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十四五光伏展望:資本市場亢奮,實業預期理性

十四五光伏展望:資本市場亢奮,實業預期理性

  文/理邏 陳天元(實習生)

  近期,隨著股市光伏板塊的波浪式上漲,各家券商紛紛舉辦行業專家會議,探討國內光伏產業發展規劃。據悉,部分會議上有行業專家指出,「十四五」宜追求光電規模穩步增長,暴增暴降不利於行業發展,這與資本市場的激進表現形成明顯的風格差異。

  隨著「綠色發展」戰略地位提升,清潔能源越來越受到青睞。截至2019年,國內非化石能源佔比已達到15.3%,提前完成了「十三五規劃」中達到15%的任務。據興業證券推測,十四五規劃或將該指標目標定為2025年實現18%以上。屆時,光伏裝機量下限達到80-100GW區間,市場規模將突破產業周期。十四五規劃研究報送在即,可再生能源再次成為市場關注焦點。

  對此,國金證券認為,光伏、儲能、電網新基建是十四五能源發展核心。無論最終規劃如何落地,光伏裝機量在五年內持續增長是大機率事件。行業天花板的抬升會為龍頭企業規模、利潤的增長預期賦予高確定性,其估值將繼續放大。

  光大證券則認為,「雙循環」背景下,光伏產業迎來新契機。平價上網時代需求激增,光伏企業的估值限制將被打破;而如果能夠合理解決電力消納和電力靈活性的問題,碳減排和能源政策將助推光伏產業邁入新的發展階段。

  在前一周上漲5.69%後,光伏概念股板塊上行趨勢放緩,上周漲幅僅2.56%。經歷貫穿2020Q3的暴漲,各大龍頭已趨於冷靜。上周,隆基股份回落6.09%,協鑫集成下跌6.73%,通威股份下跌1.81%,中環股份下跌0.59%。

  據國家能源局統計,2017-2019年全國光伏發電總量分別為1182、1775、2243億Kwh,環比增速78.5%、50.2%、26.4%,每年以大約500億Kwh等增。2015年以來,中國光電規模增量長期位居世界第一,為全球最大光伏市場。

  然而有行業內專家指出,十三五計劃期內存在先暴增後暴減的現象。公開信息顯示,2017全國光伏新裝機5306千瓦,佔2015-2019總量的30.0%;相比之下,2020Q1僅新增395萬千瓦。光電建設驟增驟減,進程中諸多問題依然顯著。

  那麼,十四五規劃下光伏產業的發展,實業人士又在擔心哪些阻力呢?

  今年下半年以來行業內一個趨勢是,對未來平價上網的預期增強,導致光伏企業為降本煞費苦心。中銀證券指出,相對於依靠擴大尺寸提高性能的傳統單晶PERC電池,HJT電池在效能、成本上存在優勢已成為光伏業界共識。截至目前,山煤、通威等企業已實現HJT投產。此外,前有協鑫新疆基地拓多晶矽產能至6萬噸,後有通威斥資40億建雲南保山4萬噸高純晶矽產線,龍頭深入布局產業鏈上游,原材料供少價高的窘境預期將有所改善。

  有行業內人士指出,行業高速增長背後,光伏產業開始暴露成本問題,值得重視。「2021年光伏補貼雖不會全面消失,但補貼盤子將進一步減少,而與此同時原材料價格卻居高不下」,該人士表示。今年9月多晶矽一級料價格高位達60元以上,而近期隆基股份與通威股份的龍頭聯手,整合產業鏈資源,也將使得中小企業面臨淘汰,行業擴產能動性亦可能受影響。

  此外,上述專家指出,特高壓輸電工程存在爭議。據悉,國家正籌劃一批特高壓新項目,對應裝機將於2023年左右實施,作為新階段新能源產業的主要支撐點。然而,一位設計總院人員指出,目前國內特高壓建設尚存在較多隱患,如不合理分輸、直交流逆變、違法項目漏網等,不排除發生嚴重事故的風險。

  而對於地方政府,受資金、土地、職權等條件約束,對光伏增量的承載能力有限。短期內光伏規模暴漲,勢必引起「消化不良」,進而導致下一周期增速暴跌。

  除了成本、用電傳輸等問題外,消納儲能矛盾也不容忽視。較於傳統煤電水電,光伏發電波動性較大,「無光則無電」,對消納和儲能配套提出更高要求。部分地區為節約資金,對新發電方式套用舊電網體系,很快出現問題,被迫「棄光棄風」。據國網能源院測算,山西、河南等地由於2020年底搶裝光電風電,風、光電系統缺乏互補,新能源利用率已降至93.0%、93.7%的水平。

  而對於東區發達省份,土地規劃緊張,「光伏東移」成為阻礙。公開信息顯示,十三五早期光伏裝機主要增長點是經濟較發達的中東區各省市。然而,如今東南沿海寸土寸金,集中式光電用地效益有限。西區地區儘管發展空間大,但消納、儲能方面的建設仍有待完善。

  興業證券認為,十四五期間光伏行業由於政策補貼退坡,除電網約束外,其他約束相比十三五要小很多,項目IRR是決定行業成敗的關鍵。一位機構投資者則認為,未來光伏行業上市公司的表現將逐步分化,「像過去幾年行業內公司普漲的局面很可能一去不復返,但結構性投資機會則有望層出不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