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網友、女領導……都是他的「戀愛」對象,有人為他背債2000多萬

網友、女領導……都是他的「戀愛」對象,有人為他背債2000多萬

原標題:網友、女領導……都是他的「戀愛」對象,有人為他背債2000多萬

工作體面 有車有房

迷上競技彩票後有了「賭徒」心態

幻想一夜暴富

當合法收入不能支撐其賭癮

他開始戀愛騙錢

……

戀愛本是一件甜蜜的事,而有些女生卻因此「賠了夫人又折兵」。5年裡,犯罪嫌疑人朱文打著戀愛的幌子,詐騙多名女性巨額錢財,其中一名女性傾家蕩產,為他背債2300多萬元。5月21日,江蘇省蘇州工業園區檢察院以朱文涉嫌詐騙罪向法院提起公訴。7月22日,法院對此案開庭審理,目前尚未宣判。

30多歲的朱文,研究生學歷,一米七多的個子,皮膚白、看起來書生氣的他很有女生緣。他不僅同時和多名女生談戀愛,還總能讓這些女生心甘情願借錢給他或為他透支信用卡。2014年,朱文已在銀行工作了幾年,有車有房,年薪尚可,但他迷上了競技彩票。2014年至2019年,為實現買彩票暴富的夢,他一面在外面借高利貸,一面以戀愛名義詐騙錢財用於賭球。

認可借款情況

但他從不還錢

被害人抵押房產所在小區被害人抵押房產所在小區

「我心比較軟,又因為我們是男女朋友,就借給他了,他借的時候都說會還的。」2014年,朱文在某婚戀網站上結識了柳真,他開始追求柳真,並告知對方自己在銀行工作,年薪三四十萬元,名下有兩套房產,二人很快發展成男女朋友。

交往三四個月時,朱文第一次向柳真借錢,他告訴柳真準備置換一套房子,需要1萬元過渡一下。朱文將自己的畢業證書、購房合同押給了柳真,柳真很放心地將錢借給了他。朱文沒有辜負信任,十多天就還了錢。

過了段時間,朱文又開始以還房貸車貸、資金周轉等多種借口向柳真借錢,且基本沒再還過。2017年,柳真發現朱文電腦里有他和其他女生的照片,便和朱文結束了男女朋友關係。

之後,柳真將朱文借款20萬余元未還的情況列在一張紙上,朱文認同,但並沒有歸還。之後,柳真根據信用卡賬單又整理出朱文套現自己信用卡的錢共計10萬余元,並微信發給了朱文,但朱文也未還錢。

與同行女領導戀愛

張口借錢更方便

圖片來源於網路,與正文無關圖片來源於網路,與正文無關

「一開始我以為朱文讓我跟他一起借這600多萬元是去做墊資業務,後來我知道這些錢他都拿去還債了。他欺騙了我,但因這些高利貸是我們一起簽的,我怕對方找上門讓銀行知道,影響我的工作,才去幫他借這麼多錢補這個窟窿。」

2015年,田欣和朱文在同一家銀行工作,兩人逐漸熟悉起來。有一次,朱文找到田欣,說自己在幫客戶做墊資業務(不通過銀行,直接借錢給客戶),需要70萬元,每個月可付田欣2萬元利息。田欣借給了他后,朱文只支付給田欣部分利息,沒有歸還本金。過了一段時間,朱文以同樣的理由又向田欣借了40多萬元,田欣看有利息可賺,想著朱文和朋友一起在外面開了公司,做金融中介業務,應該具備還款能力,便還是借給了他。

後來,兩人發展為男女朋友。朱文想向田欣專門放貸的朋友陳深借錢,因田欣是本地人,又是銀行領導,借錢會比較方便。朱文便和田欣說自己最近有好多墊資業務,需要的資金比較多,希望田欣可以作為共同借款人向陳深借600多萬元,放貸給客戶后每月可分田欣10萬元左右的利潤。田欣答應了。

於是,二人向陳深借了600多萬元高利貸。朱文讓田欣把這筆錢分批轉給了其多位朋友,再通知這些人將錢轉給自己。這麼做的目的就是為了讓田欣相信,他在外面幫客戶做墊資業務。而實際上,絕大部分錢都被朱文用來歸還之前的債務,其中的100多萬元用於購買競技彩票,而田欣則完全被蒙在鼓裡。

2018年4月,因欠周諾200萬元沒有按時歸還,周諾報警,田欣和多名債主聞訊趕到了派出所。這樣,朱文謊稱墊資實則還債的事實就被田欣知道了。

儘管如此,因擔心債主告朱文詐騙,田欣對朱文欠周諾的200萬元予以擔保。而後,她才知道朱文名下的房產已被全部賣掉。無奈之下,田欣將自己和父母的兩套房子做了抵押貸款,加上東拼西湊借的錢及申辦的信用卡,替朱文還清了200萬元。

后因向陳深借的高利貸每個月都要還50萬元的利息,田欣又通過各種渠道借錢。但最終依舊無力還債,他們又向陳深借了800多萬元。加上借其他債主的錢款以及申領的信用卡等,田欣一共累積了2300多萬元的債務。

路邊搭訕女大學生

對方開信用卡助他過難關

圖片來源於網路,與正文無關圖片來源於網路,與正文無關

「我覺得他可以還清這些債務,而且他承諾會跟我好好過日子。不然我一個大學剛畢業的小女生是不可能跟他這個年紀又大、外面又背了巨額債務的男生在一起的。」

2018年,朱文通過路邊搭訕認識了還在上大學的吳舒。他虛構自己的年齡、家庭經濟條件和工作條件對吳舒展開追求。吳舒同意了朱文的求愛,並和朱文發展為同居男女朋友關係。

幾個月後,朱文就開始頻繁以需要資金周轉等借口,向吳舒借款並透支她的信用卡。吳舒發現朱文用自己的信用卡倒來倒去,甚至拿著別人的信用卡倒來倒去,覺得他經濟上應該是有問題的,便向朱文詢問。朱文承認自己欠了兩三千萬元的外債。儘管如此,朱文勸慰吳舒說,自己正在做上市公司的業務,做成一筆能賺100多萬元,有好多筆這樣的業務在談,有些錢很快就要到賬了;另外這些債務有的是和田欣一起借的,屬於共同債務,不都是需要自己還。等還清了債務,就好好跟吳舒一起過日子。

一番蠱惑,加上在屋裡看到有許多公司老闆的名片,吳舒相信男友有這個還款能力,就準備盡自己的能力先幫他挺過這個難關。就這樣,吳舒以自己的名義開通多張信用卡給朱文使用,累計7萬多元被朱文揮霍一空。

2019年7月,田欣父親無意發現自家房產抵押的字條,又發現了幾張借條,便問田欣是怎麼回事。在知道田欣已經欠下巨額債務后,田欣父親向相關部門舉報朱文,至此朱文詐騙多位女性錢財之事也就瞞不住了。

經檢察機關審查認定,犯罪嫌疑人朱文以非法佔有目的,詐騙田欣等人錢財,數額特別巨大,應當以詐騙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文中人物均為化名)(檢察日報 潘成威 方湘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