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擁有親密的異性朋友能幫你變長壽?

擁有親密的異性朋友能幫你變長壽?

  via:Pixabay

  本文轉載自公眾號「科研圈」(ID: keyanquan)

  作者 | 李珊珊

  都說社會關係和社會支持會影響人的情緒體驗,那麼壽命呢?良好的社會支持會影響人的壽命嗎?

  我們的壽命會受到哪些社會因素的影響?

  朋友越多的個體能夠得到更多的社會支持,而更高的社會階級保證了個體能獲得更豐富的生存資源,這兩個因素都可能帶來壽命的提高。然而,一項新的研究將促使我們重新審視這些結論。在與人類基因相似度高達 94% 的狒狒種群中,這些社會因素對於它們壽命的影響與人類截然不同。在這種非人靈長類的社群中,雄性地位越高,其壽命反而越短;而與異性的友誼越親密,它們的壽命就越長。 

  安博塞利狒狒的研究計劃

  1963 年,當 Jeanne Altmann 與丈夫 Stuart 來到肯亞的安博塞利盆地尋找合適的狒狒研究場地時,她沒有想到自己的一生會在狒狒的世界中度過。在馬賽-安博塞利自然保護區進行了一年多的研究后,她回到了芝加哥大學。這一年的經歷讓 Jeanne 對狒狒產生了興趣,1971 年 6 月,在 Stuart 的勸說下,他們重新回到了肯亞公園,並一同創辦了直至今日的安博塞利狒狒研究計劃(Amboseli Baboon Research Project)。

  Jeanne Altmann (左)與Stuart Altmann(右)

  圖片來源:Amboseli Baboon Research Project

  安博塞利項目的開創,促進了不少對野生動物生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研究。這其中包括了《狒狒生態學》的出版以及狒狒行為的系統觀察方法論 [1]。關於方法論的論文于 1974 年發表,至今已經被引用超過 1 萬 6 千多次,而 Jeanne Altmann 也早已成為普林斯頓大學的行為生態學名譽教授。「他們的研究改變了這個領域。」美國紐約市立大學靈長類動物學家 Larissa Swedell 如此評價。至今為止,該項目已經記錄了長達 49 年的數據。

  狒狒的生態觀察

  有了 49 年的龐大資料庫,科研團隊能夠探究其他野生動物研究項目無法解答的問題。比如,影響狒狒,尤其是雄性狒狒生存狀況的社會因素是什麼。由於雄性狒狒在種群中的生活狀態不如雌性穩定——它們更容易受到階級等因素的影響,在不同種群間流竄。因此,探明雄性狒狒的生存狀況,需要大樣本量的支持。

  沿用 Jeanne 的研究方法,如今的安博塞利項目負責人 Susan C。 Alberts 帶領團隊分析了資料庫中的 542 只成年狒狒自 1984 年 1 月到 2018 年 12 月以來每一天的生活軌跡。他們想要知道:狒狒的壽命與其社會聯繫/社會地位是否相關?這種關聯性是否可以被套用在人類社會中類似的情況中?

  via:Pixabay

  在狒狒研究中,上述兩個抽象的社會概念可以通過兩個具體的行為指標「換算」:理毛頻率及對抗行為。研究團隊記錄下每隻狒狒與同伴之間的配對理毛行為,並由此計算出每一隻狒狒的社會聯繫水平。雌性狒狒個體有同性、異性兩個社會聯繫水平的指標,而由於雄性狒狒中較少出現同性間的理毛行為,它們只有一個異性社會聯繫指標。對抗行為的計算方式要更為複雜一些: 「合格」的對抗行為指「戰局」的兩個成員中,一個僅表現出攻擊/中性行為,而另一個只表現出屈服行為。研究人員們以一個月為周期,通過記錄、累加群體成員每個回合的戰局成績,將總成績通過配對演算法矩陣(pairwise interaction matrix)的換算,得到該成員當月的排位(社會等級指數)。

   社會與壽命

  通過分析安博塞利狒狒的壽命和社會聯繫/社會地位之間的關係,研究人員們得到了出乎意料的結果。在過去,科學家們一度認為,雄性狒狒結交異性「好友」是一種對未來生育機會的投資。而本研究卻顯示,對於雄性狒狒而言,單純的異性友情不僅真實存在,而且還能為雄性帶來好處:與雌性關係較為親密的雄狒狒死亡率較低。異性社會聯繫評分高一個標準差,雄性狒狒的死亡率會降低 28%。科學家們認為,由於安博塞利盆地的狒狒群中,近半數的雄性在生育年齡段之內死亡,雄性狒狒的自然壽限(natural lifespan)受到他們在最佳生育年齡段間存活率的影響。因此,異性關係更好的雄狒狒死亡率較低,自然壽限也更長。這是首個在人類以外的生物中發現了雄性自然壽限與其社會聯繫之間存在相關性的研究。

  對雌性狒狒而言,壽命與社會聯繫之間的關係要更為緊密:異性社會聯繫評分提升一個標準差,雌性狒狒的死亡率能降低 31%。此外,同性友誼(37%)比異性友誼更有利於提升它們的存活幾率。根據以往研究的結果,這是由於更好的同性關係可能帶來更高的社會地位、更多的盟友,以及在在競爭有限的交配資源時,更易獲得其他雌性的容忍等。

  via:Pixabay

  社會地位對於狒狒的影響與人類截然相反:對雄性狒狒來說,社會地位提高可能意味著死亡率的上升。一些研究證據或許能解釋這個結果:社會等級越高的雄性狒狒,體內的睾酮及糖皮質激素就越多。這兩種激素都具有免疫抑制的功能,可能對狒狒的生命周期造成影響 [2, 3]。其次,狒狒的高社會等級通常與更快的表觀遺傳衰老相關(epigenetic ageing)[4]。社會地位越高的狒狒炎症相關基因的表達越高,這意味著高地位狒狒可能出現更多的急性炎症反應 [5]。對於雌性狒狒而言,社會地位並不能顯著影響自然壽限,這與普遍研究結論不同 [6]。但研究者們認為,雌性的社會地位可能間接影響了它們的存活狀況——由於社會等級越高的雌性朋友越多,而社會聯繫又會對死亡率產生了影響,社會地位在雌性自然壽限中可能扮演了調節的角色。

  對人類的啟示

  這項研究或許能夠推動我們對人類壽命的理解和調控——許多研究證明,人類壽限的增長在狩獵-採集社會就已經開始了 [7,8],這遠遠早於農業的出現以及西方藥物的發展。因此,部分研究者認為,單從現代工業社會的發展來探究人類壽限存在一定的局限,想要真正理解人類壽限的增長,我們可以通過對比研究,探討壽命較長的非人靈長類動物的自然壽限與人類的異同,從而更好的理解人類壽限是如何一步一步發展到今天的 [9]。

  安博塞利計劃的意義不僅在於更好的保護野生狒狒種群,它對於幫助我們了解自身也有至關重要的意義:過去,安博塞利團隊平行研究的證據,為荷蘭戰後新生兒的疾病學研究做出了不小的貢獻 [10]。隨著項目的發展,或許未來有一天,人類壽命與社會之間的聯繫也會在安博塞利計劃的支持下,得到更清晰的解答。

  論文信息:Campos, F。 A。, Villavicencio, F。, Archie, E。 A。, Colchero, F。, & Alberts, S。 C。 (2020)。 Social bonds, social status and survival in wild baboons: a tale of two sexes。 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s of the Royal Society B, 375(1811), 20190621。

  參考文獻(點擊滑動查看)

  1。 Altmann, J。 (1974)。 Observational study of behavior: sampling methods。 Behaviour, 49(3-4), 227-266。

  2。 Setchell JM, Smith T, Wickings EJ, Knapp LA。 2010 Stress, social behaviour, and secondary sexual traits in a male primate。 Horm。 Behav。 58, 720–728。 (doi:10.1016/j.yhbeh.2010.07.004)

  3。 Roberts ML, Buchanan KL, Evans MR。 2004 Testing the immunocompetence handicap hypothesis: a review of the evidence。 Anim。 Behav。 68, 227–239。 (doi:10.1016/j.anbehav.2004.05.001)

  4。 Anderson JA, Johnston RA, Lea AJ, Campos FA, Voyles TN, Akinyi MY, Alberts SC, Archie EA, Tung J。 2020 The costs of competition: high social status males experience accelerated epigenetic aging in wild baboons。 bioRxiv 22, 961052。 (doi:10.1101/ 2020.02.22.961052)

  5。 Lea AJ, Akinyi MY, Nyakundi R, Mareri P, Nyundo F, Kariuki T, Alberts SC, Archie EA, Tung J。 2018 Dominance rank-associated gene expression is widespread, sex-specific, and a precursor to high social status in wild male baboons。 Proc。 Natl Acad。 Sci。 USA 115, E12163–E12171。 (doi:10.1073/pnas。 1811967115)

  6。 Archie, E。 A。, Tung, J。, Clark, M。, Altmann, J。, & Alberts, S。 C。 (2014)。 Social affiliation matters: both same-sex and opposite-sex relationships predict survival in wild female baboons。 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B: Biological Sciences, 281(1793), 20141261。

  7。 Gurven, M。, & Kaplan, H。 (2007)。 Longevity among hunter‐gatherers: a cross‐cultural examination。 Population and Development review, 33(2), 321-365。

  8。 Blurton Jones, N。 G。, Hawkes, K。, & O『Connell, J。 F。 (2002)。 Antiquity of postreproductive life: Are there modern impacts on hunter‐gatherer postreproductive life spans?。 American Journal of Human Biology, 14(2), 184-205。

  9。 Emery Thompson, M。, Rosati, A。 G。, & Snyder-Mackler, N。 (2020)。 Insights from evolutionarily relevant models for human ageing。 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B: Biological Sciences, 375(1811), 20190605

  10。 Pennisi, E。 (2014)。 Baboon watch。 Science, 346(6207), 292-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