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會稽山股權折價拍賣 黃酒高端化進程蒙塵

會稽山股權折價拍賣 黃酒高端化進程蒙塵

原標題:會稽山股權折價拍賣 黃酒高端化進程蒙塵 來源:中國經營報

會稽山股權折價拍賣 黃酒高端化進程蒙塵

本報記者/蔣政/北京報導

在黃酒振興的重要節點上,行業龍頭之一的會稽山(601579.SH),股權遭遇多次拍賣,其正在力推的高端化戰略,也蒙生一層陰影。

最新的信息顯示,會稽山第三大股東持有上市公司的6.03%股權,日前以2.03億元的價格拍賣成功。這一價格略低於資產評估價格。同時,仍有兩筆股權即將拍賣。以上股權拍賣合計佔總股本8.55%。更加重要的是,會稽山的控股股東精功集團此前申請司法重整,可能導致會稽山實際控制權發生變更。

這對於正在謀求高端化布局的會稽山來說並不是好消息。眾所周知,推出高端產品需要資源更加集中且需要具備持續性。而股權處於劇烈變動中的會稽山能否堅持這一策略,還有待觀察。

與此同時,黃酒產業正在奮力振興。龍頭老大古越龍山引進戰投,欲在渠道上發力。會稽山能否緊緊相隨,仍然考驗著這個擁有幾百年歷史的黃酒品牌。

國資拍得股權

「本次涉及的拍賣股權事項不會對公司的日常生產經營造成影響,不會導致公司的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發生變化。」10月15日,會稽山董秘金雪泉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

他提到的這次拍賣頗受外界關注。10月11日晚間,會稽山公告稱,紹興市柯橋區小城鎮建設投資有限公司以約2.03億元拍得會稽山的3000萬股無限售流通股票。

2019年8月13日,會稽山第三大股東信達風盛,所持會稽山股份3000萬股限售流通股及2018年第一次現金紅利辦理司法輪候凍結,起始日為2019年8月13日,凍結期限為三年。上述股權占上市公司6.03%股權。

記者注意到,上述股權評估價值為2.17億元。起拍價為2.03億元,是以「開拍當日前二十個交易日的收盤價均價的80%乘以股票總數為起拍價」。此次拍賣獲得18867次圍觀,僅一人報名,並以起拍價成交。

天眼查顯示,競拍者紹興市柯橋區小城鎮建設投資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為紹興市柯橋區財政局。紹興市柯橋區為會稽山公司註冊地。另外,會稽山第二大股東浙江中國輕紡城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持有會稽山20.51%的股權)的實際控制人同為紹興市柯橋區財政局。

若此次拍賣事項成功,紹興市柯橋區小城鎮建設投資有限公司將成為會稽山第三大股東。至於後者是否會派駐人員入駐公司,金雪泉並未回應記者。他表示,本次拍賣事項尚涉及拍賣標的成交餘款繳納、法院裁定、股權變更過戶等環節。截至本回復之日,公司尚未收到競買人的其他相關信息。

值得注意的是,這並不是唯一的一筆股權拍賣。阿里拍賣顯示,10月20日,會稽山還有兩筆無限售流通股份將被拍賣,拍品為北京合聚天建設投資中心和中匯同創北京投資有限公司持有的會稽山750萬股股份和500萬股股份,約佔會稽山總股本的1.5%和1.01%。上述兩家公司分別為會稽山的第七大股東和第十大股東。

此外,會稽山的控股股東精功集團已經破產重整。精功集團共持會稽山16.4億股,占公司總股本的 32.97%,其所持有公司股份全部被司法凍結和輪候凍結。2019年9月17日精功集團已被紹興市柯橋區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破產重整申請並進入重整程序。截至目前,精功集團司法重整程序尚在進行中。

知名財稅審專家、資深註冊會計師劉志耕表示:「這對於上市公司而言屬於黑天鵝事件。公司的運營管理及實際控制權也需要按法定程序確定,因此還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

「公司董事會將持續關注上述強調事項的後續進展及影響情況。提醒廣大投資者理性、正確評估該強調事項的後續進展對公司的影響,謹慎投資,注意投資風險。」金雪泉說。

未卜的高端戰略與黃酒復興

黃酒、啤酒、葡萄酒被稱為世界三大古酒,只有黃酒源於中國,而紹興為中國黃酒之都。但目前黃酒的整體發展並不理想。會稽山總經理傅祖康曾表示,自己是土生土長的紹興人,如何把黃酒做好,既是一種喜悅,也是一種壓力。

對於會稽山而言,營收和盈利情況均不樂觀。數據顯示,2017~2019年,會稽山營收分別為12.89億元、11.94億元、11.71億元,同期凈利潤分別為1.82億元、1.78億元、1.66億元,逐年下滑。今年上半年,會稽山實現營收4.53億元,同比下滑18.22%;實現凈利潤4808萬元,同比下滑28.7%。

會稽山選擇向中高端市場突圍。金雪泉告訴記者,目前公司中高端產品主要有「大師蘭亭、國潮蘭亭、會稽山1743、純正五年、西塘本酒、烏氈帽凍藏冰雕、綠水青山」等戰略性單品,著力拓展中高端市場的開發。

相關財報顯示,在2020年上半年,會稽山中高端黃酒營收2.99億元,同比下降18.27%。

該公司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提到,「大師蘭亭」珍藏版高端黃酒目前還在推廣期,正在逐步推向市場,目前主要以浙江地區為主。

中國食品產業評論員朱丹蓬認為,黃酒市場區域性明顯,要想實現突圍需走高端化路線。但是這需要公司在資源上給予持續性支撐。會稽山股權上有很大不確定性,能否堅持這一策略,還很難保證。

「黃酒的生產工藝並不難,周期也相對較短,很多消費者在潛意識裡會覺得黃酒的成本並不高,因此,在消費基礎本身就很薄弱的情況下,大眾對黃酒的價值認知不足,而這正是黃酒進軍高端市場最大的難點,企業可以從釀造方法、儲存時間成本等方面做產品營銷。」酒水行業觀察人士楊承平告訴記者。

在市場上,會稽山選擇「深耕核心市場、開發潛在市場」,以江浙滬市場為核心,積極拓展全國化市場營銷網路。但從營收上看,今年上半年,會稽山除江浙滬之外的市場僅營收2705萬元,尚不及一個江蘇大區。並且,在上半年,公司江浙滬之外市場的經銷商減少101個,新增63個,凈減少38個。

對於黃酒行業而言,這一國酒亟待復興。中商產業研究院數據顯示,從企業銷售情況來看,2019年中國黃酒行業規模以上企業銷售收入為173.3億元。這與白酒產業已經不可同日而語。

有分析指出,國內酒類流通更依賴於渠道,渠道商更看重利潤和廠家補貼,如果沒有廠家大力度的市場投入,產品很難在短時間內實現市場全國化,因此黃酒的振興必須有頭部企業的引領。

從當下看,黃酒龍頭企業步調不一。9月10日,黃酒龍頭古越龍山的11億定增方案終獲證監會核准。早在3月份,該公司計劃引入深圳市前海富榮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和浙江盈家科技有限公司作為戰略投資者。這兩家公司的實控人為郭景文,其運營了樂百氏和安吉爾兩大知名快消品牌。但是由於再融資新規的出台,倒逼古越龍山修訂定增方案。時隔半年之久的定增申請終獲批准。同時,今年秋糖,古越龍山推出黃酒新品「好酒不上頭」,計劃鋪貨全國市場。

「市場不等人。如果黃酒行業發展緩慢,它的市場份額將會被其他酒品壓縮。不過外部環境對於黃酒也有有利因素。伴隨著大閘蟹的全民化和全國化,黃酒的消費場景在增多。這有利於整個品類的增長,企業應該抓住這個機會。」朱丹蓬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