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北京新浪體育 侯英超對馬特說:去年哥自己飛 今年帶著你飛

侯英超對馬特說:去年哥自己飛 今年帶著你飛

  記者趕到全錦賽的指定酒店已經是29號晚上了,第二天一早進行核酸檢測后開始在房間里靜待結果,好在飲食不錯,趕在飯點會有工作人員送餐到門口,再加上窗外漂亮的海岸線,倒也有一種「偷得浮生半日閑」的感覺。不得不說,「中國速度」確實不同一般,不到12個小時檢測結果已經確定,而我僅僅保持了一晚的「單間待遇」也宣告結束了。

   始終沒有踏上的海灘

  和同事趙哥(趙暉)匯合后,方才意識到原來的「單間」的好處,最主要的原因是後來居住的房間背對著大海,窗外只能看到酒店的「後園」,雖然也別有一番風景,但是終歸是告別美麗的海岸線了。更讓人「撓痒痒」的是每天從酒店到賽場的來回班車,都會沿著靠海公路馳行,真的有青春文學中那句「最遠的距離不是天涯海角,而是在我面前卻欲求不得」的韻味了。以致於趙哥最初幾乎天天念叨「比賽結束后,回京前說什麼也要去海灘走走」。

  圖片「偷」自趙哥朋友圈@趙暉

  隨著比賽賽程的推進,再加上逐漸適應了的兩點一線的「泡泡」生活,對於海灘的念想也擱置了,尤其是在單項賽全面打響后,賽事密度增加,我們討論的話題也轉向了賽場的見聞。比賽結束后的第二天,我一早就踏上了回京的旅途,而趙哥因為要去國青國少教練員競聘會議,將航班改在了12號晚上。就在12號下午,從朋友圈裡看到趙哥在海灘上的圖片,一種莫名的悲催感油然而生:距離那片海灘最近的地方,居然是在朋友圈裡。

   機會給了「有準備的人」

  和酒店相比,比賽館的活動範圍要大很多,為了更好地做好疫情防控,在當地政府的支持下,周邊很大一片範圍都划入了「禁止出入區」,每個路口都由工作人員盯著,好在地處新區,再加上交通便利,基本上也不會對附近居民造成生活上的不便。賽程比較密集的時候,我和趙哥乾脆就在場館里解決飲食了,雖然沒有酒店裡的那樣花樣繁多,但是海鮮、水果等一應俱全,解決肚子問題之餘,也極大的照顧了味蕾。

  10月7日,在場館吃得津津有味的時候,張煜東著急忙火地詢問還有沒有吃的,趙哥仔細一問,原來是加練錯過了回酒店的班車,再加上一小時后男單1/16決賽開打,只能就近補充能量了。趙哥趕緊跟工作人員進行了聯繫,已經吃得差不多的我又一路小跑拿到一份晚餐,看到張煜東陡然發亮的眼睛,心中也不免唏噓運動員的不易。當然,張煜東也讓我見識到了「運動員速度」,不到五分鐘用餐完畢,然後又著急忙火的趕去賽前準備了,走之前還不停念叨「謝謝叔、謝謝哥」。直爽的性格逗得趙哥一樂,「嘿,這小子不錯」,緊接著忽然又回過神來:「啥,他喊我叔?」

  當天晚上比賽,張煜東戰勝了向鵬,第二天的1/8決賽,他又擊敗了徐晨皓,首度闖入男單8強。

   衝勁和經驗

  兩個詞絕對算不上對立,但是在運動場上,卻是一種客觀真實的存在,通常來說,越年輕衝勁卻強,越年長經驗越豐富。印象比較深的是侯英超/馬特的削球組合和齊菲/張薔的直板組合,兩對搭檔均拿到了雙打季軍,無論從打法層面還是年齡層面,都殊為不易。齊菲/張薔憑藉衝勁戰勝了陳幸同/顧玉婷,侯英超/馬特則憑藉經驗拖垮了梁儼苎/高楊。

  比較有意思的是侯英超/馬特的那場1/4決賽,比賽中侯英超一直念叨「真跑不動」,旁邊觀賽的一名教練員樂呵呵地告訴隊員:這就是經驗了,跑不動誰信啊,贏了這場就有牌了,兩個年輕人如果真信的話就輸了。梁儼苎/高楊信沒信不好說,但是最後確實輸了,最後一分以一個擦邊球結束,四個人都笑了起來,關鍵賽上出現了難得的和諧。趕去混採區的時候,隱隱約約聽到侯英超對馬特說:去年哥自己飛,今年帶著你飛……

  話說侯哥也經常參加業餘比賽了,啥時候能帶我飛一下呢?

  (乒乓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