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北京新浪體育 73小時的瘋狂挑戰 他在南極完成超級鐵人三項

73小時的瘋狂挑戰 他在南極完成超級鐵人三項

  丹麥人安德斯·霍夫曼。

  3.8公里游泳,180公里自行車,再加上42公里的全程馬拉松,完成這樣一個超長距離的鐵人三項(簡稱「大鐵」),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但有人卻還要追求更驚人的極限——在南極洲完成鐵三。

  丹麥人安德斯·霍夫曼就實現了這樣一個瘋狂的挑戰——他經過了近73小時堪稱煉獄的旅途,終於成為了首個達成目標的人,在極限運動歷史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這次挑戰所想要傳達的東西就是,我們應該打破內心的限制。」他在近日接受BBC採訪時表示,「這樣的精神可以應用到生活的每一個方面。」

  霍夫曼在南極游泳。

   只為一次瘋狂

  安德斯·霍夫曼雖然也完成過長距離鐵三的比賽,但並非專業的鐵三運動員,也不是鐵三這項運動的狂熱愛好者,「我也不那麼喜歡寒冷的天氣。」

  但之所以起了在南極洲完成鐵三這樣一個瘋狂的想法,只是源於一次衝動。

  他觀看了一段關於極限運動風箏衝浪的影片,自己又正好從事體育科技方面的工作,於是就產生了在極限運動歷史上也留下自己名字的想法。

  「我喜歡的是那種對精神的磨練,以及戰勝困難的意志力。」在接受BBC採訪時,他這樣解釋極限運動對自己的吸引力。

  而想要完成這樣不可能的挑戰,他所做的準備面面俱到。

  首先,霍夫曼為自己組建了一個完善的團隊:提供資金的贊助商、嚮導和支援人員、跟隨拍攝紀錄片的人員。除此之外,能夠保障他在運動時保持體溫的裝備也至關重要。

  但除了外部需求之外,最關鍵的因素還是讓他自己能夠做好準備。為此,霍夫曼也進行了相當嚴苛的特訓。

   比如,在寒冷的冬日,他就在哥本哈根周邊接近0度的自然水域進行游泳訓練。一開始,他只能在水裡堅持35秒就不得不上岸,但適應7天之後,他堅持的時間就延長到了11分鐘。

  「在你整個身體處於極限壓力的情況下,你必須控制住自己的思想,我們可以做到比自己想象的更多。」

  冰雪荒原騎車180公里。

   地獄旅程

  經過細緻的準備之後,霍夫曼終於正式開始了挑戰——從丹麥飛到法蘭克福轉機,到達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再抵達阿根廷最南端的烏斯懷亞,最後經過海上旅行,到達了南極洲的智利貝納多·奧希金斯科考站附近。

  站上了自己設定的起點線,霍夫曼面前的挑戰無疑比之前特訓的時候還要更為嚴峻。

  首先他要面臨的危險就是在游泳過程中可能遭遇的海豹。此前,曾有過英國科學家被海豹襲擊致死的案例——為了防範危險,他的支援團隊一直開船跟隨護衛。

  但即便能夠躲過海豹,在南極水域游泳也已經足夠困難, 「開始的幾公里,我的大腦一直在說服我放棄,告訴我這是個壞主意——距離太遠了,溫度太低了,整個計劃都毫無意義……」

  前進的路途,也是霍夫曼同自己的內心對抗的過程。好不容易完成游泳上岸之後,他花了半個小時才換好自行車裝備,又花了20分鐘才讓凍僵的四肢恢復活動能力。

  但騎車也毫不輕鬆——由於南極的夏天冰川融化,部分地面泥濘不堪,讓他在其中一段花了兩個小時才騎了5公里,其間是無數次的摔跤。

  「雖然我那時剛出發了4個小時,體能還沒有問題,但是前路的漫長令我非常沮喪,速度太慢的挫敗感等負面想法一直在干擾我。」

   沮喪之中,他用了一個辦法來鎮定情緒——數自己的呼吸次數,將每60次呼吸視為一段小路程,以此平復自己的內心。

  霍夫曼在冰上奔跑。

   紮營冰原,進退不得

  坐上自行車整整27個小時之後,霍夫曼依然未能完成180公里的自行車行程,並且中間絲毫沒有睡覺休息。這個時候,他面前還有60公里的騎車+跑步才能抵達終點。

   「那是我生理和心理最低潮的時候,我開始懷疑自己能否完成目標。但這次挑戰所想要傳達的東西就是——我們應該讓自己打破內心的限制,所以首先我必須要打破的就是自己內心的懷疑。」

  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情況變得越來越不樂觀。

  由於他曾經在北極圈內用了不到11個小時完成半程大鐵,所以團隊一開始估計此次南極挑戰需要一天半的時間完成——但現實情況是,他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完成挑戰。

  隨著團隊所攜帶的補給品的逐漸消耗,加上天氣的惡劣,挑戰不得不「暫停」——所有的嚮導和支持人員都撤離了,僅僅留下霍夫曼和一位同伴在原地紮營休息。

  這時是凌晨一點半,距離他出發已經過了44個小時半。

   紮營在廣闊的冰原,霍夫曼和同伴只能待在原地,靜靜等待,「那太瘋狂了,這樣待在冰原上我們哪兒也去不了。如果我們也撤到科考站的話,很可能就會取消這次挑戰了。我們別無選擇,已經走了這麼遠,我無論如何也想完成挑戰。」

   不要被距離的遙遠嚇倒

  待在帳篷里的一天時間里,霍夫曼一邊節約地消耗著食物補給,一邊等待著大風的平息。

  最後他還是等來了好天氣,並最終完成了自己的目標——由此,他也成功把自己的名字留在了極限運動的歷史中。

   「我花了73小時不到的時間,感覺很超現實,我好多次感覺這條路永遠也走不完,所以到走完的時候還不敢相信。」

  「我鬆了一口氣,整個過程比我們預料的最壞情況還要糟。終點也沒有像比賽一樣有終點線在等待,我仍然和我的同伴們走在同一片冰原上,但是目標已經達成了。」

  不巧的是,完成這樁壯舉之後,在回到丹麥的過程中,霍夫曼一行人又遭遇了新冠疫情的襲擊——在丹麥關閉入境口岸的11個小時前,霍夫曼才成功回到了家鄉。

  而在霍夫曼看來,他挑戰自身極限的這一段傳奇經歷,或許也可以在這個特殊時期激勵人們。

   「我們生活中有太多不確定因素,目標也常常顯得遙遠。但是把目標分解成一個個小目標,不被距離的遙遠嚇倒,就能幫助你抵達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