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真美股份要上市:營收凈利雙降 ODM模式下自有品牌弱勢

真美股份要上市:營收凈利雙降 ODM模式下自有品牌弱勢

  出品|每日財報

  作者|呂明俠

  隨著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長,人們對生活品質更加關注,不僅滿足於「吃飽」,而且要「吃好」,零食飲料消費支出逐步增加。休閑零食行業的發展順應了人們對品質、健康生活的嚮往,與此同時,休閑食品企業也掀起了上市熱潮。

  9月30日,廣東真美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真美股份」)披露IPO招股書,擬登陸深交所創業板募資3.53億元,主要用於生產基地擴建。

  據《每日財報》了解,真美股份的主營業務為肉類休閑食品的研發、生產與銷售,主要產品為肉脯、肉丸、肉腸、肉鬆及其他休閑食品。

  前有友食品、甘源食品、華文食品輪番到A股敲鐘,隨著真美股份向創業板發起衝擊,休閑食品上市板塊或將再添一員。值得注意的是,隨著休閑食品巨頭逐步蠶食行業增長空間,真美股份施展手腳的空間愈發有限,雖然以募資擴產作為IPO理由,但其真正的難言之隱並不止這些。

  營收凈利雙降存貨應收雙高

  真美食品官網顯示,公司最早成立於1945年,1997年成立「廣東真美食品集團有限公司」,2016年改製為股份公司,註冊資本7216.56萬元。目前,庄沛銳為公司董事長、總經理,並持有公司57.82%的股份,為實際控制人。

  真美食品定位為肉類休閑食品製造商,主要產品有肉脯、肉鬆、肉乾、肉丸、魚腸、即食海洋植物等,其中六成以上收入來自豬肉鋪。

  根據《每日財報》的統計,2017年-2019年及2020年Q1,公司營收包括2.52億元、2.59億元、2.55億元、0.6億元,同期,公司歸母凈利潤分別為0.45億元、0.51億元、0.42億元、0.1億元。

  去年,公司營收、歸母凈利潤分別下降了1.63%和17.11%。報告期內,公司成長性非常有限,再追溯到公司的資產負債表就更難看了,高存貨、高應收。

  據《每日財報》統計,2017年-2019年,真美股份的存貨持續攀升,分別為0.38億元、0.33億元、0.58億元。在同期的流動資產中佔比也分別擴大到20.47%、15.38%、23.77%。2020年Q1,真美股份的存貨增長至0.56億元,占流動資產比重24.34%。

  同期真美股份的應收賬款也不斷增加。2017年-2019年及2020年Q1,公司的應收賬款分別是0.74億元、1.12億元、1.17億元和0.83億元。按此計算,截至今年一季度,僅存貨和應收賬款兩項就高達1.39億元,在真美股份流動資產中佔比達6成以上。

  對於市場上的質疑,這麼多庫存的變現能力到底如何呢?《每日財報》發函詢問,截至發稿,公司方面並未回應。

  規模相差甚遠自有品牌較弱

  隨著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增長以及消費觀念的轉變,健康安全、方便快捷的休閑食品受到青睞,休閑食品行業呈現出上升發展的態勢。

  據相關統計,2013年至2018年,中國休閑食品行業市場規模從5890億元增長至10297億元,年復合增長率達11.82%,預計2020年可達12984億元。

  市場雖然廣闊,但深耕行業數年的強勢者也不少。招股書中真美股份將自身對標於三隻松鼠、鹽津鋪子、煌上煌等國內各大休閑零食品牌。

  經過多年發展,這些品牌早已經紛紛上市,其中,洽洽股份、好想你早在2011年上市,來伊份、元祖股份、桂發祥和周黑鴨於2016年上市。

  同年上市公司好想你收購百草味,2017年鹽津鋪子、絕味食品相繼上市,2019年三隻松鼠和有友食品上市,2020年良品鋪子上市。

  相比這些早已上市的巨頭,真美股份的競爭優勢在哪裡呢?對此《每日財報》就相關問題發函詢問,截至發稿公司方暫未回復。

  真美股份的業績不僅看起來不太「給力」,與同行競爭對手相比,業績規模相差甚遠。其中,2019年真美股份凈利為0.42億元,僅為絕味食品凈利的5.24%,良品鋪子凈利的12.33%。

  此外,真美股份的營銷渠道以ODM模式為主,兼顧自有品牌建設。所謂的ODM銷售模式是指公司負責肉類休閑食品的研發設計和加工生產,產品貼客戶指定的品牌後進行銷售。

  2017年-2019年,公司ODM模式各期銷售金額分別為2.03億元、1.94億元和1.80億元,占當期銷售比重分別為80.50%、74.68%和70.31%。因此導致公司對自有品牌投入相對不足,品牌知名度與辨識度有待進一步提升。

  在線下渠道方面,公司的經銷商渠道處於初期發展階段,對經銷商的管控力度較弱、也未給予重點支持,在報告期內仍處於去蕪存菁、逐漸規範的過程。

  在線上渠道方面,公司的旗艦店起步較晚,產品品類較頭部休閑食品類電商企業少,處於從傳統電商發展至新零售的過渡階段,營銷方式主要以平台推廣為主,力度有限。

  客戶集中度高,家族控股權集中度超標

  真美股份的ODM模式也使得公司的客戶較為集中。據招股書顯示,真美股份的主要客戶為合資及自主品牌食品廠,如深圳市晉年貿易有限公司、北京市萬佳利食品有限公司、合泰行貿易有限公司、名創優品(廣州)有限責任公司等。

  據招股書提示,在報告期各期,公司前五大客戶銷售金額分別為1.73億元、1.55億元、1.56億元和0.37億元,佔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68.64%、59.65%、61.21%和62.47%,客戶集中度較高。

  通過上述數據,《每日財報》發現,大客戶在主營業務收入中比例中超過6成,這種高依賴式的經營模式缺乏穩定性,一旦主要客戶對公司採購量明顯下降或因經營狀況惡化影響與公司合作,將可能對公司的經營業績產生重大影響。

  除客戶集中風險,股東方面,高度家族控制也是風險因素之一。根據招股書,庄沛銳直接持有發行人3762.218萬股股份,持股比例為52.13%,為發行人的控股股東;庄沁鈿直接持有發行人987.88萬股股份,持股比例13.69%。

  其中庄沛銳、庄沁鈿系夫妻關係,合計直接持有發行人4750.098萬股股份,持股比例為65.82%,為發行人的共同實際控制人。在這樣的股權結構與董事會構成下,發行後真美股份的公司治理或存在隱患。

  家族式的企業弊病顯而易見,家族成員很容易通過董事會及管理層佔據的席位來影響公司決策,給公司發展或其他小股東帶來傷害。

  家族企業在發展過程中必然會遭遇人才瓶頸,受親屬關係的影響,可能造成人力資源無法得到優化配置,合理的人才結構無法建立等不利影響。

  就目前真美股份存在的諸多風險,每一個都具有較大隱患與殺傷力。在《每日財報》看來,尋求長遠發展的堅實動力仍需從自身進行創新與積累,通過掌握行業話語權開始漸漸擺脫被動參與遊戲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