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美國大選臨近,風險事件頻發 原油市場波動率增加

美國大選臨近,風險事件頻發 原油市場波動率增加

  原標題:美國大選臨近,風險事件頻發,原油市場波動率增加

  來源:能源研發中心 

  本周,原油價格繼續維持震蕩走勢,原油價格在漲漲跌跌的雲霄飛車中消磨市場的耐心,在周四,原油價格甚至出現了2美元之多的深V行情,原油價格的這種震蕩走勢目前來看仍然沒有到盡頭。

  本周OPEC月報公佈,本期的OPEC月報整體比較良好,OPEC的整體減產執行率達到104%,OPEC+的整體減產執行率達到99%,供給端繼續支撐著價格維持在40美元附近,雖然我們本期依然沒有看到伊拉克等國家遵守補償性減產協議,但市場似乎已經不去考慮意外的驚喜了。

  本周在川普新冠確診之後,拜登的競選助手被爆出新冠確診,因此市場開始擔憂拜登的身體健康問題。雖然拜登對於防疫的態度相當的謹慎,佩戴口罩也成為其防疫的重要舉措,在助手確診之後,拜登是否也有感染的風險呢?

  當前美國市場不確定性較大,圍繞著川普和拜登的博弈也在激烈的進行,本周有消息爆出拜登兒子「通烏門」事件的關鍵證據,不管真假與否,對於拜登團隊的影響肯定會有,這就像當年希拉裏面對「郵件門」一樣,只不過目前還難以判斷這一事件對拜登究竟會有多大的影響。

  對於原油價格而言,隨著美國大選的臨近,原油市場面臨的不確定性和風險也在不斷加大,市場極端的行情也有可能會更加頻繁的出現,但可以確定的是布倫特40美元以下的價格依然具有戰略投資價值,因此如果因為需求端或者宏觀層面打壓油價,則抗風險能力較強的投資者積極布局抄底計劃,抗風險能力稍弱的投資者注意控制整體倉位,規避市場的劇烈波動行情。

  一、疫情與美國大選

  國慶假期期間,川普確診新冠肺炎的消息打亂了市場所有的節奏,布倫特價格兩天之內從42美元之下直線下跌至39美元之下,市場一度極其恐慌。不過隨後,川普僅僅用很短的時間就治好了新冠病毒,繼續展開其忙碌的競選活動,因此市場甚至懷疑,所謂的新冠確診是不是川普為了對沖競選辯論而自導自演的把戲。

  川普的確診並沒有引起美國社會的警惕,據了解白宮工作人員不遵守川普確診後的緊急防疫規定,仍不佩戴口罩。報導稱新冠病毒在白宮蔓延兩周後,白宮工作人員開始陸續回到白宮西翼。他們無視外界對其麻痹大意的批評,自稱癥狀輕微,再次拒絕佩戴口罩。川普本人基本上拒絕戴口罩,還批評包括拜登在內的其他人。在他的帶領下,白宮的工作人員、特勤人員和其他人員在疫情最嚴重的時期也經常拒絕戴口罩。

  川普的麻痹大意與不負責任是美國疫情失控的最主要原因,川普在治愈新冠之後展開了聲勢浩大的競選集會,在集會中幾乎看不到佩戴口罩的民眾。我們之前分析過疫情的再度爆發與溫度的關係,目前美國的氣溫也降到了有利於病毒傳播的溫度範圍內,從最近歐美地區二次爆發就可以看得很明顯。

  疫情的再度發酵也是市場的不穩定因素,在市場情緒相對悲觀的時候,疫情總是能夠加劇油價的下跌幅度,在市場相對樂觀的時候,市場又相對忽略疫情的發酵,市場在糾結的過程中給原油定價。目前市場的風險點在於全球範圍內是否會再次大範圍封鎖,如果答案為是,那麼全球原油需求仍將會面臨較大的打擊,如果西方各國仍然追求群體免疫政策,僅僅是小範圍的封鎖,那麼對於原油需求的影響就相對有限。

  這就是疫情對油價,對於全球經濟長痛和短痛的艱難抉擇,目前西方國家寧願長痛,也不願承受短痛的刺激。所謂短痛,就是大範圍封鎖,重新抄襲中國的成功經驗,代價就是經濟幾乎停擺,社會進入到最低循環的過程中。這一過程肯定會深度打壓油價,但卻是控制疫情的最有利手段。目前的問題是,西方國家並不願意接受這一近乎「刮骨療毒」的治療方式。所謂長痛,就是繼續執行群體免疫政策,雖然短期的經濟影響不會受到較大的衝擊,但此療法無異於飲鴆止渴的慢性死亡。唯一能夠期待的就是疫苗的問世,但目前來看仍然遙遙無期!

  美國大選的另一位主角拜登這兩天似乎也不太順心,儘管目前拜登的民調支撐率仍然高出川普不少,但勤奮的川普沒有一刻鬆懈,競選活動安排的滿滿當當。另外最近幾天出現的消息都似乎對拜登不是很有利。首先拜登的競選助手新冠確診為陽性,這讓我們引發了拜登是否也已經被感染的猜想,周四晚上原油價格大幅挖坑,就是金融市場給出的反映。

  我們在9月份月報中也指出,川普能夠確診,拜登是否也會確診呢?儘管拜登比川普在防疫的問題上更加謹慎,但在美國的氛圍之下,很難保證不會被感染。從公開已知的信息來看,似乎拜登的身體素質並不如川普,拜登如果確診,能否像川普一樣快速的康復繼續投入到競選辯論或者競選宣傳中來呢?這些信息都是未來影響金融市場走勢的關鍵因素。不過目前拜登確診的僅僅只是猜測,市場仍需要密切關注拜登。

  另一個消息是拜登的兒子 「通烏門」事件再次被拿出來炒作,並且此事拜登知情!據披露出來的郵件顯示,拜登的兒子Hunter曾向烏克蘭商人介紹時任副總統的父親拜登,Hunter在成為該公司董事後,還接受該公司每月5萬美元薪資作為報酬。

  「通烏門」並非第一次披露,早在2014年的時候就已經有所端倪,但此時近乎實錘的做法的還是讓拜登有所忌憚。這讓我們想起來川普和希拉蕊競爭時期,也是最後時刻希拉蕊陷入郵件門的漩渦之中,最終川普以微弱的優勢贏得了美國大選,今年拜登是否會重蹈希拉蕊的覆轍?我們尚未可知,但可以明確的是,隨著大選最後時間的臨近,對於各種黑料的爆料也將會更加密集更加猛烈,原油價格也將會面臨更大的風險和不確定性,因此需要格外謹慎。當然,拜登「通烏門」並不會直接拉胯拜登,畢竟最後階段拜登和川普互爆黑料也是預期之內,川普的「納稅門」事件也是其中之一。

  圖:美國大選民調走勢(圖片來源於網路)

  二、OPEC與非OPEC減產

  本周公佈的OPEC月報中9月份的整體產量水平略微下降,但幅度不大,減產執行率也繼續維持在100%以上。分國家來看,易建聯酋原油產量下降幅度最大,達到了24萬桶,易建聯酋也表示將會在11-12月份進行補償性減產協議,其他國家的原油產量變動非常有限,基本維持了8月份的原油產量。從減產執行率上來看,除了剛果和加彭,其他國家均完成了減產任務,甚至略微超過減產額度,不過剛果和加彭整體的產量較低,我們可以忽略其影響。

  整體來看OPEC依然良好的執行了其減產的計劃,即便是不參與減產的利比亞、伊朗、委內瑞拉三個國家的產量變動也不是很大,利比亞9月份原油產量增加了5萬桶/天,幅度並不是很大。另外我們還是比較關注類似於伊拉克、奈及利亞等這些理應進行補償性減產的國家,從這次的產量上來看,伊拉克9月份原油產量增加了4.6萬桶,奈及利亞原油產量僅僅下滑了0.6萬桶,可以說補償性減產協議只是一個藉口,我們並沒有看到這些國家實質性的去執行。不過市場也不應該去計較這國家的補償性協議,如果能夠真正地去執行,那麼對於原油市場來說將會是錦上添花,即便不執行,對於供給端的影響也相當有限。

  參與減產的非OPEC國家國家中,整體的產量控制也非常理想,非OPEC國家產量限額為1260萬桶,9月份的產量為1272萬桶,減產執行率達到了96%。具體分國家來看,兩個產量相對較大的國家中,俄Rose減產執行率為95%,哈薩克減產執行率為115%。整體的OPEC+產量限額為3442萬桶,9月份的產量為3450萬桶,減產執行率達到了99%,可以說OPEC+很好的控制了全球產量的供應情況,為原油價格維持在40美元貢獻了極大的力量。

  除了OPEC+以外,美國是最大的原油生產國,美國的原油產量變化也將影響到國際市場的產量博弈,我們在之前的報告中曾寫道,低油價的好處除了能夠讓原油需求國加大力度採購之外,更能夠遏制OPEC與頁岩油之間的囚徒困境。從最近的美國原油產量上來看,大幅增長的時間點仍然遙遙無期,再加上最近颶風的頻繁影響,美國原油產量表現的極其不穩定。

  本周公佈產量數據中,美國產量再次下滑了50萬桶/天,極端的天氣已經嚴重影響到美國墨西哥灣的石油產出。另外根據OPEC的報告預測,美國原油產量在2020年將會維持相對穩定,到2021三季度才會出現比較大的增幅,這與我們的觀點不謀而合。

  我們曾在報告中寫道,從當前的美國鑽機數與油價和原油產量的關係上來看,隨著油價的反彈,原油鑽機數有望觸底,但40美元的價格能否讓鑽機數大幅回升還未可知。即便是鑽機數開始回升,從鑽機數傳導至美國原油產量仍然需要2-3個月的時間,所以至少在2020年年底之前,我們很難看到美國原油產量的大幅回升。再疊加上四季度往往是傳統的需求淡季,預計即便是原油價格回升,其幅度也相當有限,頁岩油僅僅能夠維持盈虧平衡或略微的盈利,這對於鑽機數的拉升作用微乎其微,因此預計美國原油產量大幅增長的時間點將會在明年一季度之後。

  因此,至少在當前的價位下,我們不必擔心供給端的變數會打壓油價,相反只要供給端的努力不鬆懈,那麼原油價格就會等待需求端和宏觀層面來指引方向。倘若需求端的二次熄火或者宏觀的利空大幅打壓油價,憑藉供給端的努力仍然有可能將價格拉回至40美元附近,因此逢低做多是未來一段時間的主要市場邏輯。

  但也正如我們第一部分所說,在美國大選之前,宏觀市場的波動將會異常劇烈,圍繞著川普和拜登之間的博弈仍將會上演,我們也要繼續忍受這種雲霄飛車的來回震蕩感覺,因此我們建議投資者在逢低做多的同時也要注意風險的把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