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走好石油人的「長征路」

走好石油人的「長征路」

原標題:走好石油人的「長征路」

走好石油人的「長征路」

杜沂蒙

    來塔里木油田的初心是什麼?到這裡能幹什麼?怎麼干?前不久,塔里木油田公司新員工入職培訓中,作為一名石油老兵,塔里木油田公司首席技術專家楊海軍向這些即將奔赴油田前線的「新兵」拋出「人生三問」。

    這是楊海軍對新人的期許和囑託,也是他自己多年的堅守和奮鬥。

    專業第一,志願投身塔里木

    1992年,以專業綜合排名年級第一的成績,楊海軍交上了大學四年的答卷。那個年代,大學畢業生還管分配,成績第一,意味著可以優先挑選分配單位。

    誰也沒想到,有很多選擇的楊海軍主動申請到塔里木。

    「高分考入中國石油大學(華東)石油地質勘查專業,省級優秀畢業生,又跑到新疆。」在塔里木油田公司勘探開發研究院勘探研究與部署技術專家謝會文看來,楊海軍是一個「特立獨行的人」。

    「他上大學的時候就是學霸,每年都拿最高的獎學金。畢業分配時北京、廣州都有名額,但他志願到西部,大家覺得他很傻。」作為楊海軍的大學同學、如今的同事,塔里木油田公司勘探開發研究院碳酸鹽岩開發地質一級工程師鄧興梁,回想起這位學霸同學的就業選擇特別佩服。

    「大三就琢磨著要來塔里木。」楊海軍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那時了解到塔里木油田石油會戰,想到自己是學習石油探勘的,這輩子一定要參加一次石油會戰,而包括老家河北在內的其他幾大油田石油會戰已經結束,趕上塔里木這次中國陸上最大的石油會戰,自己一定不能錯過。

    那時,從小在河北省盧龍縣長大的楊海軍,還不知道即將面對怎樣的油田前線環境。「坐三天三夜火車從北京到烏魯木齊,越往西北越荒涼,到庫爾勒又是十幾個小時。」那個時候在茫茫沙漠里工作,夏季高溫的時候穿著普通鞋子燙腳,七八十度高溫下,雞蛋捂到沙漠里,蛋黃都能凝固。楊海軍記得,環境艱苦超出想象,會戰的氣氛卻非常濃,來自祖國各地的石油施工隊伍、科研人員等上萬人在會戰。看到大家都能堅持,當時作為一名新石油人的楊海軍,感覺責無旁貸。

    「走進石油門,便是石油人,就得有石油夢。在塔里木盆地尋找油氣大場面,是我的夢想,為之奮鬥,我心甘情願。」多年來,楊海軍始終不忘初心。

    破解世界難題,走好找油找氣的「長征路」

    塔里木油田自1989年石油會戰以來,就承擔著保障國家能源安全的使命。30多年來,塔里木油田累計生產原油1.4億噸、天然氣3224億立方米,油氣產量當量3.96億噸。

    這些貢獻的背後,離不開楊海軍和科研團隊的不懈努力和艱辛付出。

    塔里木盆地是典型的疊合複合盆地,地表和地下條件極其複雜,超深是最大的特點,有一系列世界級難題等著地質專家來挑戰,被稱為「地質家的樂園」。找到與56萬平方公里的塔里木盆地相稱的大油氣田,是幾代石油人的夢想。

    剛參加工作實習期間,楊海軍參与的兩口勘探井先後失利,當時一口井成本幾千萬元,就好比幾千台「松下畫王電視」一台台壘起來,這給了他不小的刺痛。

    在石油行業,有這樣一種說法:調動勘探千軍萬馬的不是領導,而是科研人員用鉛筆劃定的井圈和測線。從那時起,楊海軍就告訴自己,要當個好參謀,定好井,一定找到油氣。

    1998年,克拉2氣田橫空出世,但之後6年勘探卻始終在低谷徘徊。如何在困境中突圍?楊海軍和同事們把目光鎖定在6000米以下的深層。

    然而,庫車山前地質研究受地震資料品質的限制,在深層找准含油氣構造、確定有效儲層,已經超越了經典地質學的認識。

    「最難的是在地震剖面上如何精準解釋和落實圈閉形態。原有的構造建模技術不能精準指導圈閉落實,需要一種新理論指導地下模型,這就要轉變觀念。」楊海軍和同事們多次開展構造物理模擬實驗,創新發展鹽相關構造理論,不僅描繪出深層大氣田的輪廓,搞清了深部地層構造樣式,還填補了國際地質理論在這方面的空白。

    2004年,西氣東輸建成投產,塔里木油田進入了穩油增氣的新階段。

    見證了塔里木油氣產量從1000萬噸到3000萬噸的跨越,楊海軍對「掌控資源,資源為王」感觸最深,他告誡自己,要繼續走好找油找氣的「長征路」。

    但這段「長征路」走得並不平坦。

    庫車山前一直是塔里木油田尋找天然氣大場面的主戰場,擴大庫車天然氣勘探成果,保障西氣東輸長期供氣,成為楊海軍的第一項重要任務。這裏遍布巨厚礫石層,儲層之上覆蓋著近4000米塑性鹽岩,地質複雜被譽為「深度像彈簧、高點帶軲轆、圈閉捉迷藏」。

    楊海軍記得,團隊20多個科研人員,為了破解這一難題,開展國內外合作交流,和北京大學實地野外考察,和浙江大學、石油大學開展室內物理模擬試驗,外派了兩位博士到國外,交流地震剖面、實驗結果,還請國外教授過來實地交流。

    「急呀。」楊海軍說,難題一時得不到破解,大家都有壓力,但是鑽研的韌勁兒一直沒有放鬆,探索的腳步也不曾停歇。

    2008年,楊海軍帶領團隊發現的克深2氣田,成為塔里木盆地油氣勘探的一個重要里程碑。克深2井在6500米以下深層獲得高產油氣流,實現了克拉之下找克拉的戰略性突破。

    此後,大家又相繼發現克深5等13個氣田,與先前發現的克拉2氣田一起形成克拉-克深萬億方大氣區。

    面對庫車坳陷複雜區、空白區,楊海軍和團隊鍥而不捨,不斷技術攻關,發現一系列新圈閉、新層系。2019年,博孜9井在近8000米獲得重大突破,榮獲集團公司油氣發現特等獎,近兩年新發現博孜3等12個大中型氣藏,形成博孜-大北萬億方大氣區。通過20年持續攻關,在庫車山前發現的兩個萬億方大氣區,為建成300億方產量規模提供了堅實的資源基礎。

    與碳酸鹽岩斗,其樂無窮

    實現台盆區碳酸鹽岩勘探開發,保持塔里木油田原油穩產,是擺在楊海軍面前的又一重大難題。

    塔里木原油穩產,碳酸鹽岩是重點,也是難點。參加工作以來,楊海軍就開始接觸從事碳酸鹽岩研究,但塔里木盆地的碳酸鹽岩儲層非常複雜,有洞穴、孔洞和裂縫縫洞體「三洞」之說,埋藏深度普遍在6000米到7500米地層中,多期構造運動、多期斷裂疊加改造、多期成藏,使其成為世界級勘探開發難題。

    早在1998年、2003年,楊海軍就帶領團隊兩次提出塔中I號斷裂構造帶是中上奧陶統礁灘相碳酸鹽岩油氣聚集帶等觀點和重要論斷,均被油田採納。隨後,他帶領團隊開展了整體三維地震勘探部署和評價,推動塔中奧陶系碳酸鹽岩勘探認識和思路重大轉變,發現了我國埋藏最深、規模最大的奧陶紀碳酸鹽岩凝析氣田-塔中I號氣田。

    2006年,他又提出塔里木下古生界碳酸鹽岩主要發育潛山岩溶、礁灘體岩溶、層間岩溶三大類岩溶儲層類型,推動了塔中鷹山組千億方凝析氣藏和塔北哈拉哈塘億噸級大油田的勘探發現。

    2008年,塔里木油田碳酸鹽岩原油產量突破50萬噸,而作為鄰居的中石化塔河油田已超過500萬噸。

    「同在一個盆地,我們的礦權面積還大,為什麼差距這麼大?我們有多大的發展潛力?」為此,塔里木油田公司安排楊海軍組建碳酸鹽岩中心,開始新的艱苦探索。

    為什麼忽油忽水,到底問題是什麼?2009年4月,楊海軍帶領的碳酸鹽岩中心提出「與碳酸鹽岩斗,其樂無窮」口號。他解釋,「斗的對象是碳酸鹽岩油氣藏,實則是和自己斗,斗的是我們的觀念認識、技術方法。」

    2013年,楊海軍帶領團隊重新開展基礎地質綜合研究,意識到走滑斷裂是成藏中的至關重要作用,攻克了碳酸鹽岩儲層刻畫和成藏機理難題,率先提出斷裂控儲控藏新模式。

    在楊海軍的帶領下,塔里木油田碳酸鹽岩鑽井成功率由72%提高到93%,單井產能由28噸提高到45噸以上,哈拉哈塘油田連續10年不斷擴大,碳酸鹽岩原油年產量從2008年的54萬噸增至2019年的252萬噸,成為塔里木油田原油建產的主力。

    勘探無空井,關鍵是從失敗中站起來

    加快新區新領域風險勘探,儘快找到新的勘探接替領域,是交到楊海軍手裡的第三項重大任務,也是最難、最重的。

    他介紹,庫車新區、塔西南山前、台盆區深層碳酸鹽岩是塔里木勘探的三大新區新領域,這些區域歷經幾代石油人的艱辛探索,卻始終沒有形成場面,與其說新區,不如說是冷區。

    都說構想是勘探的靈魂,圈閉是勘探的生命線。楊海軍深深地體會到,新區新領域勘探,只有思想大解放、觀念大轉變、技術大變革、研究大融合,才有可能實現質的飛躍。

    更為關鍵的是要有一支能靜下心、撲下身、耐得住寂寞、不甘於寂寞的科研團隊,努力在沉默中爆發,讓冷區不冷。

    在楊海軍看來,能夠不斷取得新的進展,從失敗中總結經驗教訓,重新站起來至關重要。

    「勘探是高風險行業,心理壓力很大,但是無非兩種結果,成功大家都很喜悅,怎麼從失敗中站起來,這很關鍵。」楊海軍說,勘探無空井,面對失敗的井,要做的是怎麼重新進行地質認識,找出原因,指導下一步勘探。「坦然面對成敗,心態平和點,失敗是暫時的,離成功又近了一點兒,要把科研工作重新做到位,避免再犯類似的錯誤。」

    克深大發現之後,一年空了5口井,每口井都是過億的投入。壓力自然不言而喻,楊海軍反而更能沉得住氣。每當這種時候,他都會安慰大家,「井點都是我和大家一起定的,失利了我的責任更大,成功了是你們的成果。」他帶領大家把之前的圖紙、認識過程翻出來一一回顧、研討,結果終於發現,是在地震資料的處理上出了問題。

    知人善用,對年輕人「壓擔子,給舞台」

    多年來,楊海軍有個習慣,重要事情、關鍵問題必須親力親為。遇到油田勘探重大發現,為了能更準確地判斷地層,他長期駐紮在一線鑽井井場,在環境惡劣的沙漠戈壁中,他都會提前兩個小時跑去鑽井平台等著第一時間看到「新鮮出爐」的岩芯。為了掌握更多一手地質資料,楊海軍每年堅持到野外進行數次地質露頭考察,每次都是荒山野嶺十多天的風餐露宿。

    28年間,楊海軍見證了塔里木油田從3萬噸起步到3000萬噸大油田的發展。曾經,作為新石油人,楊海軍義不容辭,積極投身塔里木石油會戰。作為老石油人,楊海軍則成為同事和新人們眼中不可或缺的引路人。

    20多年前的工作筆記,楊海軍像寶貝一樣捨不得丟,經常拿給年輕人看,告誡大家重視岩芯描述等基礎性工作、重視基礎研究。

    鄧興梁評價他是「真正內心喜歡石油、喜歡勘探、喜歡搞研究的科技工作者,對勘探充滿熱情」。

    讓塔里木油田公司勘探開發研究院基礎地質研究技術專家楊文靜印象深刻的是,在楊海軍擔任研究院負責人的一段時間里,通過科研項目制培養了一批青年人才。「如今研究院發展的中堅力量,都是他培養起來的,這段時間也是油田的大發展時期」。

    楊文靜一個明顯的感受是,楊海軍能夠對年輕人「壓擔子,給舞台」。

    2006年,張輝來到塔里木油田,已經在領導崗位的楊海軍安排他做深層地質力學研究工作。因為不熟悉相關業務,張輝擔心自己做不好,楊海軍告訴他:「沒事,我教你。」

    簡單的回復開啟了倆人的師徒緣分,從油田現場到之後的業務工作,只要張輝有需要,楊海軍都會指導他開展工作。如今,張輝已經成長為塔里木油田公司勘探開發研究院儲層地質力學技術專家。

    讓張輝印象深刻的是,不管楊海軍多忙,每天都會花很多時間和研究人員開展理論學習,一起討論問題。「他非常專註,就像一台雷達,時刻保持著接受信息的狀態。」張輝覺得,他就像是油田的知識庫,經常隨身攜帶兩個筆記本,一本記錄數據,另一本用來記錄總結的觀點,便於後期研究。

    平日里一點一滴的積累,在關鍵時刻總能幫上大忙。一次,為了讓彙報更清晰直觀,楊海軍熬了一個通宵繪製了一張20多米的地層對比圖,上面每一口井都清晰地標註著岩石類型、生物特徵、油氣顯示等資料。

    看到成果圖很多人既驚訝又讚許,但楊海軍坦言,能一晚上完成長捲圖紙,「秘訣」就是平時的積累,很多數據、信息都是現成的,用的時候才能拿過來補充上,否則很難完成。

    對業務一絲不苟的楊海軍,常常給同事留下做事雷厲風行的印象。「脾氣火爆一點,討論起業務來嗓門很大,講話就像吵架一樣。」但熟悉的人都知道,他從來都是對事不對人。

    雖然他跟年輕人也發脾氣,但是年輕人喜歡跟著他干,不但學知識,還能學到解決問題的方法、思路。

    謝會文說,遇到難題,時任塔里木油田公司勘探開發研究院院長的楊海軍總是把科研人員叫到辦公室,組織大家把思路、方法、技術措施討論明白,再安排大家推進,讓技術人員少走彎路。「捨得花時間、精力,這也是培養人才的過程。」在他看來,楊海軍就是這樣一個在實踐討論中潛移默化向別人傳遞思路的人。

    謝會文還記得,團隊人員上報的一張片子或者圖紙,楊海軍連具體數據都記得,覺得不合適,仔細一查,結果真的有問題,「他的這種嚴謹、記憶力很讓人佩服。」

    「選你所愛,最終到愛你所選」,多年來,楊海軍用實際行動闡釋著對當初選擇石油事業的無悔。在他看來,塔里木油田的發展,為個人成長提供了很好的平台。

    「塔里木油田事業是一代代石油人的接力行動,歷史的重任將在不久的將來落在年輕人肩上。」楊海軍說,塔里木石油人就是要有敢於上「刀山」(陡立刀片山)、下「火海」(沙漠地表高溫)的精神。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杜沂蒙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10月19日 07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