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利潤下滑負債攀升 金昌建投遭遇「擴張煩惱」

利潤下滑負債攀升 金昌建投遭遇「擴張煩惱」

  利潤下滑負債攀升 金昌建投遭遇「擴張煩惱」

  本報記者/石健/北京報導

  受資產流動性下降、負債率攀升等因素影響,金昌市建設投資開發(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金昌建投」)正面臨風險考驗。

  近日,東方金誠將金昌建投主體長期信用等級由AA-下調為A+,評級展望為穩定。據了解,近年來,金昌建投通過新增子公司的形式不斷擴大公司規模,然而與此同時,自2018年以來近三年來,金昌建投的利潤總額持續下滑且負債率連年攀升。金昌建投擴張背後究竟顯示出哪些利與弊?

  利潤下滑VS規模擴大

  天眼查平台顯示,金昌建投是2005年10月成立的國有獨資公司,截至 2020 年 6 月末,公司註冊資本為3.13 億元。按註冊資本計算,同期末,國開發展基金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開基金」)持股比例為 61.6%,金昌市政府持股比例為 38.40%。

  從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的經營數據來看,金昌建投的營收逐年增加,分別為4.18億元、6.71億元和7.89億元。不過,伴隨著營收增加,金昌建投的利潤總額近三年卻在持續下滑中,分別為0.32億元、0.24億元和-0.31億元。

  對於經營中存在的問題,東方金誠在報告中提及,2018年以來,金昌建投少有涉及基礎設施與保障房項目建設,削弱了其作為金昌基礎設施建設主體的業務專營性。金昌建投在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採訪時稱,「目前公司開始聚焦棚改業務,但具體經營情況不方便透露。」

  值得注意的是,金昌建投近年來不斷擴大經營規模,但是卻沒有為其帶來可觀的收益。

  2020年8月24日,金昌市交通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昌交投」)股東信息變更為金昌建投100%實控。記者注意到,隨著金昌交投劃歸到金昌建投之後,金昌建投將打造與交通相關的金昌市智慧停車場所建設項目,計劃總投資金額為1億元。

  截至2019年年末,公司重點在建的基礎設施項目計劃總投資 35.59 億元,尚需投資缺口13.01 億元。東方金誠在評估報告中指出,公司在建基礎設施項目投資規模較大,面臨一定的資本支出壓力。由於公司未提供重點在建基礎設施項目的收益測算資料與相應融資明細,東方金誠無法判斷上述項目的資金平衡情況。

  記者注意到,金昌市水務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金昌水投」)的100%股權於今年8月27日被金昌建投實控並納入合並範圍之後,後者新增部分供水與污水處理項目,計劃總投資 12.39 億元,尚需投資 8.62 億元。東方金誠認為,公司在建供水與污水處理項目尚需投資規模較大,面臨一定資本支出壓力。

  此外,金昌建投還同時新增多家劃撥取得的二級子公司,其中金昌水泥 (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金昌市金宇糧食購銷儲備有限公司、金昌市金禾糧油商貿有限公司以及 金昌市龍景山公墓截至上述報告出具日尚未完成工商變更。對於新增的多家子公司,東方金誠認為,「公司對於新取得的劃撥子公司的管控能力有待提升。」

  一方面新增公司所開展的業務增加了金昌建投的資本支出壓力,另一方面也對其管控能力提出考驗。金昌建投新增子公司處於怎樣的考量?對此,《中國經營報》記者向金昌建投發送採訪函,截至發稿前,對方未就此問題進行回復。

  一位城投內部人士告訴記者,「水投、交投這樣的公司,主要是從事公益類基礎設施建設,這類項目投入大,收益低,負債多。為了解決這類公司存在的問題,一般地方政府會授權給建投公司,進行收購整合。這樣既能解決債務問題,又能夠做大做強建投公司。整合本身就是市場行為,是建投公司自身想做大而進行的整合行為。不過,無論處於怎樣的考慮,被收購整合公司的債務問題值得注意。」

  正如上述城投人士所言,新增子公司也讓金昌建投的負債大幅增加。2019 年末,隨著合並範圍擴大,公司全部債務同比增長 247%。其中,短期有息債務佔比為 14.95%。同期末,由於公司所有者權益顯著下降以及合並範圍擴大帶來了較大規模的新增負債和有息債務,公司資產負債率和全部債務資本化比率同比大幅上升。對此,東方金誠認為,考慮到公司在建項目尚需投資規模較大,預計未來債務規模或將進一步增長。

  負債率連年攀升

  東方金誠評級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上半年,金昌建投總資產為111.66億元,總負債67.25億元,凈資產44.41億元,資產負債率60.23%。值得一提的是,報告中還提到,「2019年以來金昌建投財務槓桿水平大幅上升,債務和債務率飆升,考慮到在建項目尚需投資規模較大,預計未來其債務規模或將進一步增長。」

  記者注意到,隨著子公司股權划入等因素,金昌建投的資產構成亦在發生變化,目前公司以非流動資產為主,資產流動性進一步下降。對於流動性下降的原因,報告顯示,截至2019年末,由於公司存貨中25宗土地註銷,公司流動資產同比下降 48.95%,期末構成主要包括貨幣資金、其他應收款、應收賬款和存貨。

  2019年末,公司貨幣資金包括銀行存款 14.57 億元和其他貨幣資金 0.93 億元;公司其他應收款主要為往來款和保證金等。欠款單位中,由於金昌中鐵現代物流有限責任公司已註銷,且甘肅金昌化學工業集團有限公司資不抵債,因此共計提壞賬準備 0.51 億元。東方金誠認為,總體來看,公司其他應收款存在一定的流動性風險。

  從債務結構來看,金昌建投主要以非流動負債為主,佔總負債比為65%,債務結構待優化。截至今年6月末,金昌建投非流動負債有43.52億元,主要為長期借款;流動負債有23.74億元,主要為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其一年內到期的短期負債有3.28億元。整體來看,金昌建投有息負債有46.74億元,主要以長期有息負債為主,帶息負債比為70%。

  記者注意到,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金昌建投的負債率分別為23.50% 、59.76%和 60.23%,呈上升趨勢。一面是負債率逐年攀升,一面卻是金昌建投融資渠道收窄。對此,一位從事城投的人士認為,「如果城投公司自身盈利能力較弱,資產規模小且流動性較弱,但財務槓桿水平卻大幅上升,未來存在一定償債風險。」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評級下調亦非首次,此前也提及類似的問題。2018年8月,東方金誠公告稱,決定維持金昌建投主體信用等級為AA-,評級展望調整為負面。東方金誠認為,跟蹤期內,2017年公司仍未從事基礎設施建設業務,且暫無擬建項目,該業務區域專營性大幅減弱;公司經營性現金流對波動性較大的生鐵冶鍊銷售款和往來款依賴依然較大,仍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

  自身盈利能力欠佳、負債飆升等因素造成的風險,金昌建投是否會選擇產業轉型?東方金誠評估報告分析認為,2020 年對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的監管將繼續保持高壓態勢,通過地方債擴容帶動地方政府融資「由暗轉明」,將是控制債務增量的主要方式;而在化解存量債務方面,預計城投公司將在「以時間換空間」、平滑債務周期基礎上,繼續探索化債新模式。 在執行國家法律及符合政策需要的同時,城投公司還存在委託代建種類單一、公益性項目多、應收款項規模大、資產流動性弱等諸多問題,自身現狀已不滿足發展需要,預計2020年業務轉型的必要性將繼續上升。城投公司將繼續加快業務轉型速度,經營性資產和收入隨之不斷增加,城投公司逐步由地方政府投融資平台轉型為市場化的城市綜合運營商或其他國有投資開發主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