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金龍魚每一分盈利都很艱難:成本與售價形成兩面夾擊

金龍魚每一分盈利都很艱難:成本與售價形成兩面夾擊

  賣油的金龍魚,為什麼不如賣醬油的海天賺錢

  吳曉波頻道

  為仁不富,為富不仁。

  ——《鹽鐵論·地廣》

  文 / 巴九靈(微信公眾號:吳曉波頻道)

  10月15日,創業板游進一條「金龍魚」。

  我們熟悉的這家食用油公司剛登陸資本市場,就以2650億元的市值躋身創業板市值前三。

  公司全稱為益海嘉里金龍魚糧油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龍魚)

  但是,金龍魚這家公司有著一個十分明顯的矛盾:攤子鋪很大卻不賺錢。

  2019年,金龍魚實現營業收入1707億元,凈利潤54億元,凈利率不到3.2%。

  同樣是農產品加工,賣白酒的茅台從888億營收中獲取了412億利潤,賣醬油的海天味業從198億營收中獲取了53億利潤。

  和茅台與海天相比,金龍魚賺的只是辛苦錢。

  金龍魚的生意為什麼這麼難做?

  吃干榨凈

  要回答這個問題,需要先對金龍魚的業務有個基本了解。

  除了賣油,金龍魚還賣米和面,大豆榨油後形成的豆粕等副產品則可以作為飼料原料賣給養殖企業。

  金龍魚將米、面、油這三塊業務歸為一類,稱作廚房食品;豆粕、豆皮、米糠等副產品歸為一類,稱作飼料原料;此外,金龍魚依託自身掌握的加工技術,拓展出油脂科技業務,可將棕櫚油等油脂加工成脂肪酸、皂粒、甘油等化工品。

  從農產品到成品的這一套加工流程被金龍魚稱為「吃干榨凈」加工模式,能最大程度地榨取利潤。

  圖源:招股說明書

  但飼料、科技產品只是補充,無論是從收入規模還是毛利看,廚房食品都是金龍魚的頂樑柱。

  2019年,金龍魚63.9%的營收由廚房食品貢獻,飼料、科技業務只佔35.8%。而廚房食品的毛利率也比飼料、科技產品高出4%,兩者分別為12.64%和8.68%。由此,廚房食品貢獻了7成以上的毛利潤。

  數據來源:招股說明書

  在廚房食品中,食用油產品2019年的收入高達 815億元,占廚房食品業務板塊的75%,大米、麵粉、挂面、專用油脂、動物油脂等其他產品共占剩下的25%。

  而到公司層面,食用油占營業總收入的比重達47.8%,是公司最重要的產品品類。

  鑒於此,我們接下來的分析也主要圍繞食用油展開。

  金龍魚的生意為什麼苦?

  從10%左右的毛利率可以看出,金龍魚做的是一門苦生意。

  原材料經過公司加工後,會有所增值,而毛利率反映的就是原材料經過公司這個轉換系統後增值的比例。

  2019年,金龍魚的總體毛利率為11.4%,說明100元的大豆在金龍魚這個轉換系統中,無論怎麼吃干榨凈,做成食用油也好,豆粕拿來做飼料也罷,最終只能增值11.4元。

  那麼,限制金龍魚增值能力的因素是什麼?

  分兩頭看,一是成本高,二是賣不貴。

  先說賣不貴。賣不貴有兩個原因:外因是政策,內因是行業特點。

  在招股書中,金龍魚稱:

  目前公司擁有對產品的自主定價權,產品價格調整無需向物價主管部門報告。但是當廚房食品市場價格出現大幅上漲,對消費者的日常生活支出產生較大影響時,為管理通貨膨脹,物價部門可能採取臨時價格干預措施。

  划重點:當米面油價格上漲影響消費者生活時,物價部門可能採取臨時措施。

  2010年底,國家發改委就曾召開座談會,要求金龍魚在內的食用油龍頭企業未來4個月不要漲價。

  政策因素之外,食用油產品的同質化使得企業很難提價。

  食用油的工藝流程主要為壓榨、精鍊。

  為了方便居民購買,中小包裝的食用油(5L以下)會增加調油、灌裝的工藝。調油和灌裝無非是改變不同油的比例(金龍魚著名的廣告即為1:1:1調和油)並將食用油灌瓶打包,技術門檻不高。

  而壓榨和精鍊實際上也不難。

  據金龍魚招股書披露,近三年,金龍魚每年外購大豆散油金額約為500億元,公司對外銷售散油金額約為300億元。

  大豆散油包括了壓榨浸出工藝階段的產品——大豆毛油和精鍊工藝階段的產品——精鍊油。

  資料來源:招股說明書

  十幾道工序下來,得到的半成品卻可以與其他廠商互換。此外,金龍魚2019年的食用油營收為820億元,中間產品的買賣規模這麼大,說明不同產商之間的產品差異不大,同質化程度高。

  而同質化幾乎就是難提價的代名詞。

  內外因結合,大豆油的價格自2007年以來肉眼難見增長。

  36個大中城市的大豆油價格

  數據來源:發改委,蘿蔔投資

  糧油產品關乎國計民生,價格難以往上提,可原材料成本波動起來並不會考慮到這些。

  大豆、小麥、水稻等農產品的價格受到氣候、自然災害、全球供需、政策調控(最低收購價、補貼)、貿易摩擦等多種因素影響,波動範圍比起食用油大得多。

  近5年,大豆價格最高到過4940元每噸,最低到過3607元每噸,波幅超過30%。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蘿蔔投資

  據中國油脂網報導,2019年由於大豆價格上漲,油脂加工銷售企業一度出現每噸小包裝食用油虧損2000元以上的情況。

  而金龍魚的原材料成本佔主營業務成本的88%,價格波動同樣是不可承受之重。為了對沖價格波動的風險,金龍魚會使用期貨、外匯遠期合約等金融工具進行套期保值。

  2016年,金龍魚因為大豆期貨交易波動影響,出現商品衍生金融工具損失34.05億元,最終導致當年利潤僅為5.11億元。

  成本與售價的兩面夾擊下,金龍魚每一分的盈利,都很艱難。

  結尾

  從稅收政策角度看,白酒企業需要另外徵收消費稅,從量(0.5元/斤)和從價(銷售收入的20%)復合計稅;醬油企業正常交稅;而依據農產品初加工優惠政策,食用油企業可免征企業所得稅。

  但從盈利能力看,高稅率並沒有影響白酒的盈利能力,而免稅也沒能拉食用油一把。都說消費行業容易掙錢,但輕易與容易之間也有天壤之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