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產業弱、人才缺:晶元如何走出「雞生蛋」悖論?

產業弱、人才缺:晶元如何走出「雞生蛋」悖論?

  原標題:產業弱、人才缺:晶元如何走出「雞生蛋」悖論?

  來源:新京報

  打破晶元產業技術封鎖困局,人才培養是個行之有效的方法,而晶元人才培養的重要思路,就是與產業緊密結合。

  隨著個別國家對全球產業鏈的粗暴阻截,我們國內晶元產業鏈技術落後的困境愈加凸顯。海關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晶元進口總額高達3040億美元,進口額排名第一。目前,國內晶元自給率不到30%。

  毋庸諱言,在晶元行業,我們要補的功課有很多,其中存在一個晶元產業和人才「雞生蛋蛋生雞」的悖論。也就是說,目前,整個晶元產業基礎薄弱,利潤率低迷,對高端人才缺乏吸引力,人才的匱乏又進一步拖慢了產業的發展。

  目前,全國不少地方正開啟轟轟烈烈的造「芯」運動,而每一個動作背後,都是打破晶元技術封鎖困局的決心。然而,要打破「雞生蛋」悖論,最終還是要回歸到人才培養。不久前,華為創始人任正非造訪部分高校時就表示:「點燃未來燈塔的責任無疑是要落在高校上,而高校就是為社會輸出人才的地方,中國晶元的崛起必然需要人才的努力。」

  在很多人看來,中國無法造晶元是因為沒有光刻機。殊不知,晶元製造是個龐大而複雜的產業鏈,即便是「自主研發」的華為海思麒麟晶元,也不過是在集成電路設計領域取得了一定的突破,而晶元產業鏈涉及的每個領域都需要領先的頂級技術。也就是說,即便荷蘭的ASML賣給中國光刻機,若缺乏核心材料、製造技術,我們也很難造出晶元。

  因此,客觀說,國內晶元產業基礎的薄弱,並不是某單個環節被「卡脖子」,而是整個產業鏈條還沒有充分發育,要達到業內流傳的2025年晶元自給率達到70%這個目標,並不容易。這意味著國內晶元產業須在設備、材料、集成電路設計、晶圓代工和封裝測試五大領域取得重大突破。而在此產業鏈中,國內晶元企業市場份額僅佔5%,且處於鏈條末端。

  短短5年時間,國內晶元產業在五個領域實現從0到1的突破,必須像麒麟晶元一樣走自主研發的發展之路。自2004年開始,華為海思成立,兩萬人經過十幾年的努力,打造了麒麟晶元。表面看,其成功靠的是企業自主研發魄力,但最終靠的仍是高精尖技術人才。事實也已證明,聚攏大量行業頂尖人才,才是晶元產業發展的基石。

  與此同時,一個不爭的事實是,國內晶元人才缺口非常大。《中國集成電路產業人才白皮書(2019—2020年版)》即指出,中國集成電路人才在供給總量上仍顯不足,到2022年,晶元專業人才缺口仍將近25萬。

  這些年來,政府對晶元產業人才的培養也非常重視。如,2016年,教育部等七部門就在相關意見中提出,根據構建「晶元、軟體、整機、系統、信息服務」產業鏈的要求,加快培養集成電路設計、製造、封裝測試及其裝備、材料等方向的專業人才。今年,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會議投票通過提案:集成電路專業成為一級學科,從電子科學與技術一級學科中獨立出來。

  這些舉措都體現出國家和社會的「求芯若渴」。而晶元人才的培養,一個重要特點在於,要始終與產業緊密結合。要自始至終用培養工程師的思路,注重人才培養的實踐特色。無論是校企聯合,還是重點高校聯合攻關,都要以真正的問題為導向,用更務實的體制機制,為人才成長和發展創造條件,扭轉金融、互聯網等行業的虹吸效應。

  而且,由於晶元產業屬於技術密集型產業,人才培養要想見到規模效應,至少也要3-5年的時間。但要想打破晶元產業技術封鎖的困局,人才培養是個行之有效的方法。與轟轟烈烈的造芯運動相比,人才培養雖見效慢,但有望徹底改變中國晶元產業落後現狀。

  □賈敬華(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