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法國自二戰來首次實施宵禁,前一晚有幸福也有焦慮

法國自二戰來首次實施宵禁,前一晚有幸福也有焦慮

澎湃新聞特約撰稿 徐曉飛

自從新冠疫情暴發以來,夜晚的盧浮宮就再也沒有了往日的喧鬧。以前總是有許多遊客專門挑著晚上來拍盧浮宮的夜景,由此也帶來了廣場上許多叫賣紀念品的小販。疫情暴發之後,遊客沒了蹤影。盧浮宮的夜晚,也就變得安靜了許多。但是,10月16日這個刮著寒風的周五是個例外。縱然時間已經過了晚上10點,盧浮宮前的廣場上還是聚集著三五成群的人們。有的人舉著手機拍攝夜晚的盧浮宮金字塔,有的人一邊踱著步一邊靜靜欣賞著眼前的風景。最吸引眼球的還是廣場上搭起的一個小小的花架——木製的花架上纏繞著各色的鮮花。花架上用金色的氣球拼出了一對男女的名字:胡斯(Houss Erzek)和迪瑪(Dima Husseim)。花架下則是一個由蠟燭點綴出的小小通道。通道上灑滿了花瓣,盡頭寫著這麼一句話:嫁給我吧。

在盧浮宮以及三五親友的共同見證下,胡斯取出戒指,單膝跪地,向迪瑪說出了這句人生中最美好的話語。

「我完全不知道他今天要求婚。」迪瑪懷抱一捧玫瑰,滿臉幸福地說。

「今晚是宵禁前的最後一晚了,只能今天求婚啦!」胡斯在一旁說。

為了應對持續惡化的新冠疫情,法國政府宣布將從17日凌晨0點開始在包括巴黎在內的9個疫情嚴重的都市區施行宵禁,為期4周,時間為每日晚上9點至次日早上6點。大部分的商業場所都要關閉。所有宵禁區內的居民除非有工作、看病之類的合理理由,宵禁期間一概不許出門。如果要出門,必須要有官方出具的證明書。所有違背宵禁的居民都將面臨處罰。初犯者將被處以135歐元的罰款(約合人民幣1060元)。如果再犯,罰款將被提升至1500歐元(約合人民幣11770元)。如果被抓住三次,那罰款就將是3750歐元(約合人民幣29426元),同時還要面臨6個月的牢獄之災。

在周四晚間的全國電視問答中,法國總統馬克龍表示,宵禁是為了抵抗病毒所必須採取的政策。同時呼籲法國人民要發揮共和國的精神,遵守政府的指示,共克時艱。但是,在疫情已經肆虐了超過半年之後,許多巴黎市民對政府新一輪的嚴苛政策已經表現出了倦怠。有的人對宵禁表示理解,也有人覺得政府的做法不可理喻。

宵禁前夜的巴黎,空氣中飄散著的既有幸福和快樂,也有困惑、不解,乃至憤怒。

胡斯在盧浮宮廣場向女友迪瑪求婚,此時距離巴黎開始宵禁只剩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了。

宵禁令效果存疑,民眾看法不一

雖然宵禁令的出台,讓胡斯緊急把求婚改在了周五晚上進行。但是,對胡斯以及他的未婚妻迪瑪來說,政府推出宵禁令還是一個正確的決定。

「我覺得這個政策對緩解疫情肯定是有幫助的。」胡斯說。

「而且大家應該都會遵守政府政策的。」迪瑪在一旁補充到。

但是,並不是所有人都對宵禁令持歡迎態度。就在胡斯和迪瑪講話的時候,旁邊的一個路人聽到了討論的內容,忍不住跑上來插了句嘴。把宵禁令從頭到尾批判了一番。當然這是個略顯極端的例子。但是,許多巴黎市民對於政府突然推出宵禁令表示不解甚至不滿,卻是事實。

「宵禁令公佈的時候,我正和朋友在吃晚飯,當時的感覺就像是鍘刀突然砍下來了一樣。」巴泰勒米·巴里(Barthélemy Berry)說,「我完全沒想到政府會推出這樣的政策。」

「沒錯沒錯,」巴里的朋友安吉琳·杜弗拉因(Angeline du Fraigne)在一旁表示讚同,「自從二戰結束之後,法國就再也沒有宵禁過了。」

兩人都是在巴黎讀書的大學生。他們都表示理解政府出台宵禁政策的初衷是為了緩解現在法國幾近失控的疫情。但是,對於宵禁是否真能達到預期效果,兩人都顯得比較悲觀。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他們不覺得法國人會因為政府的宵禁令就真的乖乖地到了9點就上床睡覺。宵禁令的初衷是要讓民眾少點聚集,從而減緩病毒傳播的速度。但是兩人都認為,想要見面的人們總是會找到辦法鑽空子見面的。

「實話實說,法國人總歸是要找點樂子的,不論什麼政策都沒辦法改變這一點。」杜弗拉因說。

在她看來,宵禁令反而可能會起到助長病毒傳播的效果。對於許多年輕人來說,想要社交的慾望不會改變。本來到了晚上,大家可以在戶外找個餐廳或者其他公共場所見面。現在實施宵禁令,很多人可能會躲到朋友家裡去,這樣一來就成了在室內聚集,還會觸碰朋友家中的許多傢具,反而更不安全。再加上巴黎人的公寓普遍很小,真要是聚集的人多了,社交距離或者基本的通風都很難保證。這些都會助長病毒傳播。

巴里也表示,政府的宵禁令本身就有很多邏輯不自洽的地方,有許多人們可以鑽的空子。舉個例子,雖然宵禁令禁止民眾在晚上9點至早上6點之間出門。但是,有些情況可以是例外。其中除了普通的上下班需要、看病需要、緊急情況需要等之外,還加了一條遛狗。也就是說,如果一個巴黎市民晚上要遛狗,那也是可以無視宵禁的。

「我當時就跟朋友說,這下所有人都會去買狗的,」巴里半開玩笑地說,「到時候大家就一起牽著狗在公園裡見面好了。」

年輕人感到被針對,

希望政府能更加放眼長遠

談起宵禁令主要針對的目標群體,巴里和杜弗拉因都覺得就是年輕人。此前,30歲以下的年輕人就是造成法國第二波洶湧疫情的主要原因。現在宵禁令一出,他們更覺得自己成了社會的敵人。

「說到底,真正高危的老年群體,一般都不會大晚上出門喝酒或者吃飯,這個宵禁主要限制的就是年輕人的活動。」巴里說。

當然,兩人也認可政府政策背後的邏輯——控制年輕人的社交,就可以減緩病毒在年輕人之間的傳播,從而減少年輕人作為宿主去感染老年人的可能。他們也認同,與此前僅僅關閉餐飲場所的措施相比,宵禁當然會更有效。但是,他們希望政府可以多想想宵禁這樣嚴苛的政策對民眾的影響。

自從疫情暴發以來,許多學校都取消了當面授課,轉為上網課。這也就意味著許多大學生,尤其是新生,喪失了與同學社交的機會。現在又加上晚上的宵禁,許多年輕人可能要一整天都窩在家裡,沒有社交生活。這對他們的心理健康自然不是好消息。

事實上,法國在春天的封城結束之後,就出現了全國範圍內的心理疾病暴發現象。根據法國6月在南部進行的研究調查顯示,參與調查的三千餘人中,15%都有焦慮的癥狀。罹患抑鬱症的人群更是佔到了總人數的26.5%。人作為社會性的生物,獨自待久了,自然會出現心理問題。也正是因為有了這樣的前車之鑒,許多人對法國政府未來的抗疫政策也有自己的擔憂。

「從抗疫上來說,宵禁當然是好政策,但是我們為此付出的代價太大了。」巴里說,「我們現在都知道與病毒的戰鬥會是一場持久戰,我們也應該要有配套的長遠政策才行。」

(作者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院,現居巴黎)

本期編輯 常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