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銀行專項債補充資本細則仍待完善

銀行專項債補充資本細則仍待完善

  銀行專項債補充資本細則仍待完善

  本報記者/郝亞娟/張榮旺/上海報導

  近日,廣西北部灣銀行發佈公告稱,將於10月26日召開2019年度股東大會,並審議報過申請地方政府專項債資金支持補充資本在內的相關議案。這是今年以來,自監管部門推出這一政策後,第二家提出申請地方政府債補充資本的銀行。

  一方面銀行要強化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另一方面銀行不良壓力增大,資本消耗加大,補充資本成為銀行面臨的普遍難題。銀保監會數據顯示,截至今年第二季度末,商業銀行資本充足率環比下降32基點。

  不過,《中國經營報》記者採訪中了解到,目前申請專項債補充資本的銀行較少,主要由於專項債補充銀行資本的流程仍然不明確,存在落地難點,主要包括專項債與可轉債的期限不匹配、在退出機制上尚需完善以及政府專項債補充銀行資本的方式仍不確定等。

  北部灣銀行「嘗鮮」補充資本

  記者查閱北部灣銀行披露的財報了解到,截至2020年6月末,該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為9.08%,一級資本充足率為10.6%,同比均有所下滑;而資本充足率為12.78%,相較2019年6月末增長0.03個百分點。記者就此次通過申請地方政府專項債補充資本的安排以及規模採訪該行,截至發稿未獲回復。

  今年7月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在今年新增地方政府專項債限額中安排一定額度,允許地方政府依法依規通過認購可轉換債券等方式,探索合理補充中小銀行資本金的新途徑。其中,在支持對象上,將優先支持具備可持續市場化經營能力的中小銀行補充資本金,同時將中小銀行完善治理、健全內控機制等作為支持補充資本金的重要條件。

  談及這一政策的意義,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唐建偉分析,通過地方政府發行專項債籌集資金,再注資中小銀行具有以下三方面的原因:一是中小銀行市場化補充資本的能力有限。中小銀行受制於實力較弱,評級較低等原因,市場化發行資本補充工具補充資本可行性不高。二是有利於發揮地方政府的屬地管理作用。地方政府多為中小銀行股東甚至最大股東,認購可轉債等資本工具的資金來源於地方專項債,一方面有利於落實地方政府屬地管理職責,另一方面也有利於防範道德風險。三是與完善中小銀行公司治理、強化服務中小微企業、保就業等相結合,一舉多得。地方政府專項債支持中小銀行補充資本金以中小銀行強化服務中小微企業和支持保就業、完善公司治理與內控機制等作為前提條件,有利於倒逼中小銀行回歸本源、認清定位,扭轉部分中小銀行偏離主業的態勢。

  落地存在難點

  自今年7月這一政策推出以來,截至目前,公開資料顯示,僅有溫州銀行、北部灣銀行2家銀行發佈公告將通過申請地方專項債補充資本。記者採訪中了解到,地方政府專項債補充銀行資本在實操中存在落地難點。

  對此,東方金誠首席金融分析師徐承遠向記者分析,目前申請專項債補充資本的銀行較少,主要由於專項債補充銀行資本的流程仍然不明確,存在落地難點,體現在以下三方面:專項債認購資本補充工具不屬於專項債原定使用範圍,後續需要對專項債投向進行調整;專項債與可轉債的期限可能不匹配,專項債多為10到15年期限,而可轉債轉股後將無固定期限,在退出機制上還需要完善;政府專項債補充銀行資本的方式仍不確定。原政策確立的方式為通過專項債認購中小銀行發行的可轉債以探索補充資本金,但目前中小銀行可轉債發行規模很小,實際操作難度較大,可能需要拓寬專項債用於補充資本的途徑。

  「專項債認購資本補充工具意味著專項債使用範圍的擴大,後續需要對專項債投向等進行相應調整。」唐建偉補充道。

  在交通銀行蕪湖分行總經理助理何斌看來,地方專項債補充銀行資本是一種新模式,各地還在試點推進,加之地方政府財力不盡相同,短期難以大範圍落地。

  「畢竟專項債是債權資金。既有期限,又有兌付要求。這和純股權資金不同,背後的承接關係,還是要靠地方政府的資金和資本運作。這就既考驗地方政府的財政能力,又考驗銀行的資產質量。如果是地方政府財力足,銀行資產質量可控,那麼專項債這部分資金的接續壓力就小。相反,壓力就大。而壓力大小恐怕也就決定了用專項債補充地方銀行資本金的動力。」看懂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程宇如是說。

  程宇指出:「地方銀行首先在股權關係上多歸屬地方國資或地方政府。這和監管層強調金融風險防範的屬地原則以及地方銀行的股東負責原則是一致的。但是地方銀行的資本充足率很多不足,而一些地方政府的財政也是捉襟見肘,地方專項債所針對的項目,是要有現金收益能覆蓋債務成本的項目。這兩者如何協調亦是難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