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金鷹獎主動公開刷票:網路刷票的膿包就該戳破

金鷹獎主動公開刷票:網路刷票的膿包就該戳破

此次的「刷票」膿包系由該獎組委會主動戳破,這樣的態度和行動,對於保障評獎的公正性、杜絕數據注水,其實是非常有必要的。同時再次提醒,設置網路投票的賽事、評選活動,都應該有反「刷票」的意識和相關措施保障。

全文1536字,閱讀約需3分鐘 

文/重舟(媒體人) 編輯 王言虎 實習生 張曉雨 校對 劉軍

10月15日晚,中國電視藝術家協會官方微博發佈了第30屆中國電視金鷹獎組委會的聲明,首次披露近期舉辦的第30屆金鷹獎投票活動中,存在惡意「刷票」,數據注水現象,並開展了清票行動,部分候選演員票數因此變化較大,事件引發關注。

▲第30屆中國電視金鷹獎聲明。

媒體通過電商平台搜索發現,從事「網路刷票生意」的商家多達上百家,多標榜「純人工刷票」,有商家甚至承諾「穩拿冠軍」。針對在金鷹獎評選中刷票一事,多個商家表示「非常熟悉,安全可做」,有商家報價稱3毛錢刷1票,300元就可刷出1千張投票,若需求更多,還可享受更大優惠。

「哪裡有網路投票,哪裡就有刷票」,時下彷彿成了一種普遍的潛規則。在行業內頗有名氣的金鷹獎評選也「中招」,確實不應該,但卻很難說讓人意外。

來自金鷹獎組委會的相關聲明指出,經研究決定,第30屆中國電視金鷹獎「觀眾喜愛的男、女演員獎」第三輪網路投票提名人選的票數將剔除所有不正常數據。對於10月15日後產生的新投票數據,還會繼續進行異常排查等技術核驗。

這表明,此次的「刷票」膿包系由該獎組委會主動戳破,這樣的態度和行動,對於保障評獎的公正性、杜絕數據注水,其實是非常有必要的。同時再次提醒,設置網路投票的賽事、評選活動,都應該有反「刷票」的意識和相關措施保障。

當然,此事也再次刷新了社會對於當前網路「刷票」黑產進化速度的認知。要知道,金鷹獎投票活動以手機號註冊,本就有「一號一票」的投票限制,正常情況下,應該能夠有效減少作弊的可能性。但媒體調查發現,不少商家聲稱IP限制、身份限制、手機號限制、驗證碼限制、地域限制等的網路評選活動,「只要付錢,均能突破」,甚至承諾可以讓買家「穩拿奪冠」。目前金鷹獎組委會所清理的異常投票高達150萬張,足見「刷票」技術的確可以輕鬆突破現有的限制。

有關網路「刷票」黑產內幕,這些年媒體其實披露不少,相關治理也不是沒有。但從現實來看,對之的實際約束效果的確仍待強化。而在相關打擊跟進的同時,網路「黑產」的自我進化也在快速進行。這一現實無疑呼籲在治理網路「黑產」方面,還需要多打出一些組合拳,比如法律的完善和屏蔽技術的提升應該同步推進。

一個細節是,像金鷹獎這樣的權威性評選活動,「刷1萬張投票也只需2500元,平均每張票僅為0.25元」,反映出「刷票」的成本非常低。如果能夠加大懲戒力度,織密反作弊技術之網,讓違規操作的成本上升,相信能夠有效緩解「刷票」泛濫之勢。

另外,鑒於「刷票」的防不勝防,以及網路投票與「刷票」已在公眾認知中形成一種「強關聯」的客觀事實,各種賽事評選,或也可考慮適當優化調整評價體系,不再片面依賴於網路投票的評選模式,以從源頭減少「刷票」的市場需求。要知道,網路投票的流行,除了操作簡便,另一個正在於其公正性。然而,當「刷票」變得無處不在,其公正性、公信力都受到威脅,是時候重新審視網路投票的利弊,加以慎重選擇了。

任何網路投票一旦被「刷票」污染,都是對評獎公信力的巨大破壞。每個活動主辦方都應該在反對「刷票」作弊上亮明態度,並且有相應的「反制」措施,甚至可考慮取消「刷票」嚴重者的參選資格。在這個意義上,這次金鷹獎評選主動「揭醜」,不啻為一種積極的示範。而當「刷票」成為一種普遍的潛規則,要徹治對應的網路黑產,更需要社會各方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