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21資管研究丨標準化資產也面臨整改難題、相互代銷逐漸盛行,理財子公司市場化道路還有多遠?

21資管研究丨標準化資產也面臨整改難題、相互代銷逐漸盛行,理財子公司市場化道路還有多遠?

原標題:21資管研究丨標準化資產也面臨整改難題、相互代銷逐漸盛行,理財子公司市場化道路還有多遠? 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21財經APP

進入資管新規時代以後,銀行資管的轉型和整改仍是資管行業的重要課題。新規過渡期明確延長一年,為整改創造了窗口期,也從側面表明,資管轉型工作確實任重道遠。

資管新規正式問世已過去兩年半,距離第一家理財子公司成立也已一年半。相較此前的銀行資管,如今行業已發生了諸多變化,其中一些已被市場及投資者們廣泛關注的趨勢逐漸明朗,比如產品形態多樣化、期限拉長、保本理財逐漸退出、產品凈值波動、越來越多的理財子公司湧現。

除了產品端顯而易見的轉型之外,還有更多新現象昭示著資管時代的行業巨變,比如銀行之間相互代銷產品的現象越來越普遍,這意味著對產品競爭力的要求提升。

與此同時,脫胎於銀行的理財子公司還肩負著諸多傳統模式下遺留的「包袱」。理財子公司能經受市場化考驗嗎?

從資管轉型的初衷和效果來看,總體上的成績是非常明顯的。10月14日召開的金融統計數據發佈會上,央行調查統計司司長、新聞發言人阮健弘介紹,到8月末金融機構的資管產品資產合計90.1萬億元,比年初增長4萬億元,同比增長4.5%。今年以來,金融管理部門有序推進資管產品的整改、轉型,資管產品的風險狀況得到改善。

具體表現在:

一是凈值型產品佔比提高。8月末凈值型產品募集資金佔全部資管產品募集資金的餘額佔比是63.1%,比年初提高了7.7個百分點。

二是去通道的進程在加快,同業交叉持有的佔比明顯下降。8月末資管產品的全部資金來源中,來自於同業的資金佔比47.3%,比年初下降了3.7個百分點。

三是槓桿率回落。8月末資管產品負債槓桿率(總資產比上募集資金)水平是107.8%,比年初回落了0.8個百分點。

不過,宏觀上的效果並不意味著微觀上每家資管機構的轉型都是順利的。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近期採訪了部分業內人士,據他們介紹,其中還是面臨不少令人擔心的問題,資產整改仍是典型問題之一。

一位銀行資管人士介紹,在大家理解中可能非標資產的整改是主要問題所在,但事實上銀行理財持有的很多標準化資產也面臨整改難題。「非標資產主要是時間問題,有些資產不是時間問題,更像是一種原來行業內通行的『潛規則』下的產物。」

他所指的資產類型是商業銀行相互持有的資本補充工具,包括次級債、永續債、優先股等,這些資產的特點是,雖然名義上是標準化資產,但是期限很長,在二級市場流動性較差,基金等其他類型的資管機構很少購買。

「這些商業銀行的資本補充工具基本都是銀行之間相互以友情互助價拿的,收益率很低,甚至是虧本的買賣。相當於銀行理財替銀行完成行里的任務,你買別人的,別人買你的,收益低,說出去有面子,但是拿到二級市場去賣,很難賣掉。」上述人士直言。

從規模上看,此類資產不在少數。當前中國的銀行機構資本緩衝墊減小,面臨較大的資本補充壓力,尤其是隨著TLAC(總損失吸收能力)監管的逼近,國有大行的資本補充壓力進一步加劇。

以二級資本債為例,統計數據顯示,今年前1-8月份,上市銀行共發行2380億元。9月份以來,各大行更是紛紛加速發行債券。工商銀行、中國銀行、建設銀行二級資本債的發行規模都超過了600億元,建設銀行還有1600億元尚待發行。

銀行理財子公司獨立運作之後,這部分資產如何化解,後續是否還會配置?這是銀行理財市場化面臨的必然問題。

機構關心的問題還包括現金管理類產品的整改問題。「目前利率一直在向上走,市場判斷,多數認為近期會持續向上,長期限資產不太好處置。可能各家問題各異,但整改似乎進入瓶頸期,也不知道最終落地的政策會有什麼變化。」另一位銀行資管人士說。他關心的問題還包括,銀行理財如何介入養老金融領域。

從轉型整改的角度看,還有更深層的問題尚待明確,其中一個本質問題即,對理財產品的定位究竟是怎樣的,目前市場上各家機構宣稱的凈值型產品,形式上是符合新規要求的產品形態,但是長期而言,對理財產品的標準是什麼,對其定位是怎樣的,是否會有更細緻的要求?因為如果對標債基,目前的凈值型理財產品在管理等方面與之仍有較大差異。

客觀而言,銀行理財與其他類型的資金有著天然差異,這也是市場客觀存在的需求。資管新規之後,保本理財逐步退出歷史舞台,但是投資者的理念和市場需求很難立刻轉變。在保本理財逐漸退出歷史舞台的同時,作為其「替代品」,機構性存款近兩年一度快速膨脹,一定程度上填補了這一空白,也顯示了這塊市場需求之大。

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同業理財較歷史峰值減少了90%,銀行保本理財的餘額、嵌套投資的理財產品規模,較資管新規發佈時分別減少了62%和31%。越來越多的銀行理財正在加入保本理財清零的陣列。

與此同時,結構性存款快速上漲,今年前四個月持續增長,一舉突破12萬億。隨後便迎來一系列監管整改要求,結構性存款規模開始萎縮。多家銀行網點相關人士表示,目前沒有產品;還有一些銀行則表示,「現在收益很低、不建議買」。

保本理財退出、結構性存款遇冷,中國理財市場上廣大投資者的理念必然面臨著調整。銀行理財子公司多數將自身定位為「綜合型」、「大而全」的資管機構,但在產品高度同質化的同時,又面臨著競爭漸趨市場化的挑戰,表現之一就是,銀行相互代銷理財產品的情況越來越普遍。

一家城商行零售人士說,凈值化轉型之前,小銀行自己也能發行理財產品,但現在要求高了,小銀行引入大行產品進行銷售比較積極。「代銷他行產品的情況以前也有,但是現在開始非常普遍了。」

一家全國性股份制銀行的零售部門人士也表示,最近銀行之間相互跑動接觸非常熱鬧,介紹產品進行路演,談談合作方向,「我們肯定還是銷售自己家子公司的產品為主,但現在確實子公司那邊以及我們零售部門這邊都在向外拓展,談談銷售合作,我們的想法一是豐富產品線,另外一個重要考慮就是希望能產生『鯰魚效應』,推動子公司把自己的產品做得更好一些。相當於給他們施加一些壓力吧。」

不過,由於銀行代銷系統等基礎設施方面的複雜性,除了一些原本IT系統布局就比較完善的機構,其他銀行真正落地合作仍需時日,「就是一個逐步市場化的過程,現在起步,可能真正落地合作的不多,但到明年後年就會越來越多,比例會越來越大。」

理財子公司或銀行資管部人士對此卻表現出一定的擔憂。「我們定下了幾條原則,首先我們自己行里有的產品,不能引入其他產品;其次,大家都有的產品,同等條件情況下,要優先銷售我們自己的,也就是說要麼同業有我們沒有的產品,要麼他們的產品優勢非常明顯。」一位銀行資管部人士表示。

銀行理財市場化轉型的過程中,一些資管機構普遍存在一個擔憂,即規模萎縮。按照監管要求進行凈值化轉型,對於客戶的要求而言,理財產品的吸引力相比之前大幅下降。

「當年資金池模式下,銀行理財規模是上漲得很快,賺錢也容易,很多機構都是那個階段做出來的。現在的金融監管政策下,不再可能出現那種爆髮式增長的情況了。」一位銀行資管機構人士感慨。

另一方面,部分銀行在理財業務中繞過監管違規操作的現象仍然普遍存在。今年以來,銀保監會在監管過程中檢查出銀行機構的問題以及處罰,其中理財業務和同業業務仍是「重災區」。典型的違規行為包括違規剛兌、提供隱性擔保、風險不隔離、理財資金違規投資、向不合格投資者銷售權益類理財產品等。

破除規模崇拜,從規模理念向資管理念轉變,正是銀行理財子公司不得不面臨的一個難題。

9月26日,銀保監會副主席曹宇公開表示,當前中國銀行業、保險業資管在經營理念、管理體制、能力建設等方面處於轉型階段,一些機構的傳統經營慣性思維較重,適合資管業務的管理機制和投研能力有待提升,對外交流亦有限,需要從業機構更加積極主動做好專業化、特色化、國際化建設。各家機構應基於自身資源稟賦、客群特徵、專業側重等要素,積極探索市場定位和戰略方向,不一味謀求大而全,還要發展中而專、小而美。

(21世紀資管研究院是南方財經全媒體集團旗下致力於資管領域政策和業務研究的獨立智庫,研究院宗旨:探索全球資管發展新趨勢,求解國內資管發展新問題,搭建資管人才成長大平台,促進資管行業健康長遠發展。2018年成立亞洲資管30人論壇,連續5年發佈中國資產管理髮展趨勢報告,定期舉行資管30人閉門會議,探討資產管理行業最新發展趨勢。由其主辦的「中國資產管理年會」始於 2008 年,連續舉辦13年,目前已是國內資管行業最具影響力的資管大會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