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媒體起底狂蹭茅台的「假名媛」

媒體起底狂蹭茅台的「假名媛」

  媒體起底狂蹭茅台的「假名媛」

  來源:茅台時空

  繼《三十而已》的名媛圈鄙視鏈後,「名媛群」和相關產業鏈刷屏網路,一時間,各種拼單蹭五星酒店、奢品豪車的「騷操作」被公之於眾,「名媛闊少」們苦心經營的表象徹底破滅。醬酒便是深受「假名媛」之害的行業之一。

  根據中國裁判文書網去年的一份判決書,有企業為了蹭茅台的「熱度」,旗下「茅台貴賓酒」、「飛天接待酒」、「茅台內供酒」等產品在電商平台廣泛上架,這類酒的包裝往往和正品茅台類似,但價格卻只有後者的十分之一,甚至更低,而在判決書里,這是被明確禁止的商標侵權行為。

  還有這款,外包裝、瓶身設計跟前6款茅台生肖酒風格一致,淡藍配色也與鼠年茅台生肖酒相近。

  媒體稱,不仔細看商品名稱跟落款,容易錯認為鼠年茅台生肖酒。據稱,就連個別酒圈媒體都誤以為是正牌茅台生肖酒。

  即使法律邊界已經如此明晰,但「假茅台」現象依然屢禁不止,因為山寨實在太能賺錢了。

  低廉的價格背後,相關商家賣的其實多是用酒精勾兌的劣質竄酒、劣質翻沙酒、前者是直接用食用酒精蒸餾後生產出來的產品,後者則是用多次蒸煮後的酒糟再加入一些新高粱和新曲藥釀造出來的酒,共同點是生產周期短、品質差。

  「仁懷市(茅台鎮)沒有十元八元的原漿酒,也沒有20元的」,遵義市(仁懷市)酒業協會執行會長、秘書長呂玉華曾多次對外發聲。

  麻煩的是,醬酒行業的「假名媛」們,除了蹭茅台的熱度,還用上了別的營銷噱頭。

  在中國文化里,「陳年佳釀」、「女兒紅」等關於酒的說法塑造了消費者對「老酒」、「土埋酒」的美好想像,為了讓手裡的劣質產品更暢銷,部分商家開始借這些噱頭走捷徑。典型的例子是,長毛「老酒」、土埋千斤壇等獵奇產品頻繁出現在電商平台上,誤導消費者對醬酒的認知。

  所謂的長毛「老酒」,其實就是商家通過在酒罈上灑麵粉,噴清水,促使酒瓶長毛髮霉,營造出「陳年」的假象,其製造成本幾乎為零,且只用幾天就能達到「長毛」的效果。這樣的酒沒有任何附加價值不說,甚至還達不到基本的食品衛生標準。

  事實上,白酒從未有過「土埋」的歷史,國標也不允許此類做法。土埋不僅影響白酒酒體的老熟過程,也不利於酒中有害物質的揮發,傷害風味的同時,還可能損害飲用者的健康。

  無論是茅台還是其他知名白酒品牌,都不曾把酒埋在土裡貯藏。在專業人士看來,「土埋酒」更像是在收取智商稅,沒有正規酒企會這麼做。

  利用各種噱頭的同時,「替父賣酒」等打悲情牌的營銷手法在白酒行業也屢見不鮮,這類品牌只要配合相關廠家提供的酒瓶、酒杯、瓶蓋、飄帶等「標配行頭」,就能順利打造一個「假名媛」醬酒品牌。

  為了打擊行業亂象,有關部門和媒體近年均有行動。今年7月,為凈化世界醬香酒核心產區,針對白酒市場亂象,仁懷市委、市政府、遵義市(仁懷市)酒業協會將加大醬香酒生產經營環境的整治,嚴厲打擊小部分白酒企業生產竄酒等違法違規行為和制售「名為大麴醬香,實為竄酒」的行為,嚴格查處制售假冒偽劣白酒的行為。

  在從業者看來,「假茅台」和各種行業亂象不僅侵害了品牌的利益,更把醬酒行業拉下水,稀釋醬香酒的品牌效應,尤其是在整個醬酒行業還處於成長期的時候。

  根據中泰證券的研報,憑藉全行業佔比4%的產能,醬酒行業佔據了全行業20%的銷售收入,利潤更是達到了全行業的35%。2018年,國內白酒行業的整體營收增速為13%,醬香型龍頭品牌茅台實現了兩倍於全行業的增速,其他醬香酒企更是取得超過80%的高速增長。

  在產業、資本和消費市場的共同助力下,醬酒成了當前白酒市場的全新風口,但也是因為如此,不少人想趁機「撈一筆」,無數「酒中假名媛」就此冒出。

  對於尚在發展期的醬酒行業來說,「酒中假名媛」的存在無疑會透支行業價值,甚至導致「劣幣驅逐良幣」的結果。在整個市場都在迫切尋找紅利的背景下,醬酒行業不缺「關愛」,反而應該警惕過分「催熟」,以及對賺快錢的做法敬而遠之。

  目前遵義市委、市政府已把打擊竄酒、整頓白酒市場亂象納入掃黑除惡範疇,一旦發現有酒廠違規操作,將依法嚴格懲處。

  此外,貴州省對白酒市場的監管力度也並未鬆懈。貴州省於日前成立打擊侵權假冒工作領導小組,以進行茅台酒市場專項整治工作,更加嚴厲打擊囤積居奇、哄抬價格、制售侵權假冒茅台酒以及「黃牛黨」炒買炒賣茅台酒等違法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