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經偵隊長的「秘密」

經偵隊長的「秘密」

  原標題:【等深線】經偵隊長的「秘密」

  中國經營報《等深線》記者  郝嘉奇 合肥報導

  胡金萬曾經最有「價值」的身份,是合肥公安局經偵支隊支隊長。這名曾在合肥警界和商界「呼風喚雨」的人物,如今已身陷囹圄。

  《等深線》(ID:depthpaper)記者調查發現,他曾向一位犯罪嫌疑人透露案件信息,並且參與推遲一宗集資案件立案長達兩年。

  其間,他向犯罪嫌疑人索賄受賄200萬元。而這,只是他將經偵隊長身份「變現」的冰山一角。而這宗案件,最終成為了胡金萬被查的導火索。

  今年5月,胡金萬因受賄罪,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

  經偵領域案件與其他刑事案件不同,經濟案件往往事關企業,牽涉經濟利益巨大,經偵隊長在其中作用關鍵,往往成為行受賄的重要對象。

  合肥公安內部人士透露,胡金萬案被當作典型案件在系統內予以示警。

  實際上,胡金萬不是唯一一個「跌倒」的合肥公安經偵隊長。2019年9月,合肥市公安局副調研員張國權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他也曾擔任過合肥市公安局經偵支隊支隊長。

  行賄款來自投資款

  2020年9月9日,合肥市公安局高新分局通報稱,8月5日,警方對安徽樂金互聯商務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樂金所」)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立案,該案正在進一步偵查中。

  2016年至2017年,企業家王民(化名)通過樂金所陸續投資了300餘萬元,如今血本無歸。《等深線》記者了解到,投資者們共投資了接近5億元。

  2018年12月,記者曾陪同投資者前往合肥市公安局高新分局經偵大隊報案,警方僅接收了材料,並表示暫不立案,無法出具任何回執。

  從報案到立案耽擱了兩年,是什麼原因呢?

  王民說,報案材料被人壓了下來。最新披露的法律文書顯示,合肥市公安局經偵支隊胡金萬,曾向邢光朋透露案情,並受賄了200萬元。

  2017年10月,胡金萬向邢光朋借款50萬元;2018年3月,胡金萬以商人王某的工程有資金缺口為由,並讓王某以其名義向邢某借款150萬元,用於投資珠海橫琴島的房產。

  知情人士告訴記者,王某的相關銀行卡一直是胡金萬使用,部分房產登記在胡金萬岳母名下。

  「這兩筆款未出具借條,也至今未還,我也不準備還,因為我幫邢某很多忙,他應該感謝我。(這些)實際是我收受邢某給我的好處。」在受辦案機關審訊時,胡金萬說。

  邢光朋向辦案機關承認:「我經營的P2P公司是胡金萬的監管對象,經營過程中也存在一些違規,引起了金融監管部門的關注,存在涉嫌犯罪被經偵支隊立案的可能,因此我不敢得罪胡金萬。」

  胡金萬利用其經偵支隊長身份,遲遲不對邢光朋等人立案,而同樣私設資金池的大志投資集團,則在2018年9月被立案。

  而在一個月前,胡金萬便向邢光朋透露了此事。當時,大志投資集團正向邢光朋借錢。

  司法材料顯示,2018年8月4日,合肥市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向市公安局發函,要求對邢光朋等人採取邊控措施;8月6日,合肥市公安局經偵支隊一大隊向省公安廳請示,請示審批中承辦部門有胡金萬簽批,且文件表明「不予公開」,屬「內部政府信息」。

  2019年4月,胡金萬因涉嫌犯受賄罪被蚌埠市人民檢察院決定刑事拘留。知情人士告訴記者,上述事件是胡金萬被查的導火索。

  近日,合肥市公安局高新分局辦案人員向記者表示,對於邢光朋的資金,能凍結的都已凍結,警方全力以赴為投資者挽回損失。

  他說,江西省樟樹市警方已經以挪用資金的罪名逮捕了邢光朋。對於樂金所的其他高管,合肥警方已經限制出境了,沒對他們採取其他強制措施。樟樹市政府已暫時接管邢光朋的工程。

  其他犯罪可能

  胡金萬,男,1968年12月出生,1997年起在合肥公安系統內任職。2019年4月,他因涉嫌犯受賄罪被蚌埠市人民檢察院決定刑事拘留。

  2019年12月,懷遠縣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認定胡金萬利用擔任合肥市公安局包河分局責任區刑警二隊隊長、包河分局經偵大隊大隊長、常青派出所所長、市公安局刑警支隊政委、市公安局經偵支隊支隊長等職務便利,為他人在案件協調處理、經營監管、職務提拔、工程承攬、房屋租賃等方面提供幫助,索取、非法收受邢光朋等人財物,共計869萬元。

胡金萬受賄案庭審現場  圖片來自網路

  一審法院以受賄罪判處胡金萬有期徒刑十一年,並處罰金100萬元;除已退贓的265萬元外,胡金萬違法所得604萬元,予以追繳,上繳國庫。

  胡金萬不服判決上訴,2020年5月,安徽省蚌埠市中院作出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上海漢盛律所高級合伙人李玉玲分析,綜合以上信息看,胡金萬除了犯受賄罪之外,還有涉嫌其他犯罪的可能。

  她認為,胡金萬是給邢光朋及樂金所提供了一種保護,這是涉嫌濫用職權罪的表現。如果樂金所最後被認定為犯罪集團,或者黑惡勢力,那麼胡金萬很可能被認定為犯罪集團成員,甚至是首要分子、主犯。

  「因為胡金萬明知樂金存在犯罪行為,依然利用職權給其縱容、支持、提供保護,該行為是支持樂金所內部人員繼續實施犯罪的重要因素,甚至是決定性因素,在案發後,胡金萬的縱容行為也導致了大量資金無法追回,其社會危害性極大。」

  她告訴《等深線》記者:「如果邢光朋及樂金所被認定為犯罪集團,或者詐騙罪,胡金萬在明知的情況下為其提供保護,也構成相關犯罪的幫助犯或教唆犯。如果其被認定為黑惡勢力,胡金萬或是其保護傘,這個要看具體證據以及細節。」

  親密關係

  據司法材料和《等深線》記者調查,隱藏在經偵支隊長胡金萬背後的,還有一張複雜的關係網,涉及多名公安局長、刑警隊長,以及銀行行長、上市公司董事長。

  胡金萬通過這些國家工作人員的職務違法違規行為,為他人在案件協調處理、經營監管、職務提拔、工程承攬、房屋租賃等方面提供幫助。

  2020年6月公開的判決文書顯示,2013年4月份前後,胡金萬在合肥市公安局刑警支隊擔任政委。他的朋友楊某找到他,稱自己的親戚因涉嫌非法買賣槍支,被遼寧省丹東市公安局立案追逃。

  當時,合肥市公安局包河分局刑警隊負責配合抓捕。胡金萬安排包河分局刑警三隊隊長李某在抓捕過程中予以關照。

  2013年9月,胡金萬以弟弟胡某開礦需要資金周轉為由,以其名義向楊某借款50萬元,因多次給楊某提供過幫助,胡金萬將該借款據為己有。

  2017年9月份前後,楊某因朋友在廬江縣羅河鎮的施工問題找胡金萬幫忙,胡金萬找到廬江縣副縣長兼公安局長桑某予以協調。

  據胡金萬供述:「雖然借款有借條,但我們心裏都明白,我不還他(楊某),他不會要。因他是商人,我職位不斷上升,他也為和我搞好關係,遇事好再找我幫忙。我若想還也有能力還,但我認為幫過他,該款是該給我的感謝費,想佔為己有。」

  同樣在2017年,楊某因朋友、廬江縣農村商業銀行羅河支行行長周某職務調整的事找胡金萬幫忙,胡金萬非法收受楊某所送的2萬元現金,並找到安徽省農村信用社聯合社副主任盛某協調。

  盛某證實,胡金萬多次請他幫忙提拔周某為廬江縣農商行黨委委員、副行長。

  記者調查發現,周某名為周宗保,於2016年1月出任廬江縣農商行羅河支行行長。

  2020年10月11日,記者聯繫到周宗保,他表示,自己和胡金萬沒有金錢往來,錢是楊某給胡金萬的。周宗保並不承認自己想給胡金萬行賄。

  「我不知道楊某要去給他錢,這是不著邊際的事、不能辦成的事,想這些幹什麼呢?這個事行里領導都不知道。」周宗保對《等深線》記者說,「他倆有很多金錢往來,我搞不清楚。」

  周宗保沒有當上廬江縣農商行黨委委員、副行長。羅河支行一名人士向記者透露,周宗保已被調往石頭支行任行長。

  對於職務變動,周宗保說,這是正常的交流。「我們每三年去一個支行交流。」

  索賄手段多樣

  公安內部知情人士告訴記者,胡金萬索賄的方式層出不窮。

  司法材料顯示,2009年,胡金萬因與輔警戀愛發生糾紛,竟讓合肥江淮混凝土製品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李幫法出面與輔警家人協調。

  後來,李幫法出資5萬元解決糾紛,並將此事告知胡金萬,胡金萬未將5萬元返還給李幫法。

  此外,判決信息顯示,2014年11月份,胡金萬以其岳母生病為名,向李幫法借款20萬元,後投入到海通證券賬戶用於炒股。因給李幫法提供過幫助,胡金萬將該借款據為己有。

  2008年初,李幫法因參與打架被包河分局包公派出所立案偵查,找到時任常青派出所所長的胡金萬幫忙,胡金萬找包河分局刑警大隊一名大隊長幫忙協調,予以關照。

  此外,李幫法的合肥江淮混凝土製品有限公司是包河區內企業,經營也受到關照。

  到任合肥市公安局經偵支隊支隊長後,胡金萬變本加厲。

  判決信息顯示,2017年底至2018年初,他接受合肥常青機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常青股份」,603768.SH)法人代表、董事長吳應宏的請託,利用職務便利在蔣某舉報他人涉嫌職務侵佔、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等案中提供幫助。

  胡金萬得到的好處是,以堂哥胡某在雲南開礦需要資金周轉為由,兩次向吳應宏借款共計100萬元。因認為提供給吳應宏幫助,以後吳應宏可能還會找自己幫忙,胡金萬將借款據為己有。

  吳應宏向辦案機關證實:「第一次,胡金萬以入股其堂哥的雲南礦廠資金不足為由向我借款50萬元。我因公司在其轄區不好拒絕,想得到其關照,從公司賬戶轉賬給其50萬元。」

  第二次,胡金萬又以礦廠資金短缺為由借款50萬元,並講年底一並歸還借款。「他是市公安局領導,我不想得罪他,也想以後得到他幫助,就個人轉賬給他50萬元。」吳應宏說。

  吳應宏通過公司賬戶轉賬給胡金萬50萬元,此事是否通過公司內部決議?公司有沒有認識到賬戶監管存在的問題?

  記者致函常青股份方面,於2020年10月12日收到回應。公司董事會秘書劉堃寫道:「經核實,第一筆50萬是在2007年發生。但在公司股改之前,董事長吳應宏先生已經從個人賬戶將這50萬歸還至公司賬戶,當作胡金萬對董事長的個人借款。」

  被作為典型案例

  早年在基層工作的時候,胡金萬還是一名好警察。2003年6月,他在包河公安分局做刑警時,曾抓獲一名醫死老漢的「少林假和尚」,受害人家屬還送給他寫有「英勇神探為民除害」的錦旗。

  判決信息顯示,胡金萬的住所位於合肥市包河區曙宏南苑小區。2020年10月11日,記者前往探訪,敲門無人回應,只見門上貼著一副對聯:「和順滿門添百福,平安兩字值千金。」

  小區一名保安告訴記者,這一房產是胡金萬岳母名下的,胡金萬在這兒住過。他被查之後,就沒有人來住了。記者了解到,房屋內傢具齊全。

  小區物業人員表示,胡金萬平時不與鄰居來往,自己是看到新聞才知道他在這兒住。記者詢問了同一樓棟的兩戶人家,均表示不知道胡金萬這個人。

  物業人員還透露,這段時間胡金萬及親屬雖然已經不住這兒了,但物業費一直在交。

 胡金萬位於曙宏南苑的住處。 《等深線》記者 郝嘉奇 攝

  2020年10月11日,常青派出所現任所長姜徵兵對記者說,自己是2016年到常青所當所長的,和胡金萬沒怎麼接觸過,開會的時候見過幾次面。「印象中他高高瘦瘦的,講話聲音沙啞,性格方面不清楚。」

  胡金萬一案引發了合肥市公安系統內部的震動與警戒。

  姜徵兵表示,胡金萬被查後,合肥市公安系統曾作專題會討論。「不光是派出所,包括分局、市局,都把它作為一個典型案例集體討論了,作為一個警示教育。」

  記者詢問是否有其他公安人員涉案,姜徵兵說自己不清楚。「案件是合肥市委他們查處的。據我了解,常青派出所沒有其他人員涉案。」

  記者還致電包河分局經偵大隊原大隊長孟中華,他表示自己雖然認識胡金萬,但與他沒有交集,不好妄加評判。

  近年來,胡金萬不是合肥市公安系統違法違紀唯一案例。2019年9月,合肥市公安局副調研員張國權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他也曾擔任過合肥市公安局經偵支隊支隊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