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AI當前,你還能上班摸魚嗎?

AI當前,你還能上班摸魚嗎?

圖片來源:Westend61 / Getty Creative圖片來源:Westend61 / Getty Creative

  作者 |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楊傑

  編輯 | 陳卓

  疫情期間,居家辦公全球流行。你想趁機偷個懶,卻發現只要老闆有「芯「,哪裡都是格子間。

  美國一家公司設計了一款叫做Enaible的軟體,它在電腦里學習工作流程,當檢測到一封電子郵件或一個電話時,它知道員工要做哪些工作,並能用多長時間完成。之後,AI給你的工作效率打分。

  另一家美國公司製作的軟體可以記錄員工的網頁瀏覽、郵件記錄、聊天和鍵盤使用歷史,定期截屏。如果員工工作沒效率了,系統會推測是不是他在購物網站上停留太久。軟體還能「看到」員工批量導出公司數據,預測他是否要提交辭呈。這款軟體名叫大腦(CEREBRAL)。

  寫字樓里的白領忽然發現自己和困在系統里的外賣小哥沒什麼區別,都是在規劃好的線路下搶時間,出賣體力和健康換錢,天下無不同。

  你以為熟練掌握切換桌面和關閉瀏覽器的快捷鍵就能上班摸魚嗎,你以為每天帶薪拉屎30分鐘就相當於多出幾天年假嗎,顫抖吧社畜們,老闆已拿起AI新皮鞭,時時刻刻盯准你思想別滑坡。

  技術剝削猛於虎,AI變成新的監工,面無表情地發號施令。Enaible的口號是「未來的生產力一定需要AI參与領導」。根據他們的統計,8小時工作制里,美國人有產出的只有3個小時,每年有4000億美元被員工們摸魚摸掉。

  歡迎來到卓別林的「摩登時代」,但是這款人工智慧軟體忽略了,很多時候人沒碰電腦,不意味著你的大腦不在工作。對於創造性的工作來說,它很難真實反映效率。AI說起來如何智慧,好像也並不比烤麵包機有更多的自我意識。

  然而AI監工發展勢頭迅猛。 沃爾瑪 給收銀員開發了一種監控系統,能根據包裝袋的聲音和掃描條形碼的速度,來推測收銀員是否在高效工作。也許有人還記得南京給環衛工人發了一款智能手環,在原地不動超過了20分鐘後會自動發出語音:「短暫的休息之後,繼續努力工作吧,加油!」有的工廠給工人戴上晶元,設定半徑2米的工作範圍,一旦超出,報警聲響起,像唐僧給孫悟空畫下的那個圈。

  統計機構Gartner在2018年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全球各行各業的組織中有22%記錄員工的活動數據,17%監控員工工作電腦的使用數據,16%使用員工郵件或日程數據。

  AI監工的集大成者非 亞馬遜 公司的倉庫莫屬,去年,美國媒體曝光了一份亞馬遜內部文件,提到900名員工因工作效率低而被解僱。

  為提高效率而裁員並不少見,真正意外的是,作出裁員決定的是根據數據衡量員工工作、不帶絲毫情感的AI監工系統。

  亞馬遜曾在2009年提出過每小時打包140件貨物的要求。而在美國的一些地區,這一數字為240件,旺季甚至可達400件。每分鐘打包4-6件包裹,工人在土黃色的背景里像蜂房裡的工蜂。有員工說,「當你開始在這兒工作時,你就把腦袋放空,你不過就是一個殭屍」。

  有人由於離廁所太遠,連上個廁所都會被AI判定為摸魚,英國的一家勞工保護組織做過問卷調查,當地74%的亞馬遜倉庫工人不敢在上班時間如廁,更有甚者用塑料瓶來解決問題。美國肯塔基州一位罹患慢性膀胱炎的前員工憤怒地將亞馬遜告上法庭,認為亞馬遜剋扣他正常上廁所的時間,索賠300萬美元。

  幾乎世界上所有的老闆都在思考同一件事情:怎麼能讓員工儘可能全身心投入到工作當中。周扒皮式的AI監工一定不是好答案。

  90多年前,美國哈佛大學教授梅奧在芝加哥郊外的西方電氣公司霍桑工廠進行了一系列實驗,實驗結果早就告訴我們,社會心理因素才是決定人工作積極性的第一因素,要想提高員工的工作效率、提升士氣,就要提高他們的滿足度。老闆們必須創造一種環境,讓人們覺得自己值得信賴,人們才能夠盡職盡責工作。

  這些年,激發生產力的模式有了一些創新嘗試,前幾年,Airbnb(愛彼迎)任命了一位高級員工擔任新設立的「員工體驗全球負責人」,替代司空見慣的「首席人才官」,人力體驗管理的概念由此產生。它要求組織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多地傾聽員工的聲音並作出回應,以確保他們感到安全、健康、知情、投入。它重新把焦點回歸到人,正是人,推動著商業的成功。

  一家能真正尊重人,尊重勞動價值的公司更能換來員工的認同和忠誠,效率自然高了,生產力也跟著上來了。

  亞馬遜創始人傑夫·貝索斯在普林斯頓大學畢業典禮上有句名言:「聰明是一種天賦,而善良是一種選擇。」AI那麼聰明,但願也足夠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