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大亞聖象困局

大亞聖象困局

  大亞聖象困局

  本報記者/李瑞娜/北京報導

  10月14日,地板巨頭大亞聖象家居股份有限公司(000910.SZ,以下簡稱「大亞聖象」)融資融券再度下滑,分別為2.489億元,及-1529萬元,而此時的大亞聖象,仍然沒有擺脫坊間對其兩年前權利紛爭的討論。

  日前,大亞聖象發佈公告稱,因2018年的一起股權轉讓及解除事項沒有及時披露,於公告日前夕收到江蘇證監局的警示函。據了解,這一股權轉讓及解除事項,正是發生於大亞聖象前董事長陳曉龍與其兄、現任大亞聖象董事長陳建軍爭奪公司控制權期間。而事實上,圍繞大亞聖象「權利的遊戲」話題,早在2015年大亞聖象第一掌門人陳興康突然辭世後便已紛紛揚揚。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大亞聖象家族內訌的發展,公司營收也再難回到5年前的巔峰狀態,2020年更是因為疫情原因營收下滑近兩成。

  「一季度專賣店門店都在紅星美凱龍等大商場里,受到疫情影響確實有所下滑。」大亞聖象董秘辦相關負責人向《中國經營報》記者坦承,下半年在努力改善,二季度公司利潤已經實現上漲,被壓抑的渠道也得到了一定程度恢復。

  信披違規

  根據江蘇證監局的警示函,經查,丹陽市意博瑞特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意博瑞特」)於2018年6月17日與丹陽市思赫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思赫投資」)簽訂《股權轉讓協議》,將持有的大亞聖象控股股東大亞科技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亞集團」)股權中的6290萬元(占公司註冊資本的62.9%)以人民幣6804萬元的價格轉讓給思赫投資。該《股權轉讓協議》後由大亞集團股東會通過,並進行工商登記。

  因大亞集團此時持有大亞聖象45.8%股權,意博瑞特、思赫投資轉讓大亞集團股權造成雙方在大亞聖象擁有權益的股份發生重大變化。

  2018年8月22日,意博瑞特與思赫投資簽訂《解除協議》,決定解除6月17日簽訂的《股權轉讓協議》,思赫投資退還已受讓的大亞集團股權。該《解除協議》後由大亞集團股東會通過,並進行工商登記。

  「經過上述轉讓和解除轉讓,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控制公司的情況發生較大變化。」江蘇證監局表示,大亞聖象並未按照規定履行信息披露義務,因此對其採取出具警示函的監督管理措施,並記入證券期貨市場誠信檔案。

  事實上,江蘇證監局就意博瑞特與思赫投資上述股權轉讓及解除事宜分別下發了警示函。9月14日,證監會網站公佈的《江蘇證監局關於對丹陽市意博瑞特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採取出具警示函措施》及《江蘇證監局關於對丹陽市思赫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採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決定》指出,因信披違規,將對意博瑞特與思赫投資記入證券期貨市場誠信檔案。

  令人疑惑的是,本是兩年前的一樁信披違規事件,為何於兩年後才舊事重提?「這個情況我們也不是很清楚,但對我們公司完全沒有影響。」大亞聖象董秘辦相關負責人表示,事情發生在2018年6月份到8月份之間,而自己是同年10月份才入職,「但對公司確定是沒有影響的,因為已經過去了,而且股權也恢復原狀了。」

  對此,經濟學家宋慶輝表示,一般而言,若沒有嚴重的問題,證監局可能不會對時隔兩年的信披違規事件舊事重提。該問題若一經查實,對大亞聖象公司負面影響很大,或會直接導致股價承壓。

  東方財富信息顯示,9月18日下午大亞聖象發佈證監局警示函公告時股市已經收盤,在9月21日重新開盤至9月28日,大亞聖象股價已經連續6個工作日下跌。

  「宮鬥」暫停

  事實上,意博瑞特與思赫投資的赫然再現,不僅令人回想起當年權利紛爭的歲月。而意博瑞特與思赫投資之間的股權轉讓及解除,也恰巧發生在這一時期。

  公開資料顯示,陳興康在世之時,個人直接持有意博瑞特51%股權和卓睿投資100%股權,兩家公司分別持有大亞集團63%和18.87%股權。大亞集團為大亞聖象控股股東,陳興康就此實現對大亞集團及上市公司的控制。

  陳興康和遺孀戴品哎育有一女二子,分別為陳巧玲、陳建軍和陳曉龍。陳興康去世後,其所持股份由戴品哎分別繼承意博瑞特和卓睿投資31.875%、62.5%股權,3個子女平均繼承兩家公司6.375%、12.5%股權。

  天眼查信息顯示思赫投資成立於2011年,註冊資本1647萬元,由仲宏年持股48.72%,卓睿投資持股45.63%。此外,思赫投資還直接持有大亞集團13.54%股份。

  按照坊間流傳的大亞聖象「3年之期」輪流坐莊的約定,2018年7月,當是陳建軍走馬上任之時。也就是說,意博瑞特與思赫投資之間的股權轉讓或是這場博弈的重要一步。

  2018年7月6日,在江蘇鎮江公證處的公證下,戴品哎將手中的關鍵一票投給了長子,將其持有的意博瑞特31.525%股權和卓睿投資54.5%股權依法轉讓給陳建軍。該股權轉讓後,陳建軍持有意博瑞特37.9%的股權,持有卓睿投資67%的股權。陳建軍因此持有大亞集團股份超過50%成為控股股東,大亞集團則是大亞聖象的第一大股東,持股45.89%。

  與此同時,大亞聖象的高層洗牌也在繼續。公司副總裁、董秘吳谷華辭職,另外,陳鋼也申請辭去公司董事、董事會薪酬與考核委員會委員職務。值得注意的是,吳谷華和陳鋼在辭去相關職務前已將其能減持的股票全部拋售。彼時,新入職的總裁吳文新於2018年12月26日提出辭任。2019年9月26日,董事許永生也提交了書面辭職報告。

  此後,陳曉龍、陳建軍之間的「權利遊戲」仍在你來我往,甚至對簿公堂。2020年6月1日,大亞聖象發佈公告稱,公司董事長陳曉龍先生因突發疾病,醫治無效,於2020年5月31日不幸逝世。這場兄弟鬩牆終於落下帷幕。

  隨後,陳曉龍配偶張晶晶及其3名未成年子女依法繼承陳曉龍持有的丹陽市意博瑞特投資管理有限公司6.375%的股權和丹陽市卓睿投資管理有限公司12.5%的股權。鑒於陳曉龍的3名子女尚未成年,其持有的股權將委託給其法定監護人張晶晶行使,並由其行使相應的股東權利。

  9月1日,戴品哎、陳巧玲、陳建軍、張晶晶簽署了《共同控制協議》,這4人成為大亞聖象的實際控制人,共同控制的大亞科技集團有限公司仍持有2.54億股大亞聖象股份,占公司股份總數的46.44%,為控股股東。

  業績尷尬

  大亞聖象權利紛爭與高層動蕩之際,也限制了公司的進一步發展壯大。

  大亞聖象2020年半年報顯示,報告期內,公司實現營業收入25.40億元,同比下降17.61%;實現凈利潤1.54億元,同比下降24.07%;實現歸母凈利潤1.58億元,同比下降19.54%。

  從產品來說,地板及配件實現營收20.69億元,同比下降9.23%,總營收佔比達到81.44%,比上年提升近8個百分點,佔比持續加重;中高密度板營收降幅則達到42.07%,僅為4.55億元。對於半年報業績下滑,大亞聖象將原因歸咎於疫情因素。

  「我們的銷售埠一般都是設在紅星美凱龍、居然之家等大賣場中,疫情期間賣場根本不開門,我們的銷售也就無從談起,甚至今年一季度的業績是大幅下滑,歷史上還首次虧損了6000多萬元,但是單看二季度利潤是上漲的。」大亞聖象董秘辦相關負責人坦承,二季度時公司以同行業中較快的速度進行復原,被壓抑的渠道方面也得到回歸,下半年公司還會繼續努力改善。

  不過,即便拋開受疫情影響的2020年上半年,大亞聖象的營收規模也沒有回到從前的巔峰時代。公開數據顯示,2016年至2019年,大亞聖象營收分別為65.31億元、70.48億元、72.61億元、72.98億元,與2015年的84.40億元相去甚遠。

  今年6月,大亞聖象公告稱,擬回購559萬股股權激勵股份並註銷,原因是公司2019年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7.20億元,較2016年的凈利潤增長率為33%,低於45%。公司未達到解鎖業績條件。

  儘管通過對三費支出的優化,大亞聖象凈利潤得到拉高,從而呈現增利不增收的尷尬局面,但是控股股東高質押的情形,似乎又使資本市場看出另一重兇險。

  東方財富信息顯示,截至9月25日,大亞聖象控股股東大亞集團質押總筆數23筆,質押大亞聖象總股數2.21億股,質押總比例40.37%,占其持有的股份數86.94%。

  「質押率高不是最近一年半年的事情了,而是一個歷史原因,最近我們也在努力降質押率,而且已經從90%多降到86%左右。」大亞聖象董秘辦相關負責人表示,質押來的資金用於集團的正常生產經營等業務方面,質押只是信貸上增加抵押物的措施,不會影響大股東控制權。