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今天是圓明園罹難160周年,圓明園會復建嗎?

今天是圓明園罹難160周年,圓明園會復建嗎?

今天是圓明園罹難160周年。

160年前的1860年10月18日,被譽為「萬園之園」的圓明園被西方列強搶掠、焚毀,園林建築被毀殆盡、無數珍寶不知去向,一代名園逐漸淪為荒園廢園。160年後,「馬首」回到圓明園,卻難有合適地方安置?散落各地的文物命運如何?該保持原貌還是復建輝煌?跟著《新聞調查》一起去找尋答案。

「馬首回家」了,卻無處安置?

圓明園建博物館已是現實需要

160年前的1860年10月,英法聯軍闖入北京,搶掠、焚毀了圓明園,位於「海晏堂」的12尊獸首從此身首異處,流失海外。2007年,澳門愛國企業家何鴻燊以6910萬港元成功將「馬首」收購,於2019年11月將其捐給了國家,並希望它回到圓明園。

圓明園管理處的管理者們犯了愁:「馬首回家」當然是好事,但考察後發現很難有合適的地方將其安置。這份尷尬讓他們再次意識到:圓明園應該擁有一座具有一定規模的圓明園博物館。

國家文物局原副局長張柏認為,隨著對圓明園的研究不斷深入,出土和回歸的各類文物也會不斷地增加,圓明園要建一座博物館,這已是一種現實的需要。

▲存放在庫房的文物

其實早在2000年,國家文物局和北京市政府正式批複了《圓明園遺址公園規劃》,但真要實施困難很多。北京市海淀區圓明園管理處副主任李向陽表示,希望國家文物局等部門向前推進此事,爭取能夠早日有一個圓明園的博物館。

博物館不可一日建成,但「馬首回家」卻迫在眉睫。幾經討論,各方都認為把馬首先展陳於位於正覺寺正中央的文殊亭內,是首選方案。目前,文殊亭及周邊的安防正在升級改造中。他們將努力爭取在11月13日,也就是馬首捐贈一周年這一天之前,讓馬首回到圓明園。

流散在外文物的命運:被燒烤架壓、被隨意放置、被挖洞浸泡……

一百多年來,散失在世界各地的圓明園文物有多少?如今命運又如何?

據研究圓明園的專家估算,圓明園被搶文物散落在世界與中國各地,總數以百萬計。而流散於國內的文物都主要集中在北京。國內國外兩者的比例大約在二八開。

乾隆皇帝在位時主持編纂的《石渠寶笈》,彙集了清廷內府所藏的歷代書畫藏品,為尋找圓明園書畫文物提供了重要依據。圓明園管理處工作人員劉陽花了2年的時間,從該書籍中摘錄出圓明園的書畫作品,並開始四處奔走,努力尋找這些作品的下落。

他不斷地發現原本屬於圓明園的文物,欣喜之餘也經常感到心痛——

北京的內務部街11號院,清朝時期是「駙馬府」,民國時期此院主人是鹽業銀行經理岳乾齋。在這裏,有一個圓明園裡的羊角石被壓在沉重的燒烤架下。

即便是在海外的博物館,在中國境內拍賣市場已過億的圓明園文物也是被隨意放置,而這些東西在中國境內可能都沒有。

圓明園大殿佛像後面的唐卡流失到法國後被鋪到了天花板上,為了走電線吊燈,唐卡中間被挖了一個洞,加之樓上漏水,這一珍貴文物被浸泡後留下了污跡。

這些情況令劉陽更加覺得讓漂泊在外的文物回到圓明園格外重要:「這種東西只要能拿到一件給圓明園,對於了解圓明園的收藏和歷史文化就會是一個質的提高。」 

歷代圓明園人一直都在通過不斷走訪,試圖發現圓明園文物的蹤跡。讓人欣慰的是,經過各方不懈努力,一些流失在外的圓明園文物得以陸續「回家」。

圓明園是否有復建的可能?專家:應將其列為一項國家級文化工程

圓明園是否復建?專家學者中一直存在兩種截然不同的觀點:一方是「廢墟派」,主張保持原貌、反映歷史滄桑;另一方是「復建派」,認為圓明園應該通過復建重新展現盛時的輝煌。

審批程序的複雜、「復建派」和「廢墟派」的學術之爭,經常導致一些遺址的復建、可見遺存的緊急保護遲遲沒有進展。而天津大學建築學院副教授張鳳梧認為,現階段應該將緊急搶救放在重要的位置上:「先解決搶救的問題,接下來就可以再談它的展示和利用問題了。」

對於這些問題,中國人民大學清史研究所教授王道成幾年前就曾專門撰寫文章,呼籲更高層級的有關部門重視圓明園遺址公園建設,將其列為一項國家級文化工程。

王道成建議,組建一個包括文化部、國家文物局等多部門主要負責人在內的權威領導機構,討論決定圓明園遺址公園建設中的方針大計,協調各方面工作,聘請若干古建、園林、文物、考古、歷史等學科專家組成專家委員會,為圓明園遺址公園的建設提供諮詢、審定規劃,並對工程質量進行監督。

來源 | 新聞聯播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