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越秀風行集團擬30億元參與輝山乳業重整

越秀風行集團擬30億元參與輝山乳業重整

  越秀風行集團擬30億元參與輝山乳業重整

  本報記者/柴剛/瀋陽報導

  北方天氣漸寒,地處瀋陽的遼寧輝山乳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輝山乳業」),迎來了來自南方的廣州越秀風行食品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越秀風行食品」)。後者擬拿出30億元資金入主輝山乳業等83家企業(以下簡稱「輝山乳業系列企業」),參與其重整。2020年9月,《遼寧輝山乳業集團有限公司等八十三家企業重整計劃草案》(以下簡稱「《重整計劃草案》」)出台。

  此時,距離輝山乳業系列企業債務危機爆發,已過去3年多時間(《中國經營報》曾分別以《輝山乳業歧路》《輝山乳業重整生死未卜,資產清核嚴重「賬實不符」》《中國輝山控股終退市,企業重整或受阻》等為題,予以報導)。期間,輝山乳業系列企業還經歷了上市公司被強制退市、首份《遼寧輝山乳業集團有限公司等八十三家企業重整計劃草案》(以下簡稱「《草案》」)流產、重整方退出、部分資產被賣等。作為本次重整的重組方,越秀風行食品提交的《重整計劃草案》,描述了「債權人對50萬元以下的經營性債權全額清償」等詳盡內容。

  「這次方案的可行性較大。」輝山乳業系列企業部分債權人認為。

  不僅如此,在越秀風行食品的規劃中,2~3年之後擇機將其旗下乳業、新輝山乳業及新收購乳業公司進行合並,謀划A股上市路徑。而對輝山乳業系列企業約105億元資金最終流向展開調查,再度被提起。

  擬30億元參與重整

  「經過多方努力,輝山乳業引進、選擇越秀風行食品作為本案重組方。」10月初,輝山乳業多名債權人介紹。

  《中國經營報》記者獲悉,重整後設立新公司,將根據瀋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瀋陽中院」)裁定,新公司持有輝山乳業(中國)有限公司和遼寧輝山乳業集團(瀋陽)有限公司100%股權,進而間接持有輝山乳業系列企業其他公司100%股權。3年多前的2017年3月,輝山乳業系列企業因香 港上市公司中國輝山乳業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國輝山控股」)股價異動而產生債務危機。瀋陽中院根據債權人的申請,指定北京市中倫律師事務所與普華永道中天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夥)為輝山乳業系列企業的管理人,並裁定輝山乳業系列企業適用實質合並重整方式進行審理。2019年2月11日,輝山乳業系列企業向瀋陽中院及債權人會議提交《草案》,但最終未能通過。

  而此番重整計劃,越秀風行食品作為重組方,以現金20億元出資持有新公司67%股權(20億元註冊資本),轉股債權人以債權作價9.85億元出資持有新公司33%股權(9.85億元註冊資本)。《重整計劃草案》顯示,重組方將提供不超過30億元資金,具體包括上述20億元出資用於按本《重整計劃草案》的規定清償各類債務、補充新公司流動資金和生產經營,自瀋陽中院裁定批准重整計劃之日起7個工作日內支付第一期投資款5億元,6個月內支付第二期投資款5億元,在2021年9月30日前支付第三期投資款10億元;重組方承諾提供不超過10億元的共益債務借款用於清償本《重整計劃草案》規定的各類債務、改善生產經營或補充現金流。《重整計劃草案》明確,輝山乳業系列企業的全部債權將分別通過現金立即清償、現金延期清償、轉為新公司股權的方式進行清償。

  本報記者獲悉,《重整計劃草案》由新公司及輝山乳業系列企業負責執行,執行期限自瀋陽中院裁定批准重整計劃之日起,至本《重整計劃草案》規定的執行完畢標準成就之日止,「除對債權延期清償的執行工作之外,各方應爭取在2021年12月31日前完成重整計劃的執行」。

  「新輝山」欲謀划A股上市

  輝山乳業最終「選擇」的越秀風行食品,始建於1949年,是一家以乳業為主體,以畜牧養殖業和現代服務業為支撐的都市型現代農業產業集團,構建了乳業、生豬、蛋雞全產業鏈,下屬子公司廣州風行乳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風行乳業」)和廣州市畜牧總公司連續多年入選廣東省重點龍頭企業。

  公開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越秀風行食品統計口徑資產總額76.3億元,凈資產43.4億元,凈資產收益率18.63%。而在新輝山乳業「戰略定位和目標」中,其將保持運營管理的獨立性,繼續堅持全產業鏈模式,堅持奶源100%來自於規模化自營牧場,堅持將「輝山」品牌做強、做大。值得關注的是,越秀風行食品規劃,2~3年之後擇機將新輝山乳業、風行乳業及新收購乳業公司進行合並,謀划A股上市路徑。

  「大力發展奶粉品類將是『十四五』期間新輝山乳業的核心戰略舉措。」輝山乳業債權人介紹,重整計劃對新輝山乳業的規劃是,「原奶外售」也將是輝山乳業最重要的收入和利潤來源之一,而上遊牧場和原奶產量的基調是穩步擴張。

  《重整計劃草案》介紹,新輝山乳業具體戰略目標是,上游草業、飼料加工、牧業基本沿襲現有的生產運營體系,爭取在5年內恢復到20萬頭以上的牛群規模,成為全國前二的規模化、高端化原奶供應企業;產銷端一方面加大市場投入,拓展遼寧及周邊地區市場,爭取恢復到20億元以上液態奶銷售規模,另一方面重點發展嬰幼兒奶粉,聚焦高端、超高端嬰配粉領域,2025年衝擊2萬~3萬噸的銷售規模。越秀風行食品的整體目標是至2025年,將打造成為年營業收入超500億元的國際化、現代化的食品產業集團。

  事實上,此番「重整計劃方案」並非首次提交,此前國內多家知名企業也表達了參與重整輝山乳業的意向。

  2019年2月11日,輝山乳業系列企業向瀋陽中院及債權人會議提交《草案》。債權人原定2020年3月10日進行投票表決,被延遲至4月11日,最後,以銀行為主的普通債權人與有財產擔保債權人反對比重超過50%。4月12日,時任管理人宣布,除其他事項外,《草案》沒有獲得若干債權人表決組的多數批准。《中國經營報》記者獲悉,光明乳業股份有限公司、中糧資本投資有限公司、渤海華美(上海)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內蒙古蒙牛乳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等,也曾作為輝山乳業意向重組方。2019年7月24日,內蒙古優然牧業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優然牧業」)向輝山乳業時任管理人提交了《內蒙古伊利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及內蒙古優然牧業有限責任公司關於輝山乳業集團系列企業重整的投資方案》,被決定「作為本案重組方」。2020年4月左右,優然牧業退出重整。

  根據評估機構出具的《資產評估報告》,以2019年12月31日為基準日,輝山乳業系列企業賬面資產總值為1350195.64萬元,主要由流動資產及固定資產、無形資產、長期待攤費用等非流動性資產構成,上述資產評估市場價值為1333087.29萬元,評估清算價值為558193.80萬元。截至2020年9月20日,輝山乳業系列企業共有2861家債權人申報7277筆債權,申報的債權金額共計74010525220.97元。

  中國輝山控股也沒有逃過退市的命運。2019年12月18日,香 港聯合交易所宣布,2019年12月23日上午9時起,中國輝山控股的上市地位,根據《上市規則》第17項應用指引下的除牌程序予以取消。當然,輝山乳業的壓力不止如此。《重整計劃草案》稱,如該草案未獲得債權人會議表決通過,且依照《企業破產法》第八十四條的規定未獲得瀋陽中院裁定批准,或者該草案已獲得債權人會議表決通過,但未獲得瀋陽中院裁定批准的,瀋陽中院將依法裁定終止重整程序,並宣告輝山乳業系列企業破產。

  105億元資金去向將被調查

  而對於輝山乳業系列企業105億元資金去向,再度被提起。

  在多份權威文件中顯示,在「清查過程中發現,產權持有單位(記者注:輝山乳業系列企業)的部分資產嚴重賬實不符且無法說明原因」,涉及應收賬款、預付賬款、其他應收款等,總計金額高達105億元人民幣。而《遼寧輝山乳業集團有限公司等83家公司合並重整涉及的資產清算價值評估諮詢報告》對此有著同樣的描述,該報告來自北京中企華資產評估有限責任公司,出台於2018年11月30日。關於上述資金去向,在《草案》中也被「模糊」提及,管理人認為大額資金的最終流向「不排除」是購買香 港上市公司股票,同時,根據目前調查過程中所獲取的證據,尚未發現大額資金的轉移涉及企業或個人的違法或犯罪行為。但事實上,楊凱、葛坤以通過設立兩層英屬維爾京群島公司的方式,間接持有上市公司中國輝山控股的全部股權。

  而葛坤作為輝山乳業財務總監,在其債務危機爆發期間突然「失去聯繫」。2017年5月26日,輝山乳業稱,葛坤已不再擔任公司董事職位,即時生效。楊凱則是輝山乳業原實際控制人、董事長,其另一個更受關注的身份是「遼寧首富」。公開資料顯示,2016年,他以260億元身家躋身胡潤榜第66位,位居遼寧首富。

  輝山乳業系列企業重整案件受理後,「管理人即對輝山乳業系列企業在重整案件受理前部分資金去向展開調查」。《重整計劃草案》明確,輝山乳業系列企業約有105億元資金最終流向無法查清,因此管理人已將相關線索提交有關機關並進行報案,根據目前調查過程中所獲取的證據,大額資金的最終流向不排除是購買香 港上市公司股票。該計劃草案進一步解釋,為免疑義,該等追加分配的約定並不構成重組方、債務人、新公司或管理人對前述105億元資金的任何追回義務或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