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說唱歌手表演freestyle時,大腦中發生了什麼?

說唱歌手表演freestyle時,大腦中發生了什麼?

  文章來源:我是科學家iScientist

  「說唱」似乎很適合引爆綜藝節目觀眾的嗨點。說唱節目越辦越多,其他形式的綜藝節目也很喜歡讓藝人在舞台上秀一把說唱。

  圖| 《乘風破浪的姐姐》

  說唱歌手在舞台上熱力四射,freestyle時更是自由肆意調用各種詞語並加上韻律,常有驚人妙語,觀眾的情緒也被帶動著一嗨再嗨。

  常規的音樂演唱一般需要系統、長時間地排練,去熟悉韻律和歌詞。freestyle則不同。相對來說,它更有挑戰性——rapper得結合具體的場景,用押韻的歌詞和新穎的節奏模式,自由發揮並創作,更注重靈活性和創造性。

  歌詞、節奏、押韻等多個元素能夠在即興的場景下,以新穎靈活又熱情的方式呈現出來,不但令觀眾買賬,也吸引了神經科學研究者的注意。

  大腦的信息行為加工模式

  來自美國國立衛生院的神經科學家,邀請了12位有著豐富演藝經驗和專業技巧的說唱歌手(都是右利手,因為一般右利手的人語言中心在左腦),藉助功能性神經影像,研究他們說唱時大腦的變化情況。

  這些rapper進入核磁共振掃描儀后,開始演唱。

  請開始你的表演

  他們先唱一段自己爛熟於心的歌詞(常規任務組);然後再即興說唱一段自由發揮的歌詞(即興任務組)。隨後,科學家系統分析了這兩組不同任務對應的神經影像差別。

  通常情況下,大腦的信息-行為加工模式是這樣的:大腦內側前額葉(MPFC)發出指令,傳給背外側前額葉(DLPFC)——它是大腦的監督性注意力系統(supervisory attentional system),背外側前額葉對信息進行加工處理后,再傳給運動系統。

  這類似於打仗時,軍官(內側前額葉)下達命令,士官(背外側前額葉)接到命令后,傳達給各個連隊,並監督士兵執行。

  常規演唱時,大腦的信息-行為加工模式| 作者製作

  大腦的這種行為控制模式,能保證我們有意識地調整、管理並實現我們想發出的動作。體現在神經影像上,就是在執行特定行為時,理論上內側前額葉和背外側前額葉的信號強度會同時增加。

  即興創作時,大腦失控了?

  相對常規任務組,即興任務組的大腦活動發生了一些明顯的變化:

  一方面,語言控制區域(左側大腦外側裂)的信號強度增加了;另一方面,與運動控制相關的許多區域,信號強度也普遍提高,如前運動輔助區(pre-SMA)、背側運動前皮層(PMd)、扣帶運動區(CMA)、右側小腦後部和蚓部。

  語言和運動相關腦區的激活,說明rapper在即興說唱的時候,需要在腦海中快速選擇詞語和句子進行語音編碼(語言區域激活),與一定的節奏韻律組合后,再清晰明快地說唱出來(肌肉運動控制區域)。

  不過這些變化都在意料之中,畢竟 freestyle 是創新性地使用語言和韻律,相關腦區自然會更加活躍。

  而真正令科學家大感意外的是,內側前額葉(MPFC)和背外側前額葉(DLPFC)的活動不同步了——在內側前額葉(MPFC)信號活動增強的同時,背外側前額葉(DLPFC)的信號活動反而降低了!

  freestyle時的大腦影像特點(橘色表示信號活動增加,藍色表示信號活動減少) | 參考文獻[5]

  為什麼會發生這樣反常的情況?

  進一步分析后,科學家們找到了合理的解釋:rapper在即興說唱時,內側前額葉發出的指令,可以另闢蹊徑,繞過背外側前額葉,直達運動相關腦區。

  即興freestyle時,信息-行為加工模式| 作者製作

  內側前額葉(MPFC)一般和內在動機驅動的、自發性的行為相關,和外在的刺激關係不大。而背外側前額葉(DLPFC)主要和以外在目標為導向的行為息息相關,需要強烈的自我意識活動參与(比如及時評估和糾正行為)。

  在常規表演時,大腦會採取「傳統路徑」,循規蹈矩地按照已經譜好的曲、寫好的詞來唱,在這個過程中,監督性注意力系統被調動,歌手需要好好注意呼吸、共鳴、吐字、抑揚頓挫等是否準確到位。

  而即興說唱要求 rapper 反應靈活,必須迅速「舞文弄字」組成新鮮、有趣、押韻的歌詞,rapper來不及深思熟慮和準備,這對應背外側前額葉信號降低,自發注意力系統減弱,相對而言變得更有創造力了。

  無獨有偶,另一個關於爵士樂即興演奏的神經科學研究,也發現了類似的結論。相較於A組(彈奏爛熟於心的爵士曲譜),B組(即興演奏新鮮的爵士曲譜)演奏者的「注意力系統和自我意識」會相對減弱,其神經影像也表現為背外側前額葉(DLPFC)的信號強度降低,內側前額葉(MPFC)信號強度增加——換句話說,爵士樂演奏者在即興彈奏時不去考慮細枝末節,反而更容易腦洞大開,迸發出意想不到的創造力。

  舞台上揮灑自如、情感豐富的rapper| 圖蟲創意

  另外,相信你從來沒有見過面無表情的rapper,尤其在表演freestyle的時候,rapper們總是情緒充沛、表情豐富,很有感染力。這是因為,在即興說唱時,杏仁核區域是高度活躍的。杏仁核是大腦的情緒控制中心,當杏仁核的活動和語言、運動等相關腦區的活動同步時,就共同構成了一個相互協調的網路。有了這些相互響應的神經網路做支撐,才有了完美的freestyle——歌詞靈活、情緒飽滿、動作協調,充滿活力。

  放鬆自我才能靈感乍現

  估計大家有類似的感覺,花了整天時間嘗試解決一個挑戰性問題,可能當天無果,但在第二天居然毫不費力地找到了解決方案。

  根據即興創作時的神經影像特點,我們知道,執行不同的行為時,會激活不同功能的腦區。當執行以目標為導向的任務時,我們會主要認知評估自己的行為是否會實現目標。但如果想讓思維更加發散和具有創造力,就不能過於以「目的」為導向,而應該是讓自己的「監督性注意力系統」放鬆下來,才會「邂逅」意想不到的、新穎有趣的發現。

  放鬆下來,創造力更強| 圖蟲創意

  不要忘記阿基米德是泡在浴缸里、身體完全放鬆時才想到了阿基米德原理,其實這是有科學依據的——雖然「專註」等自我意識強的狀態能提高工作效率,但只有「放鬆自我」才有利於思維放空和靈感乍現。

  我們不一定能成為舞台上的rapper,但也可以有自己的freestyle。

  作者:蔡夢飛

  編輯:袁玥 麥芽楊

  排版:雷昱兒 凝音

  題圖來源:圖蟲創意

  參考文獻:

  [1]Ridderinkhof et al。 The role of the medial frontal cortex in cognitive control。 Science 306, 443–447 (2004)。

  [2]Thompson-Schill,et al。 Role of left inferior prefrontal cortex in retrieval of semantic knowledge: a reevaluation。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94, 14792–14797 (1997)。

  [3]Limb, C et al。 Neural substrates of spontaneous musical performance: an FMRI study of jazz improvisation。 PLoS One 3, e1679 (2008)。

  [4]Corbetta, M。 et al。 Control of goal-directed and stimulus-driven attention in the brain。 Nat Rev Neurosci 3, 201–215 (2002)。

  [5]Liu, S。,et al。  Neural correlates of lyrical improvisation: an fMRI study of freestyle rap。 Scientific reports, 2, 834。(2012)。

  [6]Tsujimoto et al。 Evaluating self-generated decisions in frontal pole cortex of monkeys。 Nat Neurosci 13, 120–126 (2010)。

  [7]Goldberg et al。 When the brain loses its self: prefrontal inactivation during sensorimotor processing。 Neuron 50: 329–339。 (2006)

  [8]Raichle ME, et al。 Intrinsic brain activity sets the stage for expression of motivated behavior。 J Comp Neurol 493: 167–176。(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