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昔日重慶首富尹明善的暮年悲劇:公司被重組本人被調查

昔日重慶首富尹明善的暮年悲劇:公司被重組本人被調查

  原標題:昔日重慶首富尹明善的暮年悲劇

  來源:中國經營報

  本報記者 王迎春 重慶報導

  退休生活尚不滿3年,昔日重慶首富、傳奇民營企業家尹明善正遭遇企業與個人雙重災難,白手起家創立的國產摩托車大王——力帆股份(601777.SH)被法院宣布破產重整。正當投資者們揪心重整談判進展與前景之時,10月13日晚間,上市公司披露尹明善本人及其家人被立案調查的消息。此時尹明善已年逾82歲。

  強人往事 72歲將企業帶入主板上市

  在重慶商界與中國製造界,尹明善絕對是個傳奇人物。關於他的傳記,以及他在多個場合的演講留下了他人生的剪影:大起大落,險峻陡峭,幾無坦途,一如重慶這座山城的地理風貌。

  1985年,中國啟動改革開放不久,已然47歲的尹明善捨棄來之不易的穩定工作,下海從商。須知,因時代原因,在他人生的前40年,幾乎都在貧困、動蕩、壓抑中度過。

  這位書生在圖書出版行業做得正順當之時,於1992年拿著20萬元的全部積累投入到他從未涉足過的領域——摩托車製造,當時摩托車與火鍋被認為是重慶在全國叫得最響的兩個行業,尹明善判斷這個行業儘管市場空間不大,但技術空間很大,因而利潤空間無限大。

  在一間以每月200元租來的不足40平方米的舊農房裡,他安置了幾台舊機器,它們來自一家破產的企業,「轟達車輛配件研究所」就這樣成立了,它是力帆股份的前身。開業當天,面對現場9名職工,尹明善宣布:「我一定要創造出全中國、全世界沒有的發動機!」有員工聽到這裏忍不住捂著嘴笑了,有的實在忍不住,笑出了眼淚。他們都了解,老闆是個書生,從來沒搞過摩托車。這一年,尹明善已然54歲。

  憑著一股狠勁、拼勁、韌勁,尹明善用行為證明,他是玩真的。12年後,這家小小的車輛配件研究所,從重慶「摩托幫」一個不入流的角色,成長為全國性的龍業企業。2005年,年銷售額高達幾十億元,職工由當初的9人擴大至近9000人,企業已更名為重慶力帆實業(集團)有限公司,股改後更名為力帆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均簡稱為「力帆」)。在後來的幾年,這家企業甚至擁有一家「力帆足球隊」,活躍在中國各大足球賽事上,成為力帆在全國最強有力的流動宣傳廣告。

  在向摩托車行業全國龍頭企業進軍的同時,「力帆」已然成長為一家跨國公司,自2002年起就在越南、南非、伊朗、美國、土耳其成立摩托車組裝廠,並在印度尼西亞、阿根廷、奈及利亞等國家建立生產基地。

  在72歲這一年,尹明善將「力帆」帶向資本市場,成功登陸滬市主板。據招股說明書披露,截至2010年6月30日,「力帆」總資產64.9億元,年度總收入60億元左右,年度凈利潤超過3億元。

  在產品結構上,此時的「力帆」已從「兩輪」擴展至「四輪」,闖入民用乘用車領域已7年,其過程中的艱難險阻,非一語能包含。尹明善也被譽為繼吉利的李書福之後,國內又一個造車狂人。在此之前,除李書福之外,國產車自主品牌先驅人物還有奇瑞汽車的尹同耀。兩人同姓「尹」,算是家門,不過並無親緣關係。與尹明善同一年闖入汽車領域的還有比亞迪的王傳福。

  有意思的是,吉利與力帆同以摩托車起步,李書福造車成功後(指汽車),對於後來者尹明善的闖入,他高度質疑:「力帆憑什麼做轎車,有什麼資源、基礎?價格戰一衝,它第一個就垮掉。」

  當前,「力帆」被宣布進入破產程序已有幾個月,壓倒「力帆」的壓力之一的確是其汽車板塊,準確地說應為新能源汽車,另外也有別的原因。

  押寶新能源 騙補醜聞之後難以雄起

  自闖入汽車領域之後,「力帆」每個月披露的產銷月報,其產品目錄長期保持4個品類:乘用車、摩托車、摩托車發動機和通用汽油機。自2015年10月,新能源汽車作為乘用車的子類,正式進入「力帆」產銷月報,並區別於傳統乘用車,成為「力帆」產品目錄的一個重量級產品,從此這份目錄有了5種產品。

  新能源汽車擠入這份目錄的當月,即2015年10月,其生產量為1567台,銷售量為965台。實現量產後,前3個月,「力帆」新能源汽車每月產銷數量翻倍,2015年12月生產了6880台,賣了8054台。

  誰也不曾想,2015年12月的數據竟是「力帆」進入新能源汽車領域後的最好水平。下一個產銷高峰則是2017年12月,生產2531台、賣了2964台。而長期觀察,「力帆」在這個領域的收穫產銷數量常常是數百台、幾十台。2020年2月,這一數據產銷兩端竟全部以「零」示人。

  伴隨2015年初步量產即迎來的數據高峰,是「力帆」的騙補醜聞。

  2016年國慶節結束後第三個工作日,「力帆」向市場公佈了一則沉重的消息,財政部對「力帆」2013年至2015年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補助資金管理使用情況開展專項檢查發現,2015年度力帆共計2395輛新能源汽車不符合申報條件,涉及中央財政補助資金1.14億元。財政部決定,對這些車輛不予補助,並取消2016年力帆新能源汽車專項補助資金預撥資格。

  財政部的這一結論被業界解讀為「力帆」騙補。這一醜聞直接影響了這家企業的新能源汽車聲譽。

  不過尹明善押寶新能源的決心是堅定的,僅從「力帆」過往數年的投資與融資活動來看,新能源正是這家企業重點花錢全力培育的板塊。

  「力帆」一直在新能源汽車的產業鏈上配置資產、技術與人員。為支撐這些巨大的投入,2015年5月「力帆」啟動定向增發,計劃募集資金52億元,扣除費用後這些錢全部用於新能源汽車方方面面的項目。這場融資命途艱難,與A股歷史性股災正面遭遇,募資規模只得大幅降低,擬募投項目也不得不減少。在2017年拿到證監會批文後,又恰逢融資市場不景氣,拖到批文過期還得不到實施,只好於2018年重新啟動,此時新能源的市場魅力已大不如從前。至2019年6月,上市公司選擇撤回申請文件,終止了這項融資。

  融資終止之時,尹明善已退休近兩年,他寄予厚望的接班人團隊也在數年之內相繼離散。於2017年10月登上總裁之位的馬可,履職之時雖年僅33歲,但被寄予厚望。他的目標是要帶領「力帆」在智能汽車領域殺出一片全新市場,幫助「力帆」從製造型企業向服務型企業轉型。在他管理「力帆」期間,對盼達租車的投資引人注目,並實現了管理層70%的換血,大量年輕一代走上管理崗位。不過,履職僅兩年,馬可宣布離職。

  市場是殘酷的,2017年、2018年、2019年,力帆股份連續三年的扣非凈利潤均為負值,特別是2019年扣非凈利潤巨虧近44億元,這是這家上市公司歷史上從未出現過的可怕虧損。在這一結果公佈前,馬可於2019年8月宣布辭職。

  同一時間辭職的,還有「力帆」的總工程師、首席科學家陳衛。在尹明善向各經銷商宣布退休之時,現場曾向大家隆重而自豪地介紹這位首席科學家。

  2020年4月曝出的「力帆」系兩家公司互撕之事,更是這家公司新能源汽車領域積弊深重的側面寫照。

  力帆股份的參股公司——重慶盼達汽車租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盼達汽車」)向重慶仲裁委員會申請,要求力帆股份的全資子公司——重慶力帆乘用車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力帆乘用車」)賠償7.98億元。盼達汽車成立於2015年,是一家新能源汽車出行平台,控股股東為尹明善家族名下公司。

  2015年至2018年間,盼達汽車及其指定公司與力帆乘用車共簽訂22份購銷合約,採購近萬輛新能源汽車。然而在使用過程中,車輛出現電池嚴重衰退、設計缺陷等嚴重質量問題,以致大部分車輛出現故障需長期維修、無法運營的情況。為此,2018年至2019年間,雙方多次就上面問題協商並確認賠償之事,盼達汽車多次向對方催收,但均未收到賠償款,直到2020年4月,盼達汽車通過重慶仲裁委員會提出賠償申請。

  力帆乘用車是上市公司全資子公司,此事件的主體與影響均為上市公司應披露信息。力帆乘用車與盼達汽車屬於同一實際控制人控制下的兩家公司,此實際控制人正是尹明善家族。藉由此,兩兄弟公司鬩牆及其原因不得不為外界所知,力帆新能源汽車的質量問題也無法隱藏。

  此事件之後,力帆股份產銷月報中新能源汽車的產銷日益萎縮。此時,巨大的暗礁早在2019年6月顯露——上市公司對一家融資租賃公司的債務逾期,以致擔保人——力帆控股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被凍結。

  百年老店夢碎 Draymond人遭立案調查

  在押寶新能源汽車的征途中,力帆股份的賺錢能力、籌資能力趕不上這家企業的燒錢速度,也許這幾年間汽車全行業的景氣度,以及疫情的客觀影響,也使這家企業的生存空間受到嚴重擠壓。總之在征途中,力帆股份轟然倒下,此事件的導火索可追溯至2019年6月15日。

  這一天,上市公司披露,因全資子公司力帆乘用車向橫琴金投國際融資租賃有限公司融資1億元,有部分已逾期,這家金融單位向法院申請對貸款擔保人——公司的控股股東重慶力帆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力帆控股「)持有的上市公司6.04億股流通股凍結。此時,控股股東這批遭遇凍結的股份中僅餘1050萬股沒有被用於質押融資。

  在掙扎大半年之後,投資者並沒有等來上市公司資金面的好轉,反而被2020年3月16日的消息迎頭痛擊。這一天,上市公司稱公司未能按期兌付「16力帆02」債券本息。前後兩起事件意味著公司在間接融資與直接融資市場均失信於投資者,這將加劇公司下一步的融資難度,加速資金鏈斷裂的速度。

  大廈將傾,似乎一陣微風就能撼動它。6月30日,一家供應商僅以56萬元貨款得不到支付向法院申請對上市公司進行破產重整。風暴幾天後到來,共計10位債權人加入要求上市公司或各子公司破產重整的隊伍。記者核查,這些債權人中不乏多家「力帆」系公司。

  一個月後,尹明善家族最後的陣地亦不保,力帆控股以資不抵債、不能清償到期債務為由向法院申請司法重整。此時力帆控股仍持有上市公司47.08%的股份。

  尹明善曾在多個場合表示,希望把「力帆」鍛造成百年老店,在傳承上成為中國版「福特」。為此,他在用人與接班人問題上做了許多嘗試,對家族企業也做了思考與實踐。

  力帆股份上市之時,根據招股說明書披露的信息,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是尹明善家族:尹明善、陳巧鳳(其妻)、尹喜地(其子)、尹索微(其女)。這4人全部進入董事會,且為非獨立董事,在話語權上擁有明顯優勢。

  儘管這些年來,上市公司的董事名單多次變化,但這4人的董事資格長期穩定不變。在具體工作中,尹明善並不迴避家族體系成員。用他的話說,他想做到「親賢並舉」。只是在接班人問題上,子女似乎均無意願扛起領導「力帆」的責任。對此,他在退休之時也做好了安排,將董事長之位交給自己多年的下屬牟剛,將總裁的權杖則遞給了一位33歲的年輕人馬可。

  大廈傾倒之時,這些接班人也做出了自己的選擇。牟剛仍在,其餘一些人紛紛離開。自今年3月起,一些已離職的董監高紛紛公佈減持股份計劃,如前總裁馬可、前首席科學家陳衛、前副總裁董旭、前監事楊彬等。

  這些「自己人」紛紛離開之時,尹明善只好轉向親人,今年5月,他讓25歲的孫女休學回國擔任力帆控股的副董事長和上市公司的監事,以求幫「力帆」紓困。

  只是資金鏈斷裂之後,負債無出路釋放,已然高築。上市公司9月9日向投資人提示風險:在2019年出現歷史性年度巨虧後,2020年上半年,上市公司再度虧損近26億元,資產減值3.81億元。截至2020年上半年,上市公司負債總額167.71億元,負債率98.87%。此外,公司涉訴案件1178件,涉及金額50.37億元。由於債務逾期,公司近70億元資產處於受限狀態。

  破產重整已成為不得不面對的現實。為使公司免於重整失敗,上市公司披露了招募重整人的條件:重整投資人資產不低於200億元,擁有汽車摩托車行業生產管理經驗者或擁有這一行業並購整合經驗者優先。

  誰是拯救者?在今年國慶節當天,上市公司披露,吉利邁捷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吉利邁捷」)與重慶兩江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兩江基金」)以聯合體身份,提交了意向重整投資人報名材料。

  工商信息顯示,兩江基金的實際控制人為重慶兩江新區管委會,吉利邁捷的實際控制人則為吉利科技集團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正是李書福。

  誰也不曾想尹明善竟以這種方式與李書福開展合作。由於保密協議的存在以及談判牽涉眾多債權人,當前上市公司董秘郭劍鋒對本報記者表示,對於談判進程尚無法告知細節,請及時關注上市公司公告。這家公司的宣傳部長張德燕對記者表示:「公司沒有出現大面積降薪、裁員、離職等現象,基本上都還正常。」

  尹明善此時的行程與想法如何?10月13日,記者以電話與簡訊方式向其發出採訪需求,在等待回復的當天,傳來其本人及其夫人、兒子、女兒被證監會立案調查的消息,此消息當晚被上市公司正式披露。「力帆妖嬈 老尹逍遙」這是尹明善退休時的願望,發言只是3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