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廣東能拍出票房「黑馬」

廣東能拍出票房「黑馬」

原標題:廣東能拍出票房「黑馬」

1c69-kaqzmiw5895921.jpg
觀眾重新走進影院的熱情越發高漲
2a50-kaqzmiw5895922.jpg
張全欣
243f-kaqzmiw5895967.jpg
賈樟柯
3bd1-kaqzmiw5895968.jpg
周勇

  電影是與市民生活息息相關的文化產品,但自從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中國的電影產業停擺大半年,市民也無法進入電影院看大片。剛剛過去的國慶長假,人們紛紛湧入影院,釋放觀影的快感。在電影創作者眼中,中國的電影市場恢復得怎樣了?未來一段時間中國的電影市場行情會怎樣?電影市場的恢復與中國經濟的恢復之間有著怎樣的關聯?對於這些問題,一批業內資深導演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肖歡歡 張丹 實習生 洪豆

  本土知名導演張全欣:

  電影業將助力廣東經濟復甦

  張全欣是中國電影家協會理事、廣東省電影家協會副主席、廣東省電影行業協會副會長,在廣東乃至中國電影行業深耕多年。這些年來,他參与策劃出品了電影《西遊記之大鬧天宮》《杜拉拉升職記》《李小龍我的兄弟》等高票房的商業電影,也大力扶持了《中學時代》《夢想之戰:踢球吧阿妹》等廣東電影。張全欣表示,廣東作為全國最大的票倉,在剛過去的國慶長假,僅廣州的票房就超過1億元,隨著疫情形勢的好轉,電影行業將在廣東經濟復甦中發揮重要作用。「這個票房超出我的預期,廣州的很多電影院都達到上座率最高值,這顯示了廣州經濟復甦的活力。」

  張全欣表示,今年以來的疫情讓整個電影產業都受到衝擊,影院更是首當其衝。他表示,疫情期間,大量電影院、院線關閉,而電影的產業鏈很長,涉及金融、投資、宣發等方方面面,往影視行業的前端推,疫情對正在拍或已完成的片子都有不小的影響。

  但在張全欣看來,疫情的衝擊對電影行業同樣意味著機遇。首先,對於創作者而言,他們可以利用這段時間潛心創作、打磨劇本,這對創作者來說是個「黃金時期」。「我相信對很多電影人也是這樣,疫情帶來的停擺可以讓他們靜心思考、創作,未必是壞事。」其次,疫情對行業寡頭的影響較大,這也讓廣東的小微影視公司有機會實現「彎道超車」。

  影院有助盤活商場配套

  作為一名電影人,張全欣也為抗疫拼盡出力。今年5月,廣東省電影家協會導演委員會出品了抗疫紀錄片《粵影印記》,這是張全欣與全省50多位電影人合作的抗疫作品;從2月起,張全欣還執導了抗疫主題歌曲MV《向死而生》和《全民抗疫必勝》等五個作品,併為講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片《隔離·愛》擔任總策劃和監製。

  張全欣說,電影院通常是一個地區拉動人流、提升人氣的重要「基礎設施」,對於疫情后刺激消費、拉動內需具有重要意義。國家當前提出「雙循環」發展戰略,要擴大內需,影院的拉動作用不可小覷。而影院的活躍程度,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出一個地區的經濟活躍程度。

  在張全欣看來,廣東作為全國最大的票倉,隨著人們的觀影需求持續釋放,第四季度廣東的電影市場票房將非常可觀。廣州作為粵港澳大灣區的中心城市之一,隨著經濟從疫情中逐步復甦,第四季度電影行業將在拉動廣東經濟復甦中發揮重要作用。「我一直在想,政府能不能發一些電影券,邀請老百姓進入影院看電影,因為他們去了那裡不只看一場電影,可能還要吃飯、喝飲料,買其他東西,這樣有助於把商場里的其他配套都盤活,整個商場一下子就有人氣了。」

  廣東有條件拍出票房「黑馬」

  作為行業資深人士,張全欣看問題比較長遠。他表示,疫情對電影行業的影響可能會有一個延後效應。「其實我覺得疫情的影響現在還沒有完全呈現出來。明年的上半年會不會沒有好片子?這是我擔心的。因為生產停擺了,一個電影的最快拍攝周期也需要一年,從籌備到拍攝、剪輯,再到宣發,一年是很正常的一個狀態。」 張全欣說,到了明年上半年,大家突然發現,就算疫情好轉了,也可能沒有足夠的好片子讓大家看。因為中國這麼大的票房市場,如果電影的成色不夠,是支撐不起這麼大市場的。

  此外張全欣也表示,在這種情況下,對於廣東很多電影製作方來說,其實也面臨著巨大的機遇, 「比如我們廣東的很多電影公司製作的電影,如果好好打磨一下出精品,是有可能成為『黑馬』的。」張全欣舉例,前年廣東上線了一部本土電影《爸爸我一定行》,這是一部用潮汕話演繹的電影,也成了廣東電影打「翻身仗」的勵志案例。當時這部電影的拍攝成本只花了幾百萬元,也沒有請知名演員,但最後卻有4000多萬元的票房,已經是相當了不起的成績。「他的創新之處在於提出了之前很少聽到一個電影流派,叫潮汕電影,在後期宣發時,成功地發動了潮汕人來觀看。」張全欣說,這樣的案例讓人振奮。

  而作為廣東本地導演,這些年他也一直在思考,如何拍攝出具有廣東特色的高票房電影。在他看來,廣東電影行業不缺人才。「我覺得目前的短板在於廣東這裏沒有對於電影大資金投入的公司和電影行業的專業融資渠道,還需要全方位地制定政策和發動民間力量加大對本地電影人的扶持和投入,這樣才能讓創作、製作不會輸在起跑線上。」

  知名導演賈樟柯:

  「非常時期更要為行業發聲」

  在近日開幕的第4屆平遙國際電影展上,來自全球24個國家的53部影片陸續亮相。關於中國電影行業在疫情后的前景,知名導演賈樟柯在回復記者時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對全球電影產業的各個鏈條都產生了很大衝擊。但疫情也讓他對這個行業對電影有了更新的理解、更堅定的信心。在這種情況下,更需要為電影行業發聲。「現在世界風雲變化,處在一個不確定、不穩定期,我們中國電影人仍然用我們的電影,保持著跟世界的交流、對話,傳達著我們的聲音。」

  賈樟柯表示,疫情在給電影業帶來衝擊的同時,也會給電影行業帶來機遇。雖然因為疫情,大家出去拍片的量少了,但是電影工作者坐在家裡寫劇本、寫方案的時間多了,可以產出更多精品劇本。賈樟柯認為,疫情期間,中國電影實際上孕育著另一個創作高峰,因此他對於中國電影行業的前景還是充滿樂觀。

  本土知名兒童電影導演周勇:

  「國慶檔還是少了學生群體」

  「疫情的影響依然不能忽視,就以今年國慶檔為例,還是少了學生群體對院線票房的貢獻。」廣東省影視行業協會會長,本土知名兒童電影導演周勇認為,在火爆的國慶檔票房背後,疫情帶來的影響依然沒有完全消除,行業依然處於「低谷期」。

  他解釋,在往年國慶檔,學生群體對於院線票房是不小的「助力」,但是今年國慶檔由於受疫情影響,學生群體在國慶期間卻較少光顧院線,因此少了這部分的票房。

  周勇以同樣是在去年國慶檔上映的影片《我和我的祖國》與今年國慶檔上映的影片《我和我的家鄉》進行了對比:《我和我的祖國》成為同檔期的最大贏家,最終總票房高達31.7億人民幣;而《我和我的家鄉》作為《我和我的祖國》的姊妹篇,儘管如今票房已經突破24億元,但是距離30億元的目標依然有差距,不得不說也是受到了疫情的影響。

  但周勇表示,同樣需要看到的是,隨著疫情防控常態化的進一步推進,人們對於院線觀影的信心也在不斷增強。「相信未來用不了多久,院線的上座率限制也會完全放開。」

  青年導演白志強:

  「對作品明年上映有信心」

  在近日開幕的第七屆絲綢之路國際電影節上,來自全世界的3500部作品里有17部電影入選特別推薦名單,其中青年導演白志強的作品《撥浪鼓咚咚響》是其中唯一一部國產劇情片。

  白志強告訴記者,自己這部作品未來還是要進入院線的,由於疫情的影響,造成了國慶檔、春節檔的影片扎堆,作為體量較小的一部作品,他計劃于明年再進入院線上映自己的作品。

  對於未來疫情是否會繼續大範圍影響電影產業,白志強認為「肯定不會了」。他解釋,秋冬季來臨,新冠肺炎疫情可能會有所反覆,但應該不會再出現疫情初期那樣大範圍院線停映的情況,「我對明年電影上映很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