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走在魚兒的思想里

走在魚兒的思想里

原標題:走在魚兒的思想里

走在魚兒的思想里

喬鏡伊(15歲)

    「你知道嗎?在很遠的地方,有一片海哦!那海,可大了,海里的魚生活得比咱們自在多了。」一條平淡無奇的鯉魚無比興奮地對我說,看他的神情就像去過那兒一樣。

    從那時起,去往大海成為我的夢想。

    終於,在一個涼爽的清晨,我回頭看了看我熟睡的家人,毅然轉身離開生活了許久的安寧的湖泊。

    我悶著腦袋,不顧一切地向東遊啊游,一陣濃郁的稻香伴著清涼的風,旋轉著拂過湖面。我抬起頭,一大片金黃的稻浪在陽光下熠熠生輝。岸邊的稻田李,行走著此起彼伏的身影,那時勤懇的農民在播種希望。

    「真美啊……」我感嘆那金色的希冀,但心中的彼方驅使我一刻不停地游向東方。

    有一天,當我發現周圍的水變得渾濁時,「嚯哈——!」一聲聲震耳欲聾的喊叫直衝雲霄,伴隨著震天撼地的鼓聲,是腰鼓!我興奮地暫時停止前進,和一群活力四射的後生一起高舉著鰭——擊打著腰鼓,在黃土高原上奏響了雄壯的樂章。

    「多壯觀啊……」我慨嘆那滾滾揚起的沙塵,可縱使這裏再多麼蔚為壯觀,也不會阻止我投海。

    我游進黃河眾多分流中最清澈的一股,逆著水流奔向東方。

    後來,在一個同樣的涼爽的清晨,我終於到達了夢寐以求的上海。可是,卻說不上是如願以償。

    我看到,閃著刺目燈光的街道中擠滿形形色色的人。他們一個個西裝革履,來去匆匆,嶄新的皮鞋揚起一縷一縷的塵埃。我想起了黃土高原上的那群後生,但又覺得兩地的人們存在天壤之別。「他們為什麼顯得如此忙碌?」我不明白,海邊如此絢麗的風景卻無人駐足,每個人的眼中似乎只反射出了「麻木」的影像,沒有光。

    人既這般,魚想必也不過如此。

    海的確很大。可為何我感覺如此空洞?海的確很美,但為何海水如此的咸?就像是天空無聲的哭泣,一串一串的淚水慢慢匯聚成了海洋。

    「你知道嗎,在很遠很遠的地方,有一片湖泊哦!哪裡生活的魚兒可幸福了,那裡有金黃的麥浪和濃郁的稻香……」一條色彩斑斕的小丑魚搖頭擺尾地對我說,看他的神情似乎他從前去過那兒一樣。

喬鏡伊(15歲) 江蘇泗洪縣泗洪姜堰高級中學高一(15)班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10月19日 03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