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用翠鳥羽毛做傳統飾品:「非遺」與「動保」並非二選一

用翠鳥羽毛做傳統飾品:「非遺」與「動保」並非二選一

原標題:用翠鳥羽毛做傳統飾品:「非遺」與「動保」並非二選一

  視點

  社會對某些矛盾的化解,往往並非一方絕對壓倒另一方,而是通過對話和動態博弈,達到螺旋式進步。

  近日,一條題為《精美點翠背後的殘忍?網曝蘇州一點翠坊使用大量翠鳥羽毛》的視頻引發爭議。

  點翠工藝,是一項傳統的金銀首飾製作工藝。先用金或鎦金的金屬做成不同圖案的底座,再把翠鳥背部亮麗的藍色羽毛仔細地鑲嵌在座上,以製成各種首飾器物。成品色澤艷麗,據說可以「永不褪色」,並因此在部分從業者、愛好者那裡備受追捧,卻又一直遭受動物保護人士批評。

  人類利用野生動物的歷史漫長,野生動物利用與野生動物保護理念的爭執,也長期存在。對類似爭論,更理性的立場是,承認進步趨勢,尊重歷史傳統與現實;逐步推動改變,避免極端激進行為;控制商業利用,以法律為準繩,各領域一碗水端平。

  現代動保理念在西方歷史也不算長,一個社會野生動物保護恰當的尺度是怎樣的,並無絕對標準。另一方面,承認野生動物保護的進步性,對動物資源甚至動物福利越來越重視,起碼最近一兩百年來,得承認是大趨勢。

  大方向上有絕對性,具體案例又有相對性。無視進步固然不對,打著進步與現代的旗幟,矯枉過正、適得其反的情況也很常見。在「點翠」這個案例中,雙方立場的相對性就很明顯,說各有各的道理並不為過。

  在中國,類似案例出現后,經常出現的情況是,公眾本能地想向法律要裁決,尋求一個權威、科學、官方的結論和判詞,或冀望相關部門採取行動。而實際上,「非遺」與「動保」並非是一場你死我活的零和博弈。

  法律當然是底線,有時必須有所擔當;相關政府部門也各有職責,有時必須有所作為。不過,在目前不少翠鳥品種尚未納入法律保護範圍的情況下,讓法律出來做主,也或有些強人所難。而在一個正常、健康的現代社會,立場和觀點本該是多元的。這也就意味著,很多議題本就不必強求是非分明。也因此,對於「點翠」之爭,也並非必須二選一。

  多元社會對某些「不進步」行為的制約是多層次、多角度的,不僅只有法律一種,還包括行業規範或共識,有風俗,有文化風尚……更多情況下,是通過對話和動態博弈,達到螺旋式進步。在此過程中,多維度、公開、透明、不被刻意扭曲的輿論場,價值便不可替代。簡單說,雙方要進行真正對話,從差異中尋求共識,而不是循著自己的邏輯一條路走到底。

  不同領域的標準一碗水端平也不可少。比如同樣涉及野生動物產品利用,在食用野味、中藥材利用和藝術產品利用上,法律與公眾認識的寬容度似乎就有微妙的差異。其實,若更傾向動物保護,那麼有些領域開後門就略顯不妥;若傾向於傳統繼承,那麼「點翠」似乎也該獲得足夠的豁免權。這裏既有法律的公平性問題,又涉及對不同主體合法權利的尊重與保護。

  嚴格來說,這不是個科學問題,更不是個應被道德化的問題。其事關多元社會中,相互衝突的立場、觀點、利益訴求該如何順暢表達,以及通過何種方式產生影響。對這樣一個問題,現在就給出一個誰對誰錯的答案,為時尚早。

  □宋金波(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