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銀行可轉債募資下降 股價低迷制約轉股進程

銀行可轉債募資下降 股價低迷制約轉股進程

  銀行可轉債募資下降 股價低迷制約轉股進程

  本報記者/王柯瑾/北京報導

  10月中旬,多家處於轉股期的銀行披露了截至今年三季度的可轉債變動情況,市場存續銀行可轉債現狀及轉股情況公之於眾。

  《中國經營報》記者根據Wind數據統計,截至10月13日,今年僅有紫金銀行可轉債、青農商行可轉債發行,發行規模總計95億元。而去年截至10月24日,有4家銀行發行可轉債,目前市場存續的還有3家,發行總額為1100億元。

  此外,從整體銀行可轉債轉股情況看也不容樂觀。記者統計發現,目前市場存續的銀行可轉債有10隻,紫金銀行可轉債和青農商行可轉債尚未進入轉股期。截至9月30日,其餘8家銀行中轉股比例最高的為蘇農銀行可轉債,其次為江陰銀行可轉債,其餘6家銀行目前可轉債轉股比例均不足1%。

  業內人士分析認為,由於近一年來銀行股的走勢疲弱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銀行可轉債的轉股率。此外,市場利率上行也一定程度上削弱了銀行可轉債純債保護。

  價格下調 轉股比例較低

  據記者統計,目前市場存續的銀行可轉債有10隻,主體機構包括2020年發行的紫金銀行、青農商行;2019年發行的江蘇銀行、中信銀行、浦發銀行;2018年發行的蘇農銀行、江陰銀行、無錫銀行、張家港行;2017年發行的光大銀行。

  除今年發行、尚未進入轉股期的紫金銀行和青農商行外,日前其餘8家銀行均披露了其可轉債轉股的情況。其中,2018年7月發行的蘇農銀行可轉債的轉股比例最高,截至9月30日,尚未轉股的蘇農銀行可轉債金額佔蘇農轉債發行總量的51.54%;其次為江陰銀行可轉債,截至9月30日,尚未轉股的江陰銀行可轉債金額占發行總量的87.9082%。

  截至9月30日,其餘6家銀行可轉債轉股比例均未超過1%。具體為,光大銀行尚未轉股的可轉債金額占可轉債發行總額的99.9966%;浦發銀行尚未轉股的可轉債金額占可轉債發行總額的99.99839%;中信銀行尚未轉股的可轉債金額占可轉債發行總額的99.99933%;無錫銀行尚未轉股的可轉債金額占可轉債發行總額的99.96%;江蘇銀行尚未轉股的可轉債金額占可轉債發行總額的99.9976%;張家港行尚未轉股的可轉債金額占可轉債發行總額的99.9002%。

  談及目前銀行可轉債投資者轉股意願不高,崑崙健康資管首席宏觀研究員張瑋表示:「可轉債通常股性較強,轉股意願取決於對未來股價的判斷。通常來講,經濟修復階段,作為分母的無風險收益上行,整體估值就會調降;但作為分子的企業利潤ROE如果能迎來更高增速,企業整體估值還是會提升的。」

  記者發現,目前銀行可轉債除轉股比例較低外,轉股價格也均有下調。下調最多的為江陰銀行,該行20億元可轉債初始轉股價格為9.16元/股,目前轉股價格已下調至4.5元/股;其次為無錫銀行,該行30億元可轉債初始轉股價格為8.9元/股,目前轉股價格已下調至5.79元/股。此外,其他6家銀行目前轉股價格也都較初始轉股價格有所下降。

  從發行機構看,截至10月13日,可轉債發行銀行機構數量及募資均不及去年。去年浦發銀行、中信銀行、江蘇銀行等多家銀行可轉債募資均大於等於200億元,而今年只有紫金銀行和青農商行獲批,募集資金總計不足100億元,且目前這2家銀行還未進入轉股期。

  中小銀行參與度高 股價是重要制約因素

  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銀行發行可轉債的最終目的在於轉股,以補充其核心一級資本。可轉債作為債券的一種,它允許投資者在規定的時間範圍內將其購買的債券按轉股價格轉換成特定公司的普通股。

  從發行方看,目前銀行可轉債發行主體多為中小銀行。今年以來截至10月13日,只有2家中小銀行紫金銀行和青農商行發行可轉債。根據相關披露,杭州銀行、上海銀行、蘇州銀行等也擬發行可轉債。

  某城商行金融市場部人士表示:「發行可轉債一般需要較長的流程,行內需要經過董事會、股東大會等決議,發債方案提交監管部門審核,審核過程中監管會問詢,銀行答覆後審批通過方可發行。」

  但是,發行可轉債對中小銀行來講還是具有一定的吸引力。東方金誠金融業務部助理總經理王佳麗表示:「首先,在中小銀行盈利和資產質量承壓的背景下,進一步拓寬資本補充渠道;其次,可轉債轉股後可直接補充核心一級資本,屬於資本中質量最高的部分,優於無固定期限資本補充債券、優先股、二級資本債等其他資本補充工具;最後,可轉債在未完成轉股之前,融資成本一般不足1%,遠低於其他債券類產品。」

  同樣,某業內分析師也認為:「可轉債對中小銀行來說是好處多多,可以較低的利率獲得融資,甚至觸發轉股之後,都不需要再支付融資成本和利息。關鍵是要能發得出去,可轉債票面利率必定是非常低。」

  「銀行可轉債投資者以原股東配售,以及基金、保險、年金等機構投資者為主。」王佳麗表示。

  上述業內分析師也表示:「目前市場上可轉債的投資者主要還是以機構為主,包括很多的債券基金。機構投資者參與可轉債的目的主要是兩個,第一個是持有債券獲取債券利息;第二個是持有可轉債,在合適的時候轉成股票,看重其中的隱含期權價值。由於銀行類可轉債信用級別相對較高,很多追求利息收入的機構投資者持倉較多。」

  不過,在經濟下行下,中小銀行可轉債也面臨一定壓力。「在此輪經濟下行下,中小銀行受到衝擊最大。中小銀行可轉債發行難點在於如何通過業績的改善以提高可轉債轉股率,從而達到資本補充的目的。」王佳麗表示。

  王佳麗認為:「銀行可轉債轉股率低與銀行板塊整體股價低迷存在直接關係,2020年,疫情影響下銀行資產質量下行壓力較大,利率優惠等政策的實施將進一步拉低銀行盈利,銀行板塊整體股價低迷,投資者投資熱情降低。此外,市場利率上行也一定程上削弱了銀行可轉債純債保護。」

  同樣,上述業內分析師也表示:「如果銀行股股價長期低迷,只追求安全性的機構投資者也會越來越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