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姐夫炒股虧1100萬元 上海律師助姐姐取證被控故意傷害

姐夫炒股虧1100萬元 上海律師助姐姐取證被控故意傷害

  姐夫炒股虧1100萬元,上海律師助姐姐取證被控故意傷害

  「張雲帆是上海光大律師事務所執業律師,若定罪意味著他的職業生涯終結。」張雲帆的妻子麥茜琪說。

  2019年1月12日,因姐姐的債務問題,張雲帆等人與姐夫方強發生衝突。其間,張雲帆抱住方強後一起摔倒。後經兩次司法鑒定,結果均顯示方強「肋骨骨折,輕傷二級」。

  2019年6月,張雲帆因涉嫌故意傷害被警方帶走,24小時後被取保候審。2020年4月,辦案人員打電話建議張雲帆取得方強的諒解,爭取從輕處罰。

  取得方強諒解的條件是什麼?據麥茜琪提供的與方強現場談判錄音顯示,方強要求「回到以前的狀態」。

  這種說法,在張雲帆一方看來,意味著「承擔600萬元債務,並不得再追討轉賬給『牛散』的500萬元。」麥茜琪告訴記者:「方強簽署諒解書的條件是讓我們承擔不屬於我們的1100萬元的債務,我們做不到。」

  方強父親則表示:「承擔1100萬元債務才可諒解」的說法系對方捏造,方強只想維持這個家庭。

  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交給張雲帆家屬的逮捕通知書。本文圖片均由受訪者提供2020年9月1日,經上海松江檢察院批准,警方以故意傷害罪逮捕張雲帆。「事發當天沒檢查出骨折,後面怎麼又檢查出了骨折?」麥茜琪認為,司法鑒定結果存在疑問,且無法判定丈夫張雲帆的「抱摔」行為是導致骨折發生的直接原因。

  據張雲帆辯護律師透露,該案件已訴至相關法院,將於10月19日上午開庭審理。

  「損失證明」

  事情起源於張雲帆的姐姐張敏與姐夫方強的糾紛。

  2016年6月,方強告訴張敏,他結識的股市「牛散」(指炒股能力很牛的散戶)袁彤有「新股配售」特殊渠道,可以穩賺不賠。張敏將自己現存股票盡數拋售,加上積蓄,湊齊500萬元交予袁彤。

  之後兩年未見回報,2018年8月中旬,方強告訴張敏500萬元本金虧光了。兩人為此大吵一架,開始分居。

  張敏找袁彤討「損失證明」。袁彤告訴她,方強通過操作袁彤等合作方帳號違約超配資比例買入股票,不僅把500萬元本金全部虧光,還倒欠了袁彤600萬元。根據上海長寧法院關於此事件的一審判決書,方強承認了這一點。

  張雲帆的妻子麥茜琪稱,袁彤與方強關係比較好,張敏懷疑方強捏造虧損,串通外人轉移財產。張敏隨即到上海虹橋路派出所報案,警方答覆此事屬於經濟糾紛,不予立案。

  張敏報警未被立案,反而成了被告。2018年9月,袁彤起訴方強、張敏,要求其承認600萬元債務。

  根據該案一審判決書,上海長寧法院經審理認為,方強、張敏雖是夫妻,但600萬元債務系方強個人承諾,難言對張敏發生效力,對於共同承擔債務的要求,法院不予支持。

  方強、袁彤不服判決,認為張敏應共同承擔債務,提起上訴。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二審駁回,維持一審判決。

  根據該案一審判決書,張敏向法院提交了一張銀行卡。這張銀行卡的銀行賬戶為方強所有,而綁定的是袁彤的手機號,並與袁彤以及另一帳號之間在2016年有4000多萬元的流水。在張敏看來,這是方強與袁彤串通的證據。

  這張銀行卡是張敏、張雲帆、麥茜琪三人從方強手中搶到的,正是因為這次涉嫌「暴力取證」的行為,張雲帆被控故意傷害罪。

  「暴力取證」

  對於此次取證,上海市松江區人民檢察院認定:「2019年1月12日16時許,被告人張雲帆至本區新橋鎮賣新公路1399號3號樓處,為幫助張敏(另行處理)搶奪被害人方強的隨身物品,遂徒手控制被害人方強致雙方倒地,後又用膝蓋頂壓住被害人方強胸部致傷。」

  麥茜琪回憶說,2019年1月12日,張敏聽說袁彤價值200多萬元的跑車正在供方強使用,再度懷疑他們串通捏造債務騙錢。當日,張雲帆作為執業律師,與姐姐張敏一同參與「取證」。

  「我們(張敏、張雲帆、麥茜琪)到後,方強所在的私人小院門沒關,小院里停著那輛跑車,而方強正在車旁。」麥茜琪回憶稱,張敏當即拍照,並要求查看方強的背包,二人爭搶背包,方強同時試圖搶走張敏用於拍照的手機,「張雲帆見狀,擔心姐姐受到人身傷害,就一把抱住方強,兩人一起摔倒在地」,張敏趁機拿走方強的錢包,錢包中包含前述銀行卡、方強的身份證等物品。

  麥茜琪稱,等她和張敏驅車離開現場一段距離後,張雲帆才放開方強。方強馬上往外追趕,在大門口用身體趴到車頭上,發出咚的一聲響,張雲帆又將其拉開。她和張敏趁機將車開走,甩掉方強後,張雲帆趕回車上,三人一同離開。麥茜琪認為:「張雲帆為保護正在與方強發生爭執的姐姐,抱住方強後,和他一起倒地,整個過程中,我老公並沒有任何攻擊行為。」

  對當日的情形,方強父親另有一番描述。他告訴澎湃新聞記者,他看過事發當日的監控影片,事發時張雲帆從背後抱住方強,麥茜琪與張敏爭奪方強手中的包,她們咬傷方強,方強倒地後,還被張敏踢了兩腳。

  方強如何描述當日情形?澎湃新聞記者多次以電話、簡訊的方式聯繫方強,均未得回應。在前文提到的一審判決書中,方強對「取證」一幕發表意見稱:2019年1月12日,其被張敏及家人尾隨、毆打、搶奪,其受輕傷並報警。

  「回到以前的狀態」

  2019年3月,方強向警方提供2019年2月20日在上海楓林司法鑒定有限公司鑒定的鑒定書,顯示「經鑒定4根肋骨骨折,為輕傷二級」。

  上海楓林司法鑒定公司出具的司法鑒定意見書麥茜琪對鑒定結果的真實性存在疑問。她稱,她們曾取得事發當天方強在上海瑞金醫院集團閔行區中心醫院拍攝的X光片和診斷報告,顯示「右側諸肋骨未見明顯錯位骨折」。麥茜琪同時向記者提供了事發11天後方強在上述醫院拍攝的CT診斷報告,顯示右側第4-6肋骨皮質褶皺。

  方強的X光診斷報告單

  方強的CT診斷報告單對此,楓林出具的鑒定書解釋為「較小的肋骨骨折在X線片上不容易被發現」。為進一步核實確認傷情,2019年5月,上海松江公安委託司法鑒定科學研究院對方強傷情進行二次鑒定,鑒定意見仍然為「被鑒定人方強右側第3、4、5、6前肋骨骨折,已構成輕傷二級。」

  司法鑒定科學研究院司法鑒定意見書

  「2019年6月,張雲帆因涉嫌故意傷害被警方帶走,24小時後又被取保候審。」麥茜琪告訴記者,2020年4月,辦案人員突然打來電話告知,建議張雲帆取得方強的諒解,爭取從輕處罰。據麥茜琪提供的與方強現場談判錄音顯示,方強要求「回到以前的狀態」。

  這種說法,在張雲帆一方看來,意味著「承擔600萬元債務,並不得再追討轉賬給『牛散』的500萬元。」麥茜琪告訴記者:「方強簽署諒解書的條件是讓我們承擔不屬於我們的1100萬元的債務,我們做不到。」

  方強的父親則表示:「承擔1100萬元債務才可諒解」的說法系對方捏造,方強只想維持這個家庭。

  2020年9月1日,經松江區人民檢察院批准,張雲帆以故意傷害罪被執行逮捕。

  記者獲悉,警方在處理此事件時經過接報、受理、立案調查、執行等常規辦案程序。據張雲帆的辯護律師告知,該案件已訴至相關法院,將於10月19日上午開庭審理。

  目前,麥茜琪一方仍對司法鑒定存疑。她認為,無證據證明骨折與張雲帆「抱摔」行為存在因果關係。

  麥茜琪稱,事發當日,圍觀者有近10人。目前,她願意以5萬元獎金徵集事發現場目擊證人。

  (文中張敏、方強、袁彤均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