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鵬華基金子公司40億兌付懸案 2000多投資者疑似中招「假集合」

鵬華基金子公司40億兌付懸案 2000多投資者疑似中招「假集合」

  資管風鈴

  後資管新規時代,許多老產品的問題仍待暴露。

  資管風鈴獲悉,鵬華基金子公司鵬華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管理髮行的「鵬華聚鑫」系列固收產品目前已出現兌付逾期,該產品共計25期,總規模接近40億元,目前涉及的投資者人數為2000多人,並且分佈在全國各地。

  蹊蹺的是,在鵬華聚鑫出現違約後,出面與投資者溝通兌付方案的並非鵬華資產主導,而是工商銀行,甚至工行還曾提出將資管份額置換成銀行理財產品的解決方案。而無論是工行還是鵬華資產,均以種種理由拒絕向投資者提供鵬華聚鑫的定期報告。

  從目前該事件的一系列細節來看,鵬華資產的此次逾期事件背後,有可能仍然是一起由銀行代銷、投向銀行資產、並且由大行獲取主要受益、承擔主要風險的「假集合」產品,而鵬華資產或在其中扮演通道者。

  事實上,券商資管和基金子公司以「一對多」專戶開展通道業務早已被明令禁止,而發生在資管新規後的此次「假集合」事件,很有可能成為一場頂風作案,無疑將成為不同資管產品互相嵌套所帶來權責風險的鮮明腳註。

  1·逾期的鵬華聚鑫

  發生逾期的鵬華聚鑫,早在2017年就開始銷售。

  據資管風鈴獲悉,此番暴露流動性的一批產品,起始時間為2020年1-2月份,而到期時間為同年7-8月份,期限為6個月。

  事實上,在鵬華聚鑫這一較為「標準」的期限安排背後,仍然指向了分離定價、期限錯配的類資金池操作的可能性。

  而對於4.1%的「比較業績基準」,多位投資者透露,代銷機構在向其推介該產品時曾有暗示該產品可以保本保收益,但受限於監管政策不可體現在產品合約中。

  事實上,自資管新規取消「預期收益率」等可能引發剛性兌付的產品要素後,不少資管機構都採用業績比較基準的方法來代替此前「預期收益率」的功能。

  「其實換湯不換藥,還是用一個預先明確的數字來向投資者暗示收益。」北京一家券商資管人士對此指出。

  從基金合約來看,鵬華聚鑫也仍然是一隻可以投資非標資產的計劃。據產品說明書披露,該產品投資範圍包括「具有業績比較基準的各類證券投資類資產管理計劃」,如信託計劃、證券公司資產管理計劃、基金及基金子公司資產管理計劃、期貨資產管理計劃。

  「無論是信託還是券商、基金的資管,都可以再投向非標。」上述券商資管人士表示「不排除目前違約的只是負債端的產品,這個產品還會投資用來持有非標資產的新計劃,並且通過兩者進行嵌套。」

  在嵌套模式中,一旦底層非標資產出現質量問題,顯然也將導致產品兌付出現逾期。

  此外,鵬華聚鑫發生兌付逾期背後還有另一種可能,那就是其持倉中的部分高收益債出現了違約,進而導致其兌付流動性的喪失。

  有接近鵬華聚鑫人士透露,該產品持倉中的一部分或持有已經陷入兌付問題的海航債,進而導致產品違約。

  2·疑似的「假集合」

  在鵬華聚鑫的逾期背後,相關的處置兌付方案卻並非由鵬華資產主導,而是代銷機構工商銀行。

  在產品延期支付及後來的逾期過程中,工商銀行曾提出多種兌付方案與投資者協商,而根據目前最新的方案,是工行於2020年10月20日兌付該產品本金的50%,其餘50%通過轉換理財等方式延後一年兌付。

  在溝通過程中,部分工行工作人員給出的解決方式是要求投資者在10月11日前簽訂「小協議」。

  該小協議為工商銀行拿出的一份緊急兌付方案,方案中指出本月20日兌付本金50%,48%轉為工商銀行理財產品,剩下的2%作為收益且一年後兌付。

  「並且這份『小協議」不能帶回去,簽訂後20號前兌付一半,剩下的投入資金轉入工行理財產品,預計一年之後回本。「一位投資人對記者表示。

  不過,對於工商銀行給出的上述方案,已經有部分投資人已經同意並簽署了該方案。

  不少投資者對資管風鈴表示,工行及鵬華資管人士均強調簽訂他們給的協議是投資人唯一的選擇,否則就只能等到底層資產變現退出後兌付。

  在該方案的溝通過程中,部分投資者試圖向鵬華資產及工行索要鵬華聚鑫的定期報告查看資金使用情況,但均因各種理由遭到拒絕。

  工行表示定期報告需要向鵬華資產索要,而當投資在向鵬華資產索要鵬華聚鑫定期報告時,也被告知相關報告只能提供給工商銀行。

  華東一位投資人表示,「我去的時候工行和鵬華資管相關人士均在場,但溝通過程中只同意給產品說明書,現在資金的投向、跟之前的宣傳不一致等問題一概回答不了。」

  從可投非標到標準化的期限安排,從4.1%的業績比較基準到作為代銷機構的工行出面提出解決方案,鵬華聚鑫極有可能是一隻假集合產品。

  所謂假集合,是指資管機構發行一對多集合資管計劃,交由銀行進行代銷,並根據該行的投資建議進行投資,相當於該產品的資產端和負債端均來自於銀行,資管機構僅在其中提供通道服務,在資管收入上,銀行也將拿去更大的比例,而資管機構只賺取通道費。

  銀行開展假集合的主要目的,是通過滾動發行的資管產品將部分非標業務及不良資產養在表外,一方面能夠優化體內報表,另一方面通過表外業務能夠提高自身盈利能力。

  此前,一些銀行曾多與信託公司合作開展假集合業務,後因底層資產的暴雷而陷入權責糾紛。

  如果鵬華聚鑫查實是一場假集合之下的逾期兌付,鵬華資產也大機率無法避免被追責。因為無論早在2014年,還是後來的資管新規,利用一對多集合產品從事通道業務一直是被禁止的違規活動。

  事實上,資管新規後,不少銀行和資管機構之間的曖昧動作也在發生新變化,鵬華聚鑫或許絕非諸多問題項目中的孤例,但在這場離奇的風波中,我們仍然能看到管理人在信息披露義務上的撇清責任,能看到代銷機構在風險暴露後的揶揄與苟且,還能可以看到資管新規之後無法被打破的剛性兌付和嵌套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