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95后、筋廠、郁亮和tatoo

95后、筋廠、郁亮和tatoo

你們在座有多少人是90後?

問完,郁亮環顧會場一圈,寥寥幾雙手舉起來,顯然不是他想看到的。「那今天在場的年輕人少了點,萬科以後只會對95後『放電』。」

如果說去年郁亮對於萬科的目標是要當個好農民,那今年,則是從「田間地頭」走上「街頭巷尾」——做最懂年輕人的開發商。

為此,郁亮去紋了個身。他說,這是自己做過最年輕的一件事了。聽起來賊酷,但誰都知道,要突破年齡代際,真正洞察另一代人的想法,其實比紋身要難得多。 

「之前我聽說有個新員工,來萬科報導第一天就辭職了,原因是他覺得入職第一天竟然沒有人來接他,就走了!也許我們這代人包括70後、80後,父母都教育我們要學會忍耐,但這代年輕人,他們不會忍。」

說起這個讓80後聽起來都略顯荒唐的職場故事,郁亮的態度卻不一樣,他甚至不惜用「討好」這樣的字眼,來表達對於年輕一代的偏愛。在他看來,不願意忍的這代人,恰恰更願意創造,而他們也代表著一整個未來。

萬科,想要抓住這些未來。

1

大家都在關心,為什麼突然會有這種改變。

郁亮說,今年9月萬科曾做過一輪調查,結果顯示:95後對萬科品牌無感。雖然不知道這輪調查是如何展開,但結果的確挺扎心。

聽到這,攸克君也有話想說。關於品牌出圈的問題,地產行業具有天生的弱勢。不同於互聯網企業或時尚、快消類品牌,房地產的低頻次消費註定了很難在絕大多數暫無買房需求的受眾群體中,產生關聯。結果便是,絕大多數還沒有買房的年輕人,沒有機會也沒有渠道了解到萬科,或者是其他品牌房企。

另一方面,不得不承認,在社會化品牌形象的傳播和塑造上,地產行業會玩的太少,大家都在拼業績拼項目,很少有功夫會停下來,去想年輕人在幹什麼。

這麼來看,萬科又一次走在了前面。我相信郁亮的目的,也絕不僅僅是想要把萬科的房子賣給90後或00後。用他的話說,「年輕人討厭我(萬科)都好,討厭我說明他心中有我,沒感覺是一個大問題,所以我們才有了年輕化。」

有了態度,接下來便是行動。

9月底,萬科在重慶造了一座「筋廠」,鵝嶺二廠這座老的工業廠房搖身一變,成了「一根筋」修鍊廠。亮相也不過幾天時間,一個國慶期間去重慶旅遊的朋友就告訴攸克君,她還特地去這座「筋廠」打卡。看來不光是90後,萬科依然成功的吸引到了80後的注意。畢竟,這也是一代不願意承認自己已經老去的人們。

造「筋廠」外,萬科還請來新褲子,合作了一首單曲,復古迪斯科風格的《就是不妥協斯基》刷爆朋友圈。不過這首歌是不是會侵佔90後的朋友圈,攸克君持保留態度,畢竟新褲子這支樂隊,更多承載的還是80後的青春,90後到底會不會買帳,不好說,但萬科的這支「出圈之作」,是值得肯定的。

只有敢玩,才會玩的越來越好。

2

「萬事皆可,就是我們」,於是這八個字,成為了萬科全新的年度品牌主題,這也讓攸克君不由自主想到B站。

對,就是這個自稱小破站的Bilibili,因《後浪》成功「老齡化」,吸引了一大批中年粉。雖然攸克君至今未能完成B站的「轉正試卷」,但並不妨礙我對於這個平台的喜愛,特別是今年夏天,B站自製的一檔說唱節目。

幾場看下來,不得不說,後生可畏一點不假。大部分選手都是95後,相比於那些在其他說唱節目中大紅大紫的rapper,他們沒有名氣、也缺少人氣,甚至還不算成熟。卻用最真實的年輕視角,描繪了他們的世界:成長的煩惱、對理想的執著、逃不開的校園暴力、越來越年輕的抑鬱症……敢想、敢說也敢做,聽過他們的作品,才會發現,屬於這代人的20歲,註定比我們想像中更勇敢、更真切。

就像這檔節目喊出的口號:萬物皆可說唱,又何嘗不是萬科想說和想做的:萬事皆可,就是我們。一個是被譽為最懂年輕人的網站,一個是試圖成為最懂年輕人的房企。如果郁亮有時間可以看看這檔節目的話,相信他對年輕一代的理解,會更近一步。

與其貼上標籤,不如徹底忘掉規則,講自己的故事。就像馬斯洛說的「最高層次的需求是自我實現的需求」一樣,放在年輕一代的文化上就是:你懂我、我願意。

當然,估計郁亮是很難有時間追綜藝了,但萬科在做的努力是讓整個團隊逐漸的年輕化。目前在萬科內部,50%的員工是90後,20%的員工是95後,平均年輕則是32-33歲之間。相信很多80後,看到這樣的比例已經瑟瑟發抖,但現實如此,不做改變,就是被甩下。 

3

在昨日的分享中,除了「表白」年輕人,郁亮也說道,房地產作為最古老的行業之一,算起來近千年的歷史,到現在還在做,就是因為常做常新,我們需要根據行業的變化去發現新東西,而萬科,也會在房地產相關的賽道上,繼續往前走,一根筋走到底。

不管是之前的「活下去」還是現在的「一根筋」,萬科在戰略層面的思考,都會被視為行業的風向標。

值得一提的是,在關注年輕人的這一點,其實早也藏在了萬科內部一條重要的業務線中,那便是長租公寓。

今年,北京第一個集體用地租賃住房項目——泊寓成壽寺社區首期開業,萬科在此打造的235間房源,短短一周時間實現滿租。很多人也許會說,長租公寓見的多了,只要是性價比足夠高、交通足夠便利,就不愁租。但如果來看泊寓的這個新項目,你會看到,萬科的「野心」。

這份野心,是要盡最大可能,讓年輕人愛上這裏。

從呈現出來的產品我們會看到各種功能定義的房間:美妝、直播、健身、擼貓……說實話,攸克君都倍感羡慕,想起我們的20歲,奔波在每一個租房的路上,老舊的樓梯房、毫無美感的空間、不近人情的房東、說漲就漲的房租,相比之下,他們可以在這裏自在的和自己的寵物同住,可以擁有一整面牆的大鏡子,可以說練就練,家裡就是健身房,還可以打開小紅書,自己就是博主。

在深圳的萬科雲城,我們參觀了萬科在這裏打造的最大規模的泊寓, 它更像是給年輕一代創造的烏托邦,所有你能想到的、你所需要的生活方式,都在五分鐘的距離內,樓下的露天球場,24小時的書店兼自習室,關上門,你享受自己獨立的空間,推開門,便有朋友和咖啡。

此時,從2005年萬科最早開始與政府探索租賃業務到2016年泊寓正式誕生,截止目前,萬科累計開業泊寓13萬間,在租客戶超15萬,服務500+企業,累計服務40萬客戶。

這背後,需要的是一整套成熟的運營與管理系統,但這也是郁亮在強調的,當房地產已經從土地紅利、金融紅利過渡到了管理紅利。不同的時代背景,需要的是不同的競爭優勢。

土地儲備不再只是唯一的判斷標準,因為很難再通過地價的上漲而獲取更多溢價,高周轉也不再是萬金油,「三條紅線」明晃晃的就擺在眼前,當槓桿的魔力消退,靠天靠地難吃飯的時候,就要靠真本事了。在郁亮看來,當管理紅利的時代到來,恰恰是把房地產行業還原到了一個普通行業,需要和其他行業一起去比拼方方面面的綜合能力。一個全面競爭的時代,每個方面都不容有失。

就在2020年半年報中,萬科也首次對外披露了除地產開發、物業管理之外各個板塊的營收,甚至在聚焦的視線之外,萬科在物業、物流等多個領域已經做到了行業前列,甚至包括冰雪、教育以及食品等等,都在構建成熟的業務板塊,今天攸克君雖然沒有展開來談,但我們從其中一個切口,看到了萬科在做的改變和嘗試。

這條路,也許走起來會很慢,也許還沒等你抓住這些年輕的心時,他們又有了新的想法。但,看清方向很重要,找到一種信仰也很關鍵。就像紋身一樣,它其實也是某種信仰的存在。雖然攸克君很好奇,55歲的郁亮會給自己紋上怎樣的圖案。這不重要,酷就夠了。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攸克地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