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東莞「來電」 昭通收悉

東莞「來電」 昭通收悉

原標題:東莞「來電」 昭通收悉

92f3-kaqzmiw5895914.jpg
昭通卯家灣異地搬遷安置區的扶貧車間里,一名女工正在組裝電子產品。
e32c-kaqzmiw5895913.jpg
手上纏著膠布的女工熟練地完成兩個電子元件的精準對接。

  東莞扶貧方法論

  在國家東西部扶貧協作中,廣東東莞對口幫扶雲南昭通。4年來,東莞「來電」不斷,昭通一一收悉。

  東莞「來電」可以從廣義上理解,就是在人、財、物等各類資源上對昭通傾力相助。目前,昭通6個被幫扶縣區已有5個實現脫貧摘帽,15.99萬名未脫貧人口實現「兩不愁三保障」,104個未出列貧困村及鎮雄縣達到出列和摘帽標準。

  東莞「來電」還可以從狹義上理解,就是東莞發揮自身優勢,全力推動有關聯的電子企業抱團落戶昭通,助昭通形成自己的電子產業集群。

  有「電」就有「光」,東莞「來電」不僅關乎昭通眼下的脫貧奔小康,更關乎「后脫貧時代」的持續發展。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葛宇飛

  關聯電子企業抱團落戶昭通

  站在位於昭通市昭陽區的滇粵產業園的柏油路上,可以清晰地看到遠處的峰巒疊嶂。走進園區廠房,耳中則是流水線上的機器轟鳴。位於昭通市昭陽區的滇粵產業園讓山川自然和工業文明邂逅。

  張興會計件工資160.31元、李章玉計件工資140.24元……在時瑞技術有限公司生產車間的大門口,張貼著員工上個月每天的計件工資統計。「山裡人非常淳樸,但可能會缺乏一些競爭意識。」企業負責人縱瑞虎表示把員工的績效公布出來主要是想激發大家賺錢的熱情,同一崗位上,有的人一天能賺160元~180元,有的人一天還賺不了100元。

  這家總部在東莞塘廈的以生產電池為主的企業去年入駐滇粵產業園,廠里的管理層來自東莞,90%的基礎工人則來自昭通,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佔比1/3。顧紅冬就是其中一員,本身就是昭陽區人的她之前在家裡種地,如今每天騎車半小時來廠里上班,每個月工資都在3000元以上。

  縱瑞虎表示,他之所以來昭通投資,一方面是有扶貧的情懷,另一方面,從在商言商的角度講也有大量的有利因素,租金全免,電費低(東莞電價一度8到9毛,昭陽3毛左右)和人力資源成本低(東莞平均每人每月5000元,昭陽大概3500元),企業有持續發展的後勁。目前,他的企業訂單已經排到明年1月。

  滇粵產業園聚集了近20家成規模的企業,就近吸納了4000多名員工就業。東莞助其招引和培育了立勤、立時、立新、時瑞、中和等一批電子企業,這些企業關聯度高,能夠實現聯動發展,讓園區初步形成了產業集群。

  在物以類聚的紅利之下,不僅政府部門積極招商引資,相關企業為了發展的需要,還主動遊說其上下游企業「入夥」,數據線、電源、顯示器、攝像頭、鋼化膜……電子產品產業鏈在園區不斷延伸。以前昭通沒有現代工業產業鏈,如今則幾乎能夠完整生產一部手機、一台電視機。

  扶貧車間開到家門口

  每天和成千上萬的電子元件接觸,肖邦群的手上纏著膠布,但這並不妨礙她熟練地完成兩個電子元件的精準對接。雖然只有初中學歷,但有過深圳打工經驗的她很快就在扶貧車間里當上了領班,工資也從月入2000多元達到了近4000元。

  而最讓她高興的是,工廠就在家門口,現在每天從家裡走到廠里只需5分鐘,可以每天見到孩子和老人。

  肖邦群是昭通市大關縣高橋鎮高橋村的建檔立卡貧困戶,全家12口人。那裡山高路遠,人多地少,不適合生產生活。今年3月,她舉家搬遷到了位於昭陽的靖安新區安置區。這裡是最大的易地扶貧搬遷跨縣安置區,為了讓搬遷的群眾能夠搬得來、穩得住,當地逐漸形成了「外輸為主、內培為輔、公崗作為補充」的工作模式,直接設在安置區內的扶貧車間成了閑散勞動力安居樂業的主要渠道。

  肖邦群所工作的扶貧車間由東莞立時科技有限公司投資,車間以生產電子數據線為主,150多名工人大多都是安置區的建檔立卡貧困戶,通過崗前培訓,他們實現了從農民到產業工人的轉變。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這個企業最開始是被招引到粵滇產業園的,後來其又成立了兩個扶貧車間。

  這也是東莞在昭通產業扶貧的新趨勢,成熟的模式開始被複制,產業園區和企業數量不斷增加,且從市區向縣鄉基層不斷擴散,集聚效應越來越明顯后形成了市場化的良性發展,打通了當地政府和老百姓致富的「最後一公里」。在貧困人口大縣鎮雄縣,東莞多方參与投資的大地產業園就將掀起新一波的產業聚集熱潮。

  正在打通物流「腸梗阻」

  從2016年到2020年,為了增強扶貧的「造血」功能,東莞充分發揮製造業名城優勢,抓住東部產業梯度向西部轉移和國家構建「雙循環」的機遇期,共引導推動169個產業項目入駐昭通,實際投資超過20.06億元。東南沿海的工業文明被植入西南的烏蒙山腹地。

  「就像兩個人談戀愛一樣,投資是一個巴掌拍不響的。」在東莞駐昭通工作組扶貧幹部潘祥佐看來,工作組就像媒人和服務員,負責牽線搭橋及提供服務便利。時瑞技術公司初到粵滇產業園時遇到了用電的困難,工作組知曉後為其單獨建立了變壓器,而且就設在廠房門口。

  目前,擺在工作組面前的一個痛點就是物流難題。前去昭通投資的莞企大多能享受到低於東莞的土地、物業、人力、用電成本,但也面臨運輸成本高的現實。因為業務量還不足夠大,貨運無法實現點對點直達,中間周轉環節多,昭通到東莞的貨運目前需要三四天。

  昭通市委常委、副市長、廣東省第五扶貧協作工作組組長方燦芬表示,物流難題雖然是產業發展的必然過程,但接下來,工作組將想方設法引進大型物流企業,打通昭通——珠三角快速便捷的物流運輸通道和昭通——東南亞出口通關及物流運輸通道,從而打通東部企業入駐昭通的「腸梗阻」。

  「未來還要爭取實現東莞和昭通的物流一日達。」方燦芬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