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那個爆倉的南方姑娘

那個爆倉的南方姑娘

  原標題:那個爆倉的南方姑娘

  來源:期貨日報 

  頂樓的旋轉餐廳里,我目光移向了窗外,四周的建築物明顯低矮很多,「一覽眾山小」,這就是高樓的好處吧。

  對面的她,拿了一些海鮮,邊吃邊和我聊了起來。

  她長得很水靈,典型的南方姑娘,雖然才三十齣頭,但是那張清秀的臉上已經些許刻畫出了歲月的痕迹。儘管如此,眨巴眨巴的大眼睛仍然靈氣外露,竹筒倒豆子的說話方式亦在訴說她思維的敏銳性。

  我在想,會來做期貨的人,都是很優秀的,外在優秀,內在優秀。每一個做期貨的人,不管成功還是失敗,都值得從內心深處深深地致敬。

  一

  她來自浙江,父親經營著一家化工廠,工廠的規模還可以,在當地小有名氣,若說她不算含著大金湯匙出生,那至少也是小金湯匙了。

  她大學在滬上讀的金融,若說她專業不錯,她說她大學都在混,大學畢業後,好像什麼都沒學會。

  畢業後,她和男朋友選擇留在了上海。父親的工廠經營不善,也沒給她留下什麼積蓄,她和男朋友租房,一起打拚,準備靠自己的雙手做滬創一代。

  理想都是美好的,但現實從來且都是骨感的。他們開了一家小店,沒撐過一年,卻虧了幾十萬。後來她們只能選擇上班,前後兩三年換了四五份工作,用他們的話說,滬上的日子太難了。

  後來,男朋友到了證券公司上班,順便把她介紹到了同集團的期貨公司上班。再後來,男朋友私底下給客戶代操盤虧了不少錢,客戶投訴到公司,被炒了魷魚,一個人回老家去了。她孤獨一人在滬上飄蕩,期貨公司的收入比起證券公司的收入,雖然少了很多,但勉強還能維持溫飽。

  再後來,她因為工作關係認識了一個客戶,這個客戶不僅是她的客戶,還在操作著外盤期貨。因為工作關係,也因為投緣,她經常和客戶聊天,關係熟絡了,客戶忙不過來的時候,偶爾還請她幫忙操作外盤(因為男朋友的前車之鑒,她不會去觸碰客戶的內盤賬戶)。

  由於偶爾幫了客戶,再從客戶那裡獲得一些信息,加上她金融專業的底子以及窮極思變的現狀,當然,客戶一直賺錢的樣子是吸引她的最大動力——她也開始做外盤期貨了。

  二

  這是一段極其美好的開始。她很努力,沒日沒夜地學習一切能接觸到的知識,夜以繼日地撲在外盤上面,金錢的魔力使她從未好好休息,她也未曾想要好好休息。

  從開始的懵懂,到後來的夸夸其談,在滬上她自己的小圈子內,她已經是專業大師級的人了。剛開始,她從朋友處借來6萬美元(那時一手小納指合約的保證金是八九千美元,疫情後才提升很多),大概可以開6手小納指,一年後,她還清了借來的6萬美元,自己已經可以開20手小納指了。三年後,她的賬戶已經達到了200萬美元。

  這是一個值得紀念的數字。因為這之後,身邊一大堆的朋友都來找她,一時之間,她成了朋友的寵兒。她不僅做自己的賬戶,也開始接朋友的賬戶。

  她從期貨公司辭職了。那種業務壓力,使得她不能專心做單;那種上班制度,被她認為是康庄大道的絆腳石。她把男朋友接回了上海,她花一千多萬元在上海市中心買了一套豪華房,她也買了一輛自己最喜歡的Benz紅色轎跑。

  做單的時候,她就專心做單;不做單的時候,她就開著轎跑享受上海的舒適。自從她自己的賬戶做到200萬美元之後,她的人生似乎達到了巔峰,她不管做什麼都一直很順利,每天打開窗戶聞到的空氣都天然帶著花香,吃什麼東西都覺得是人間美味,身邊的親戚朋友對她都是投以羡慕及愛慕的溫暖目光。

  最高峰的時候,她管理的賬戶,資金總額超過2000萬美元。

  三

  天有陰晴,月有圓缺,好日子總會到頭的,而最終的結局取決於你的護城河到底有多深。

  在2020年新冠疫情肆虐全球的時候,也就是納指從9700點暴跌到6600點那一次,她和她的朋友一起香消玉殞了。

  納指作為科技股扎堆的市場,過去很多年一直是節節攀升的,哪怕有回調,也會被更高的一浪直接推上巔峰,而且巔峰之後更有巔峰,新高只會遲到,從未真正缺席。更何況,過去的很多年,是美股的黃金年代。

  她從朋友那裡學來的做單手法就是逢低做多,再逢低做多,一直逢低做多。過程有遺憾,但從未真正遺憾。

  也就是靠著這種無腦的做法,她一直逢低開多,虧損死扛,硬生生靠著這麼「一招鮮」吃遍「美股的天」,硬生生從無到有,賺了那麼近1個小目標的人民幣。

  納指從9700點跌到8100點的時候,帶她入行的朋友選擇退出,平倉離開,身邊委託她理財的朋友,也因為疫情的關係,願意認點虧損止損。可是習慣了順風順水的她不願意、不答應。這一次的下跌幅度之大很少見,圈內很多人都爆倉了,可她堅信一定會回來的。因此,她將之前和朋友的合作方式由不擔風險改成了承諾保虧損。因為疫情的原因,有些保守的朋友堅持退出,她就選擇了借款的方式,承諾了利息。也就是這麼一個動作,將她推向了慾望的深淵。

  她堅信她可以,市場也證明了她可以,納指回到了9000點上方,但只是短暫觸了一下。雖然只是短暫的觸及,但卻給了她莫大的信心,可信心和實力有時並不能等同。

  納指短暫升至9000點上方後,她信心大增,將獲得的利潤繼續給倉位加碼,恨不能一把賺上億美元。可市場終究是迷離且變幻的,納指繼續下砸至前期的低點8100點了,她賬戶的保證金不足了,很難辦,但過往賺錢的魔性推著她繼續往前走,她使出了渾身解數,踏遍了身邊所有能借來錢的地方,還將房子等值錢物品全數做了抵押,雖然這些動作搞得她很被動且疲累,但她堅信,納指一定還會回到前期高點,她犟犟地確信!

  如果說,身邊的朋友偶爾開個玩笑無傷大雅,但市場若不時開個玩笑,有時卻是致命的,納指竟然跌到了6900點,雖然經過她的些微減倉和短線操作,她的賬戶還未爆倉,但是背負了巨大債務的她,壓力非同小可。

  她每天晚上徹夜難眠,時時刻刻刷新著國內外的各種疫情實時數據,她不敢睡,也睡不著,她的腦袋上方,似乎有一張巨大的魔網隨時會將她吞噬。她經常都能聽到後腦勺那動脈的跳動聲,她眼睛不敢閉上,害怕閉上之後就再也睜不開了。

  就這麼渾渾噩噩幾天之後,納指也在上下亂竄。若此時平倉,她將背負巨額債務,包括虧損,包括利息,她還將無家可歸,因為那些值錢的財產都被她借錢時抵押出去了。她不敢出去見人,她不知道身邊那些人會怎樣看她。

  納指繼續下跌至6800點,她熬不住了,這麼多天的不眠,讓她的精神徹底崩潰,她知道,如果再熬下去,即使她能賺到錢,她的這條命也要和她說拜拜了,一切都是無法繼續的。

  再過了兩天,納指還是在無序且大幅波動,但是她沒有辦法行動,她已經渾身無力。在納指繼續創下6700點的新低之後,她看不到任何上漲的希望了,多日的心理鬥爭和身心煎熬使她最終還是敲下了平倉的按鈕。她只想睡一覺,她只想放掉一切,只為能睡上安穩的一覺。什麼債務,什麼多空,什麼未來,她全部都不想要了,她只想睡一覺,她的身體已經不聽她使喚了。

  那個晚上,她真的睡著了,睡到了第二天中午。她很滿足,只是睡一覺,就能讓她很滿足。

  四

  她破產了,不但一無所有,還背負了巨額債務,房子等抵債之後,她欠了身邊所有信任且支持她的朋友3000多萬元人民幣,如果再算上利息的話,她應該永無翻身之日了,她的男朋友又回老家去了,就像她往日的輝煌一樣,他應該再無可能回來了。

  我們聊了很多,最後她呷了一口咖啡,目光淡淡地望向了窗外。上海的夜景很美,我也能從她的眼神里看出淡定、從容以及力量。

  她很漂亮,上海很多金,故事也很多。

  慾望還在,希望應該不會缺席吧,但願且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