫區而言,消落帶部分土地是沿岸村民眼中的好土地。在長江幹流和支流部分人口聚集區域,消落帶仍有耕種情況。部分農民在消落帶耕作中施用農藥、化肥,加上產生秸稈等農業廢棄物,成為長江水質的污染隱患。

  在奉節縣安坪鎮等地,記者看到一些村民在消落帶種植了高粱、玉米等作物。長江沿岸某鎮,居民秦翠蘭在消落帶種了2畝多的高粱、綠豆、玉米,記者看到高粱稈已淹沒在江水中。她說:「這些土地露出來也是空著,買點除草劑、化肥種點莊稼,雖然只有一季,也有一兩千元收入。」

  為規範消落帶土地管理,重慶市在2012年底頒布了《重慶市三峽水庫消落區管理暫行辦法》,該辦法中明確規定「消落區屬國家所有」「未經核准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使用消落區」,包括「限制開展農業種植」「禁止使用有污染的農藥、化肥」。

  李昌曉表示,消落帶傳統農業耕種收益低,翻耕土地不利於水土保持,秸稈等廢棄物以及施用的農藥化肥直接進入長江,得不償失。不少基層幹部反映,消落帶面積大且分散,涉及農戶眾多,只能盡量勸說農民不種植玉米等高稈作物、不要施用農藥化肥,與往年相比消落帶亂耕亂種情況雖有改善,但要杜絕依然有難度。

  分區分類管護修復

  提升消落帶生態功能

  受訪專家認為,遏制三峽庫區消落帶生態退化、水土流失對於築牢長江上游生態屏障有重要作用。儘管消落帶治理有難度,但三峽庫區在植物生長期的夏季退水,其「消熱同期」特點有利於生態修復,且消落帶生態修復技術上已有諸多探索,當前可制定消落帶管護規劃,在不同水位和區域分類保護治理,將消落帶和臨江區域建為污染隔離帶、產業發展帶,提升其生態服務功能。

  首先,進一步明確《防洪法》相關條文與消落帶生態修復的關係。受訪專家及基層幹部建議,喬灌木的水土保持效果較好,不應一刀切認為在消落帶種植樹木會影響行洪和庫容,可允許在非航道、水流平緩、生態脆弱等區域探索人工生態修復。

  其次,統籌制定三峽庫區消落帶管護規劃。基層幹部表示,目前消落帶治理項目主要來自三峽後扶資金庫,較為零散,難以形成整體生態治理效應。可將三峽庫區消落帶治理作為全國重要生態修復工程,根據其海拔、類型、立地條件等分類修復。如在陡峭區域以自然修復為主,減少人為干擾;在城鎮區域以工程和生態措施相結合的方式,確保岸線安全;在生態脆弱的平緩地帶,以人工栽種樹草促進生態系統恢復。

  再次,將生態修復與產業發展相結合。全國政協委員、重慶市政府參事張洪表示,川渝地區主要河流兩岸3千米範圍內的土地利用類型主要以林地、耕地和草地為主,其中林地約34.47%、耕地約31.56%、草地約24.20%,沿河兩岸的土地利用形態結構需要進一步優化,以提高長江上游川渝兩岸森林覆蓋率和森林質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