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30.87億應收票據確認收入,山西汾酒百億銷售之謎

30.87億應收票據確認收入,山西汾酒百億銷售之謎

  環球老虎財經

  10月16日,在山西汾酒股價創下新高之際,山西汾酒控股股東對公司股份進行減持,而今年已有7大股東對山西汾酒進行了減持。值得注意的是,雖然今年上半年山西汾酒業績仍在增長,但現金流卻大幅減少,而這背後同山西汾酒為了美化業績,允許了應收票據的大幅增長。雖然當初山西汾酒整體上市的目標已經實現,但其高端酒之路難言成功,而在警惕高端白酒漲價引發不正之風回潮下,山西汾酒或許難以再依靠頻繁提價來提升業績,目前五糧液已經開始減量挺價,而反其道而行的山西汾酒,雖然股價衝進了白酒行業前三,但想要真正站在第一梯隊仍然任重道遠。

  10月16日,山西汾酒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汾酒集團通過大宗交易轉讓其持有的10570000股公司無限售流通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1.21%,轉讓總金額約15.67億。前一日,山西汾酒股價剛衝進了白酒三甲,市值逼近2000億元,時隔十 年曾經的汾老大再次挺進白酒第一梯隊。而在亮眼的股價表現下,已有7大股東對山西汾酒進行了減持。在減持的隊伍中,5家是機構投資,另外兩大股東分別是汾酒集團和山西杏花村國際貿易有限公司。

  半年報顯示,上半年山西汾酒實現營業收入68.99億元,同比增長7.8%。不過,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卻同比下降27%。值得注意,報告期內公司的應收賬款融資(承兌匯票)額高達14億,而去年同期是27億。而在山西汾酒的應收賬款列表中,山西杏花村國際貿易有限公司、山西杏花村義泉涌酒業股份有限公司、汾酒集團分別佔據應收款的35.83%、15.92%、13.09%。一般酒企都是先付款後提貨,所以現金流都比較好,但山西汾酒使用了承兌匯票,先供貨再收款的模式。這相當於沒有足夠多現金的經銷商通過銀行加槓桿開承兌匯票給酒廠,而酒廠在為了好看的報表放鬆了交易條件允許了這種行為。默許背後實則是山西汾酒壓貨衝量的目的。

  白酒行業向高端白酒聚攏已是既定的趨勢,而山西汾酒也加快了高端化的節奏,上半年其業績增長除了收益於省外收入的增長,但若從產品具體來看,山西汾酒高端與次高端的青花系列取得了30%的高增長。但高端酒的漲價步伐已經放緩,五糧液甚至開始減量挺價,而山西汾酒卻仍在壓貨衝量,並希冀於通過漲價帶動青花系列高增長,但《警惕高端白酒漲價引發不正之風回潮》的文章似乎提醒了依賴系列酒漲價的不可持續。

  山西汾酒提價上癮

  2020年雖然疫情的陰霾仍未驅散,但這並未影響白酒行業的回暖與新一輪繁榮。而在激烈的賽道下,漲價幾乎成了酒企提高業績與高端化的標配,多款白酒價格與多家酒企的股價都衝上了歷史高點。然而,9月22日,中紀委官網發佈高文新、姜永斌的署名文章《警惕高端白酒漲價引發不正之風回潮》,雖未指名道姓,但今年以來山西汾酒多次提價。

  2020年上半年,山西汾酒就已經在3月份以及5月份的時候上調了其42度、53度的白酒價格。而根據安信證券研報,2020H1山西汾酒白酒主營業務收入實現68.36億元,同比增長7.89%,增長主要系相應繳納消費稅等稅費減少所致,但這種減少只是延後了稅金的繳付,並不能實質增加公司利潤。

  而二季度增速約18%,主要系青花二季度提速貢獻。而青花系列7月1日提價,二季度經銷商打款積極,銷售商品收到現金36.12億元,同比增長接近100%,使得1-6月青花系列增長提速至30%以上。也就是說,青花系列的提價直接影響了其業績增速。

  目前山西汾酒的產品體係為:青花汾酒和國藏汾酒為高端、次高端(400-800元)、老白汾酒為中端(100-400元)、玻汾為低端(100元以下),其中高端的青花系列和低端的玻汾是兩大核心品類。作為次高端價格帶的主要白酒品牌,山西汾酒的增長邏輯仍是次高端擴容。

  山西汾酒整體上市的軍令狀

  近幾年山西汾酒加大了擴張的步伐,並在去年密集收購汾酒集團旗下旗下資產。

  尤其2019年,公司收購了汾酒集團部分資產、義泉涌部分資產、寶泉福利厂部分資產、汾酒集團土地使用權及汾酒集團汾青酒廠100%股權、汾酒銷售公司10%股權、竹葉青公司10%股權。

  這背後同山西汾酒簽訂的一則「軍令狀」有關。

  幾十 年前山西汾酒與貴州茅台、瀘州老窖、西鳳並稱為「中國四大名酒」,其品牌、規模和市場佔有率一度是白酒行業龍頭,被稱為「汾老大」,1998年山西假酒案後,山西白酒業一蹶不振。山西汾酒也受此波及,銷售大幅降低,省外市場迅速流失。再加上山西汾酒的落後的理念和混亂的管理使其痛失白酒老大地位。2017年,山西拉開國企國資改革大幕,汾酒最先成為試點。

  2017年汾酒集團曾與山西省國資委立下「三年目標責任書」,計劃到2019年底實現國有資本保值增值率達107.6%、酒類營收達到103.74億元、酒類利潤總額達到16.38億元,同時推行股改試點,推進汾酒集團整體上市。據稱,此舉是為了減少關聯交易和提高產量。

  2016~2018年,山西汾酒的關聯交易金額分別為7.76億元、11.57億元、29.28億元,逐漸增加,且關聯交易方多為汾酒集團,包括上述多家公司。其中,2018年關聯交易同比大增153%,還被上交所問詢。在軍令狀倒數一個月的時候,山西汾酒的產業整合開啟了加速模式。

  但整體上市計劃也給山西汾酒帶來了陣痛,因為收購的酒業務毛利率低,拉低了公司的整體毛利率。

  默許應收票據大幅增長

  而為了酒類營收能達到百億的目標,山西汾酒也是鉚足了勁。2019年,山西汾酒終於跨入了「百億陣營」,實現營收118.8億元,實現利潤19.1億元。而為完成當初的承諾其也在汾酒招募代理商這塊下足了功夫。早在2018年9月份之前,網上就有大批「無需經驗」就可以加盟汾酒經銷商的招商信息。山西汾酒的經銷商數量也因此快速增長。

  截至6月31號,汾酒經銷商數量為2679家,凈增長190家,且增加的主要是汾酒省外經銷商增加及竹葉青酒經銷商增加。山西汾酒在大幅擴充經銷商的同時,上市公司對眾經銷商付款期限延期做出了默許。根據山西汾酒回復公告,山西汾酒2018年加大了對經銷商支持力度,將接收銀行承兌匯票的承兌期限從六個月延期至一年,致使報告期應收票據大幅增加,這也導致現金凈流量增長率略低於行業平均值。事實上,對於經銷商來說,這是個誘惑,而對於山西汾酒來說,由於自身擴張中品牌力較弱,渠道議價能力有限,為了業績的增長默認了應收票據的增長情況出現。

  山西汾酒在2019年實現營業收入118.8億元,同比增長25.79%;凈利潤19.39億元,增長28.63%;經營性現金流凈額超過30個億,暴增220%,經營現金流凈額暴增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票據貼現。而2018年應收票據中銀行承兌票據與商業承兌票據加起來高達36.95億元,佔總資產比重高達31.32%。山西汾酒在2019年年報顯示,本期公司已質押的應收票據金額為6.91億元,已背書或貼現的應收票據高達30.87億元。

  2019年是山西汾酒軍令狀的最後一年,而或許為了美化報表,山西汾酒直接將票據進行了貼現,從而2019年汾酒達到百億銷售額的目標。

  多次並購後庫存大幅增長

  不過,在山西汾酒百億銷售額背後,高端白酒始終難以突破。

  數據顯示,2018年,山西汾酒的低價白酒營收佔比為34.42%,次高端與中端白酒佔比61.17%,配製酒佔比3.61%。而300~700元/瓶的次高端青花汾酒系列收入佔比,大約為25%。

  如今中國白酒市場已經進入存量博弈時期,更多市場的獲得是需要依靠從別人嘴裏搶食,唯獨例外的就是高端市場,而從汾酒近年來的動作看,基本也是從三個方面著手,與五糧液和老窖一樣,發力點均類似,廣告、高端或次高端定位。比如,青花30側重提升產品的價格定位,側重政商等高端需求,但山西汾酒青花目前的定位依然是次高端,進不了高端市場。

  在2019年靚麗業季報背後,山西汾酒對白酒企業進行多次收購,對酒類產品的分類也做了重新定義,公司主營酒類產品的庫存量卻大幅度增加,特別是汾酒的庫存量的增速超一倍有餘。

  2019年白酒企業中存貨增幅最大的是山西汾酒,從上年的31.56億元增至52.58億元。

  而截至2020年半年報,山西汾酒庫存年初商品賬面餘額有26.89億,年末賬面餘額仍有25.6億。而五糧液年初庫存商品賬面餘額26.18億元,年末賬面餘額減至15.81億。可以看出上半年五糧液去庫存效果比較明顯,這背後是實施了減量挺價,傳統渠道配額縮減將帶來批價上漲。而山西汾酒卻反其道而行。

  報告期內,山西汾酒的成品酒的庫存量6776.65萬升。具體包括,汾酒的庫存量為5469.24萬升,庫存量比上年同期增加151.80%,系列酒的庫存量為774.59萬升,庫存量比上年同期減少25.51%,配製酒的庫存量為532.83萬升,庫存量比上年同期增加32.09%。

  從新的分類中可以看出,汾酒的產銷率也呈現下降趨勢。

  在此前白酒行業的黃金十 年中,山西汾酒過於保守,最終錯失了白酒行業瘋狂突飛猛進的十 年。而今隨著白酒行業競爭加劇以及馬太效應日益明顯,顯然,汾酒復興之路任重道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