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武器禁運解除了,伊朗會放手豪購嗎?

武器禁運解除了,伊朗會放手豪購嗎?

新華社北京10月18日電 聯合國對伊朗武器禁運18日終止。分析人士認為,禁令解除後,伊朗有望從俄Rose等國購置武器提升國防能力,但受制於自身經濟狀況和美國持續打壓等因素,伊朗在國際軍火市場上豪購的情況很難出現。伊朗核協議執行目前處於停滯狀態,今年美國總統選舉和明年伊朗總統選舉的結果或將對該協議最終命運產生重大影響。

▲10月10日,一名女子戴口罩走在伊朗德黑蘭街頭。(新華社/路透)

美國阻止未能奏效

伊朗外交部發表聲明說,自18日起,向伊朗提供或從伊朗獲取武器的所有限制措施都自動終止。伊朗可以根據自身防衛需求,不受限制地從任何來源獲取任何必要的武器裝備。聲明同時強調,伊朗不謀求獲取非常規武器和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也不會突擊購買大量常規武器。

伊朗外長扎里夫在社交媒體上發文說,伊朗與世界防務合作的正常化,有利於多邊主義事業以及中東地區的和平與安全。

聯合國對伊朗武器禁運可以追溯到2007年3月聯合國安理會通過的第1747號決議。該決議規定禁止伊朗對外出口武器,並呼籲所有國家對向伊朗出口重型武器保持警惕和克制。2015年7月,伊朗與伊核問題六國(美國、英國、法國、俄Rose、中國和德國)達成伊核問題全面協議。該協議以及隨後安理會通過的第2231號決議均寫明,聯合國維持對伊武器禁運至伊核協議正式生效五年之後,即2020年10月18日。

近來,美國在安理會提出延長對伊武器禁運決議草案並試圖啟動伊核協議「快速恢復製裁」機制,以全力阻止解除對伊武器禁運,但均以失敗告終。

▲這張伊朗總統府網站提供的照片顯示,7月18日,伊朗總統魯哈尼在首都德黑蘭參加有關抗擊新冠疫情的會議。(新華社/美聯)

軍事豪購可能性小

聯合國解除武器禁運,對伊朗意味著什麼?

西北大學中東研究所副教授王晉認為,解除禁運體現出國際社會對多邊主義的堅持和對美國單邊主義政策的反對。伊朗今後可以從俄Rose等國獲得一些高精尖武器,對於提升自身國防能力有一定作用。但解除禁運只是伊朗從伊核協議中得到的一個「副產品」,伊朗想要通過協議擺脫經濟困境的主要願望遠未實現。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日前發表文章認為,禁運解除後,伊朗軍事豪購的情況不大可能出現。

首先,俄Rose等潛在的對伊朗軍售國家都想與伊朗在中東地區的敵對國家——如沙特、以色列、易建聯酋等保持良好關係。其次,美國對伊朗的制裁重創伊朗經濟,削弱了伊朗的軍購能力。再次,美國的制裁威脅會嚇退一些有意對伊朗軍售的國家。最後,伊朗的軍事戰略不是基於外購的武器裝備,而是基於自行生產的彈道導彈和中東地區的一些親伊朗民兵武裝。

▲這是9月1日在奧地利維也納拍攝的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聯合委員會政治總司長級會議現場。(新華社發,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聯合委員會供圖)

伊核協議命運如何

伊核協議正式生效五周年之際,川普政府正不遺餘力地推行對伊極限施壓政策,希望徹底摧毀該協議。而伊朗近幾個月來則降低調門,沒有進一步違反其在伊核協議中作出的承諾。

王晉認為,伊核協議的命運在很大程度上將取決於美伊兩國總統選舉結果。隨著美國總統選舉臨近,美國以外的伊核協議各方都在觀望,在美國大選結果確定之前不願在伊核協議上有大動作。如果美國總統川普連任,美對伊極限施壓將會繼續,伊核協議前景更加黯淡。川普的競爭對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此前曾表示,如果他當選,且伊朗重新「嚴格遵守」伊核協議,那麼美國將重新加入該協議。

伊朗明年將舉行總統選舉,已擔任兩屆總統、被視為溫和派的魯哈尼將卸任。伊核協議陷入困境致使伊朗國內保守派力量上升,對美強硬的保守派已在今年伊朗議會選舉中贏得大多數席位。王晉認為,如果保守派贏得明年伊朗總統選舉,伊朗有可能進一步突破伊核協議的約束。

來源 | 新華社客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