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法考第一網紅」羅翔:指責「名媛」前,不妨先反思自己

「法考第一網紅」羅翔:指責「名媛」前,不妨先反思自己

原標題:「法考第一網紅」羅翔:指責「名媛」前,不妨先反思自己

原創 陳友敏 上海法治報

「6個人,拼麗思卡爾頓酒店雙人下午茶套餐」「60個人,每人100元拼租一天法拉利用來自拍」「寶格麗酒店房間,40人分批次拍照」……

上述內容源於一篇《我潛伏上海「名媛」群,做了半個月的名媛觀察者》的文章。此文一經發布,有關「上海名媛」的內容在網路上瘋狂刷屏。「名媛們」幾乎被一邊倒的指責聲淹沒。但是「當你一根指頭指向別人時,其他指頭都在指向自己。」中國政法大學教授羅翔如是說。

針對「上海名媛」引發的輿論風波,10月17日,羅翔教授在其嗶哩嗶哩賬號「羅翔說刑法」上發表了個人看法。

B站視頻「羅翔說刑法」

站在道德制高點,

嚴於律他,寬於律己

在羅翔教授聽朋友提起「上海名媛」這則新聞時,第一評價是:虛榮。但是他馬上意識到,「當你一根指頭指向別人時,其他指頭都在指向自己。我不也是這麼虛榮嗎?」

300a-kaqzmiw2092304.jpg
68d5-kaqzmiw2092306.jpg
36da-kaqzmiw2092413.jpg

我們的朋友圈中50%以上似乎都充斥著這種虛榮,當然也不都是在炫耀自己的財富。有的在炫耀自己的知識,有的在炫耀自己的道德,有的在炫耀自己的孩子,還有的則是在炫耀自己看透了功名利祿。

我們很容易輕易地對他人進行道德上的指責,因為這能夠滿足我們想象中的道德優越,甚至可以掩飾我們事實上的道德敗壞。所以你會發現最經常指責他人某種道德過錯的人,往往自己也深陷其中無力自拔;習慣指責他人膽小的人可能自己懦弱無比;習慣責備別人生活作風不好的人,很可能在性方面是放縱墮落的;至於那些腦滿腸肥、尸位素餐之輩,天天發表冠冕堂皇之詞,自己往往更不幹凈。

「人很容易唱高調,因為這不用付出任何代價,反而可以沽名釣譽,掩蓋自己的毛病,何樂不為。當我本能地指責『上海名媛』的當事人時,我就發現自己犯了一個經常犯的錯誤,那就是道德上的雙重標準。」羅翔教授說。

c8fd-kaqzmiw2092412.jpg
b54e-kaqzmiw2092488.jpg
1556-kaqzmiw2092490.jpg

我們很習慣把自己放在道德上的制高點,有強烈的道德優越感,特點就是嚴於律他,寬於律己。我們經常像望遠鏡一樣,永遠用小鏡頭看待別人的錯,放得很大,但習慣於用大鏡頭看待自己的錯,總是說得很小。我們很容易發現別人的問題,卻很容易忽視自己的問題,在指責別人的過程中會獲得快感,或者一種道德上的優越感。尤其當我們指出他人的失敗,叫別人無地自容,這會讓我們覺得比別人更高一點,從而不斷助長我們的驕傲與自大。

很多時候,當我們在別人身上發現了自己也有的缺點,我們可能會極力地批評與論斷,一方面,我們在批評他人的過程中,可以獲得一種自以為是的快感,這種快感會讓我們根本無需為自己的過犯悔改;另一方面,越是嚴厲的批評,越是可以在眾人面前掩蓋我們自己同樣的罪行。

道德的使命首先是自律

道德使命首先是自律,而不是他律。道德譴責的第一步永遠是對自己發出來的。我們必須要首先問我們自己在相似的情況中,我們會如何行為?

a0c9-kaqzmiw2092567.jpg

倫敦日報曾經向作家切斯特頓徵稿,徵稿的題目是:社會亂象根源何在?切斯特頓回復:「在我,社會亂象的根源在我。」正是因為我們每個人內心深處的幽暗,導致了這世上一切的邪惡。

人總是習慣於對他人隨意進行道德上的譴責,卻很少去反思自己。因此「上海名媛」事件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讓我們自省的機會。

「我不是說人們不能進行道德譴責,而是說當我們進行道德譴責的時候,一定不要把自己排除在道德判斷之外。道德判斷永遠要先自己,然後才是其他人。」

15cc-kaqzmiw2092570.jpg
8c4c-kaqzmiw2092758.jpg
21b5-kaqzmiw2092760.jpg
f1c6-kaqzmiw2092850.jpg

「我非常喜歡一個童話故事——安徒生的《影子》。一個作家總是好奇對面陽台的人家,但是看不到,越看不到越想看。所以作家的影子就投射到對面的陽台,影子就看到了別人家的一切。後來作家醒來影子不見了,因為影子長大了離他而去了。再後來影子回來了,殺死了主人,將主人取而代之。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黑暗的影子,如果我們任由他長大,有一天他就會吞噬我們。」羅翔語重心長道,「如果你總是盯著別人的黑暗,而無視自己內心的幽暗,終有一天你的影子是會吞掉你的。所以不要對人性抱以過高的期待,永遠要警惕我們人性深處的幽暗。」

事實上法治的一個重要前提就是對人性幽暗的假設。這也是為什麼人組成的任何機構都要受到法律嚴格的約束。

虛榮不真實

所有人的炫耀總是會讓別人感到討厭和虛偽,因為所有的虛榮其實都是在掩飾自己的缺乏。

B站視頻「羅翔說刑法」

我們不喜歡學者誇耀自己擁有多少的智慧與知識,我們也不喜歡權貴的炫富,我們甚至聽到別人誇耀自己的形象,比如說我捐了100名失學兒童,都會讓我們覺得厭煩。因為我們知道他們活得不真實,炫耀只是想吸引他人的恭維,渴望他人的認同,以填滿自己內心的空虛與不足。

人為什麼不能虛榮呢?

羅翔教授解答了這一問題:「因為虛榮不真實。從邏輯上來說,虛榮是不自洽的。因為我們不可能做到徹底的虛榮,我們不可能做到徹底的虛假。我們至少希望別人對我們是真實的,我們也會在有些情況下對別人真實。只有真實在邏輯上才是自洽的。」

在《理想國》中,蘇格拉底對充滿懷疑主義的格勞孔兄弟說:「我們生活在兩個邏輯極端中,一邊是壞事做盡,但卻流芳百世;一邊是一生行善,但卻身敗名裂。」

「做一個誠實的人當然充滿著危險,但是相比做一個虛榮的人,哪種選擇更危險呢?各位,你覺得呢?」

來源 | B站「羅翔說刑法」

整理 | 陳友敏

編輯 | 劉家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