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數字人民幣真容初露:定位支付補充手段

數字人民幣真容初露:定位支付補充手段

  數字人民幣真容初露:定位支付補充手段

  本報記者/李暉/北京報導

  千呼萬喚的數字人民幣以「紅包」形式掀開面紗一角。

  根據深圳市政府最新消息,5萬人通過抽籤搖號形式獲得「禮享羅湖數字人民幣紅包」,中籤率為2.61%。

  雖然中籤率尚低,相比此前數字人民幣多次封閉式測試,此次測試範圍擴展到5萬用戶、3000餘家商戶,已有質的飛躍,顯示數字人民幣試點的壓力測試環境和場景選擇有了進一步突破。

  多位受訪中籤者和特約商戶向《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數字人民幣在收付款上的流暢和便捷性與目前流行的移動支付方式沒有差異,而商戶側的系統改造也近乎「無感」,數字人民幣可以一鍵入賬至原有銀行賬戶。

  針對數字人民幣與市場上既有支付方式的關係,有接近監管人士此前在非公開場合透露:當前數字人民幣的推出不是為了升值、炒作,只是為了支付,履行貨幣最基本的功能,是支付手段的一種補充,也不會對市場格局產生巨大影響。

  商戶側:打折吸引用戶使用

  「順著簡訊提示,下載和使用都很方便!」深圳市民閆先生在微信中向記者表示。

  在中籤200元數字貨幣紅包後,閆先生於次日在深圳羅湖書城購買了圖書,用紅包支付了約80元。閆先生向記者介紹:打開數字人民幣APP後,點擊頁面的「上滑付款」,即彈出「向商家付款」和二維碼,商戶掃碼後,數字人民幣紅包界面數字由200元變為120.1元,體驗非常順暢。

  據閆先生介紹,目前錢包中的功能包括收款、付款、轉賬、黨費繳納、銀行充值。「其中,銀行充值可以綁定四大行中任意兩家銀行的銀行卡賬戶,還可以開通免密支付。」

  值得一提的是,綁定不同銀行卡獲得的數字人民幣紅包顏色並不相同,其中工商銀行、中國銀行為紅色、農業銀行為綠色、建設銀行為藍色。

  與用戶側類似,商戶側的改造和使用在體驗上也並不複雜。閆先生購物的深圳羅湖書城收銀主管易女士向記者透露:受理數字人民幣紅包,只需要在收款終端做一個簡單的升級,銀行工作人員上門操作十分鐘左右,幾乎沒有感覺。改造後收銀界面上會多一個數字人民幣收款的獨立界面。據其透露:針對使用數字人民幣紅包顧客,書城會以85折優惠進行促銷。

  有銀行卡檢測中心人士向記者表示:商戶側的改造主要針對系統端而不是設備端,目前市面上流通的大多數收款終端都已經非常成熟。改造上類似多加入一種交易類型,並不會給收單機構或者商戶造成不必要的投入。

  深圳八合里潮汕牛肉火鍋相關負責人朱女士告訴記者:在紅包活動前,門店已經從前端體驗到後台對賬進行過完整測試,12日到13日已有20餘位客戶在門店使用了數字人民幣紅包,單價都超過200元。

  事實上,在此次大規模推出數字人民幣紅包前,已有一些用戶提前嘗鮮。深圳一家試點餐飲商戶「面點王」財務負責人楊先生透露:今年9月初,即有一些抗疫醫務工作者在其店面使用過定向發放的數字人民幣紅包,結算和操作都較為順暢,此次受理更大規模客戶並無壓力。此外,商家收到的數字人民幣也可以一鍵轉到此前收款賬戶。

  根據此前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范一飛在10月初2020年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Sibos虛擬會議上披露的細節,央行已經通過試點交易處理了313萬筆、價值11億元人民幣的數字貨幣交易;參與試點測試的數字人民幣應用案例達到6700多種,已經開放了113300個人數字錢包和大約8800個企業數字錢包,政府還利用數字人民幣「紅包」獎勵了約5000名參與抗擊新冠病毒疫情的醫務人員,一些紅包已經可以在羅湖的部分商戶中使用。

  螞蟻、騰訊亦將入局

  而據記者了解,除正在緊鑼密鼓進行試點的工農中建四大國有銀行之外,亦有其他國有大行和股份制銀行在積極就此進行籌備。

  根據中籤者向記者提供的APP截圖顯示,後續郵儲銀行、網商銀行、微眾銀行或亦有望擁有開戶許可權(目前為灰色)。這也間接證實了螞蟻、騰訊將參與數字人民幣的試點之中。

  今年4月,《中國經營報》曾獨家報導,數字人民幣的試點主體除了此前媒體披露的四大行和三大運營商之外,螞蟻集團和騰訊亦有角色扮演,但具體入局形式和場景範圍尚未明確。(詳見中國經營網4月16日《央行數字貨幣衝刺:九大力量參與,四地賽馬加速》)

  事實上,DC/EP試點真正走向C端場景產生頻發交易,必須藉助商業銀行和商業機構的場景覆蓋與運營能力。按照范一飛此前在《中國金融》上撰文:為確保數字人民幣系統的安全性和穩定性,要審慎選擇在資本和技術等方面實力較為雄厚的商業銀行作為指定運營機構,牽頭提供數字人民幣兌換服務。

  按照上述論述,指定運營機構職只能是實力雄厚的商業銀行,而其他商業銀行及機構,比如支付寶、微信支付,不參與兌換環節,而是需要以與指定機構合作形式參與運營。

  事實上,數字人民幣的「朋友圈」今年以來擴圍迅速。包括京東數科、滴滴、美團、B站等機構均與央行數研所達成合作,使得數字貨幣在場景端得到豐富。對此,此前有接近監管人士表示: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測試就是為了以後用戶使用。

  此前,央行數研所所長穆長春在網路課程中也曾提到:「目前支付寶、微信也使用人民幣支付,央行數字貨幣推出後,只是換成了數字人民幣,雖然支付工具變了,但渠道和場景都沒有變化。」

  不過,有研究人士認為:隨著數字人民幣進一步市場化,也需要釐清一些問題。西南財經大學金融學院數字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陳文向記者表示,由於數字人民幣不計息,雖然商家側必須無條件使用,但用戶使用的動機需要如何驅動、教育,還需要進一步釐清。從市場補位角度看,數字人民幣不受網路影響的雙離線功能,以及對於在隱私保護方面有較高要求的使用者,具有較強吸引力。

  深圳模式或遍地開花

  需要注意的是,此次深圳推出的數字人民幣紅包,為指定消費場景,且無法提現,性質類似於「消費券」,還不是嚴格意義上的「數字現金」。

  根據深圳羅湖紅包活動相關規則,中籤者若在有效期限內未使用紅包,紅包將被收回。

  國盛證券區塊鏈研究院宋嘉吉團隊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數字人民幣可以存入銀行賬戶,此次活動中的數字人民幣紅包不能;數字人民幣可以支持雙離線支付功能,而從目前信息看,此次活動多數仍為掃碼支付,測試方案未要求用戶手機必須具備NFC功能;數字人民幣與實物現金也有區別,例如此次活動中的數字人民幣紅包有使用期限限制。

  「未來數字人民幣正式落地,是否會有額度方面的類似限制值得關注。」宋嘉吉團隊指出。

  今年以來,央行數字人民幣試點消息多次傳出,從農行APP測試,到蘇州相城區傳出部分單位員工薪資中的交通補貼的50%以數字貨幣形式發放,以及雄安新區針對數字人民幣的推介會,但上述測試場景存在較強封閉性,公眾難以直接參與。

  宋嘉吉團隊相關人士認為:深圳公測目的為促進當地消費、拉內需,預約者個人信息由當地政府與人行共享,當地政府活動主辦方負責客戶服務,形式簡約,此模式或將「遍地開花」。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人民銀行推出了獨立的超級錢包「數字人民幣APP」,四大行以綁定賬戶形式接入,銀行APP並未直接上陣。

  對此,宋嘉吉團隊向記者表示:不綁定銀行卡不代表沒有銀行賬戶,包括此次活動在內的數字人民幣測試中,僅有四大行有錢包開戶許可權,根據規則,用戶消費金額超過200元需使用四大行任一家銀行卡對數字人民幣錢包充值或綁定後支付,預計有望增加四大行Ⅱ/Ⅲ類戶開戶數。

  該團隊相關人士亦表示,目前試點推進中的數字人民幣仍有一系列問題有待繼續觀察和陸續落實:比如不同銀行間的數字人民幣如何清算?銀聯、網聯可否參與?用戶側如何驅動使用,商戶側如何激勵推廣?未來市場化運作中如何引入服務商參與?

  此外,出於防止形成新的「數據孤島」的考慮,陳文建議:是否可由中央銀行成立或指定專門機構負責對各家銀行的CBDC交易數據進行統一的彙集,在滿足中國人民銀行反洗錢、反恐怖融資和反逃稅等監管需要的基礎上,未來可以考慮以適當方式考慮向市場開放數據,一方面向市場機構開放基於個人身份信息脫敏的大數據使用權,另一方面在經由個體授權的基礎上向市場機構適度開放個人隱私數據,從而充分挖掘CBDC交易形成的支付數據的經濟和社會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