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中金策略|海外】美國第三波 (常態化) 疫情的可能影響

【中金策略|海外】美國第三波 (常態化) 疫情的可能影響

來源:Kevin策略研究

美國第三波(常態化)疫情的可能影響

——2020年10月12~18日

按目前勢頭,「第三波」疫情已基本形成。借鑒美國6月中到7月底「第二波」疫情經驗,整體衝擊可能依然有限。

幾個邊際變化值得關注:1)目前的死亡率依然不高;2)或再度階段性拖累復工進展,但不至於完全逆轉;3)常態化疫情拖累產能爬坡,導致庫存去化和進口增加以滿足需求;4)但,與第二波疫情不同的是,此輪疫情與政策刺激出現「錯期」,不排除擾動市場情緒;5)對大選可能影響:疫情控制滿意度與郵寄選票;6)美歐疫情「錯期」對資金流向和匯率的可能影響

短期看,上周我們觀察到一些風險偏好再度轉弱的跡象。短期內市場可能維持震蕩格局,因此控制倉位、做多波動率可能都是不錯的選項。但並不會改變復甦逐步深化的中期趨勢。大選「噪音」過去後,市場將回歸原有基本面邏輯、或者甚至被大選後的政策預期進一步強化。

美元指數的投機性倉位自6月以來首度轉正,上次出現還要追溯到2018年5月,值得關注後續走勢。

焦點討論:美國第三波疫情再度顯現,有何影響?

9月下旬以來,美國疫情再度抬頭,7天日均新增從9月中旬3.5萬人的低點逐步抬升並在過去一周呈加速態勢,目前已升至5.2萬人(7月底峰值6.7萬)。按照這個勢頭看,「第三波」疫情已經基本形成。整體上,市場對於疫情的關注度不斷下降、疫情本身的毒性似乎也在邊際遞減(如死亡率維持低位),因此借鑒美國6月中到7月底「第二波」疫情經驗,整體衝擊可能依然有限,但一些邊際變化和影響依然值得關注:

i. 此輪疫情集中在中西區,但死亡率依然不高。與第一波中心在紐約、第二波在佛羅里達和加州不同,這一輪疫情中心集中在中西區州。各州R0也明顯抬頭,目前均在1以上,由於這些州大多處於復工重啟狀態且尚未採取明顯防控措施,因此大機率會延續一段時間。不過最為關鍵的是,與第二波類似,目前的死亡率依然不高。

ii. 或再度階段性拖累復工進展,但不至於完全逆轉。從復工狀態看,目前疫情嚴重的主要中西區州都依然在開放進程中,因此不排除會再重新採取一定限制措施,最新一些高頻指標也有所體現,如出行、就餐等。不過,第二波疫情經驗告訴我們,只要死亡率不高,部分限制會導致復工進程暫停但並非全局性逆轉。

iii. 常態化疫情拖累產能爬坡,導致庫存去化和進口增加以滿足需求。但中期來看,在疫情研製成功且能夠大範圍應用前,美國第三波和歐洲第二波表明疫情正在往常態化方向發展。儘管常態化疫情不會像3月第一波那樣造成如此急劇的影響和恐慌,但依然會拖累復工進展和產能爬坡。目前歐美復工進展僅修復至66%,明顯落後於中國的104%。在消費需求穩健的背景下,供給遲遲無法跟上(9月美國零售消費環比1.9%,大幅好於預期;而9月工業產出卻意外下滑),會使得庫存快速去化(美國消費品庫存增速都降至歷史低位)並加大進口需求,甚至逐步開啟新一輪補庫周期。

iv. 但,與第二波疫情不同的是,此輪疫情與政策刺激出現「錯期」,不排除擾動市場情緒。6~7月疫情第二波升級時,正是第一輪財政刺激起效、且經濟修復斜率最快的階段,疊加死亡率不高復工未全局逆轉,因此市場並未受到太多影響。但目前第二輪財政僵局遲遲無法打破,疊加疫情再度升溫,雖然我們依然不認為會對基本面產生本質影響,但不排除擾動市場情緒。

v. 對大選的可能影響:疫情控制滿意度與郵寄選票。大選投票僅剩2周有餘,疫情的再度升溫可能並非主導變數,但或局部影響民眾對疫情控制滿意度,也可能會增加郵寄選票比例,而這正是可能導致最終結果出現分歧的因素。

vi. 美歐疫情「錯期」對資金流向和匯率的可能影響。7月美元大幅走弱的主要背景是美國第二波疫情升級但歐洲相對平靜,8月後美國見頂回落,但歐洲進入第二波,美元因此企穩反彈。但現在美國再度進入第三波疫情,歐洲第二波還未見頂,未來兩者強弱的變化將會在短期內再度影響資金流向和歐元美元匯率的走勢。

市場動態:風險偏好轉弱、美元重回多頭;疫情普遍抬升、盈利調整情緒繼續下滑

過去一周,海外市場未能延續國慶期間的漲勢,周一衝高後普遍回落,背後原因在於對於財政刺激預期因僵局依然延續而降溫、同時歐洲第二波和美國第三波疫情均繼續抬升。

短期來看,上周我們觀察到一些風險偏好再度轉弱的跡象,例如,通常表徵風險偏好的澳元和巴西里爾大幅走弱,VIX指數再度回升,美股市場多頭倉位也出現回落,美股市場內部銀行、消費者服務和能源板塊領跌,美股盈利調整情緒繼續下滑等等。

考慮到大選臨近和川普選情依然吃緊(目前全國民調依然落後~9%)、美國第三波疫情開始顯現、財政談判僵局等等,前期過於樂觀的預期不排除會面臨修正。因此,我們依然維持在海外資產配置10月報中觀點,短期內市場可能維持震蕩格局,因此控制倉位、做多波動率可能都是不錯的選項。

不過,上述指標並不能決定中期資產價格走勢,我們認為短期波動並不會改變復甦逐步深化的中期趨勢,例如9月美國零售消費超預期表明消費驅動的經濟基本面的修復動能依然穩健。大選「噪音」過去後,市場將回歸原有的基本面邏輯、或者甚至被大選後的政策預期進一步強化。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美元指數的投機性倉位自6月以來首度轉正,上次出現還要追溯到2018年5月,值得關注後續走勢。

►資產表現:大宗>債>股;價值落後,利率回落,美元走強。過去一周,美元計價下,大類資產排序為大宗>債>股,港股、A股、天然氣、FAAMNG、美元等領先;REITs、俄Rose、英國股市、澳元和巴西里爾、黃金、大豆等落後。受疫情再度復發影響,本周美股消費者服務、銀行、能源等價值板塊落後,同時美元走強、利率回落。

►情緒倉位:VIX抬升,美股多頭回落,美元時隔4個月重回多頭。VIX本周有所抬升,不過put/call比例繼續下行,接近9月初低點。倉位上,美股投機性多頭大幅減少,不過值得注意的是,美元投機性倉位時隔4個月後重新轉為多頭,上次由空頭轉為多頭髮生在2018年5月。

►資金流向:美股重迴流入,中國回補疫情以來流出。過去一周,美國轉為流入,發達歐洲和新興市場均持續流入,但規模有所放緩;中國市場資金流入基本回補了年初疫情以來的流出。

►基本面與政策:美零售超預期但工業產出回落,盈利情緒繼續下降。9月美國零售消費環比1.9%,明顯好於預期,繼續改善,不過相比之下工業產出卻意外回落,體現了疫情對需求和生產的不同影響。此外,美國9月CPI繼續回升。盈利方面,標普500指數2020年EPS一致預期同比上修至-17.8%,2021年為24.6%,但市場盈利調整情緒繼續走弱。

►市場估值:主要市場估值回落。美股12月動態PE微降至22.0倍;當前26.8倍靜態PE略低於增長和利率隱含的水平(28.0倍);其他市場也普遍回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